「不顧一切執著於一件事,我相信人生就該如此。」

知名女演員伊莉莎白在某次演出後,陷入失語狀態,年輕的艾瑪護士受命照顧伊莉莎白,兩人前往海邊小屋休養,艾瑪對伊莉莎白傾訴自己的祕密,伊莉莎白卻以書信方式將艾瑪的祕密告知醫生......

很多朋友跟我說《假面》很難懂,看電影前已經做好「準備看雷片」的心情入場;電影意外的好看,氣氛詭異迷人,構圖奇妙,演員令人讚嘆;我有看懂《假面》嗎?這麼說吧,這世界上有些電影,例如《2001太空漫遊》,不是拍來給人看懂,而是拍來讓人感到疑惑挫敗順便自行腦補沒有講白的種種情節(自我安慰ing)

《假面》開場有燒毀的膠卷、一名婦人在河邊洗臉的動畫和一雙真實的手、耶穌受難的十字架、戰爭影像、一閃即逝的陽具畫面、還有躺在病床上的屍體與水滴聲響等。

燒毀的膠卷、影片中偶爾會出現正在拍攝的幕後工作人員與攝影器材、動畫與現實的手等等,時刻提醒著觀眾,《假面》是一部電影,電影以虛構影像製造真實情緒(觸發觀眾的反應),並暗示艾瑪與伊莉莎白故事的「未必真實」。

片中,耶穌受難的雙手對應真實的戰爭(二戰與越戰)影像、艾瑪對知名女演員的崇敬、艾瑪和伊莉莎白重複兩次的「希望孩子死去」私密心情對白等,訴說「偶像崇拜」對人心的影響,正義、良善、慈母等,常常是被包裝過後藉以哄騙世人以贏得尊重(或達成目的)的虛偽假象;伊莉莎白在舞台上的突然靜默與微笑,可以是看穿自己與戲劇與現實間的荒謬關係,明白她從來不只是在舞台上戴著假面,下戲後的人們(每一個人),還是繼續演個不停;一如艾瑪看著沈睡的伊莉莎白說:「妳睡覺時的臉好鬆弛,嘴巴又腫又肥,臉上還有一道皺紋...」(人只有在睡眠/無意識的狀態下,才會展現真實的自己?)。




因此,艾瑪向伊莉莎白道出她與陌生男生的性事,既是表現真實的自己(對人的單純),亦可視為算計的手段(贏得「知名女演員」的友誼),人與人的交往不可能百分百的誠實,人們會透露部分的真我藉此隱瞞更多的真我;這樣的真實還是真正的真實嗎?或說,我們有可能在絕對誠實的世界中存活嗎?

《假面》開場,病床上罩著白色床單的「屍體」以及一閃即逝的陽具畫面也有玄機,白色床單、單調空間、聞風不動的男女,觀眾很自然地與太平間、屍體、死亡印象連結,理所當然地猜測躺在床上的人已經死去,但隨後電話鈴聲響起,躺著的人忽然動了起來,打亂觀眾的猜想,以為的事實不是事實,導演玩了一個錯覺的手法;《假面》只有一名男性角色出現在影片中,即是伊莉莎白的先生,詭異的是,先生誤認艾瑪是伊莉莎白並與其發生關係,或說伊莉莎白默許艾瑪假扮自己,或說丈夫默許艾瑪假扮妻子,或說丈夫眼中只有一個人,艾瑪與伊莉莎白並不是兩個人,而是人的雙重性格?(呼應到電影開場的錯覺,眼前所見未必是我們猜測的真實)

《假面》開場瞬間閃過的陽具畫面,象徵主角的性幻想與性飢渴;有趣的是,大衛芬奇導演的《鬥陣俱樂部》也有一幕一閃即逝的男性性器官畫面,忍不住猜想《鬥陣俱樂部》是否有跟《假面》致敬?《鬥陣俱樂部》片中兩名男性角色最後結合成一個人的光與影(雙重人格),如果用同樣的方式來閱讀《假面》,其實也說得過去,所有艾瑪與伊莉莎白的對話與互動,都是同一個人內心小宇宙的呈現:自我質疑、自我解惑。

艾瑪迷戀伊莉莎白,代表的是人們對名聲的渴望以及自戀;伊莉莎白變成艾瑪或艾瑪變成伊莉莎白,象徵是人們在事業與家庭之間的拉扯心情;艾瑪想要殘害伊莉莎白(故意遺落的碎玻璃),則是受制於傳統禮教,壓抑內心的慾望表現,艾瑪不想真實的自已(對性愛的慾望)曝光,所以先一步傷害、殺死、控制可能的威脅(自殘,宗教狂熱份子的自我懲罰);《假面》最後一幕,艾瑪獨自一人提著皮箱離去,代表她在海邊小屋的治療已經結束,她(艾瑪/伊莉莎白)已經選定一個重新返回群體懷抱的「身份」,一張她想要戴上的假面

另外,《假面》開場,躺在床上中的男孩被電話鈴聲吵醒,男孩爬下床,撫摸牆上映照出的巨大女性臉龐;這名男孩大概是伊莉莎白的兒子,他一開始呈現的死亡形象,是伊莉莎白內心渴望的「現實」(但不是事實),男孩在母親的怨念中活了下來,卻也受挫於母親的冷漠,一輩子只能望著牆上的母親身影(遙不可及的舞台/銀幕明星),但永遠得不到母愛的回報。




這次的柏格曼影展我只看了五部片,其中四部:《雨中情》、《穿過黑暗的玻璃》、《秋光奏鳴曲》和《假面》,居然都提到為人父母對子女的厭惡與焦慮與想要拋棄子女的心情,柏格曼導演一再提及這樣的心事,是要控訴他從小沒有得到父母親關愛的心情,或者成為知名導演的他不想要被孩子(家庭責任)綁死的心情反映?!而出現在開場與結尾的男孩,又是否暗示這部電影也有可能只是一名男孩想像/拍攝他的母親故事呢?

最後,送上《假面》片尾一大段聽得人驚心的棄子心事,對白寫的血淋淋,兩位女演員演得超好!!

「妳手裡藏了什麼?讓我看看。這是妳小兒子的照片,妳撕掉的那張。我們得談談。我來說妳(伊莉莎白)心裡的話。那是一個舞會的夜晚,對吧?夜深且吵雜,開始的時候有人對妳說:伊莉莎白,身為女人和演員,妳無懈可擊,但是妳缺乏母性。妳笑了,因為妳覺得荒唐,但妳還是忍不住去想他所說的話,妳越想越擔心,因此妳要求丈夫讓妳懷孕,妳想當一個母親。

當妳發現自己懷孕時,妳開始感到害怕,害怕責任、害怕束縛、害怕離開舞台、害怕痛苦、害怕死亡、害怕身體變得臃腫,但無時無刻,妳都扮演著年輕快樂的孕婦角色,每個人都對妳說,她從沒有這麼漂亮過;妳有幾次想拿掉孩子,但都失敗了,妳知道這一切將無法挽回,妳開始憎恨這名孩子,妳希望他是個死胎,妳希望這個孩子死去,妳想要一個死掉的孩子。

妳經歷長時間的分晚,妳痛苦了好幾天,最後孩子用生產箝取出,妳厭惡地看著哭叫的孩子並悄聲地說:你不能趕快死嗎?你不能死嗎?小孩一天到晚都在哭鬧,妳討厭也害怕他,卻又感到內疚,最後將孩子交由親戚與奶奶照顧,妳離開病床重返劇院,但痛苦並未就此結束;孩子對母親滿懷著無以倫比的愛,妳拼命抵抗,覺得自己承受不住這樣的愛,妳不斷地嘗試再嘗試,每次與他的見面都表現得冷漠與尷尬。他看著妳,他愛妳,而且他很脆弱,他總是圍繞在妳身邊,妳卻只想揍他一頓,妳討厭他,他的腫嘴唇、他醜陋的身軀、含淚祈求的眼睛,妳覺得他令妳厭惡,妳很害怕......。」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