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讓步,一次都不要,這整件事的重點是:不要害怕大家都害怕的恐怖事物,只要你讓它控制你一次,它就會三番兩次地控制你。」

賈斯汀和艾倫年幼時發生車禍,母親當場死亡,兄弟倆被一公社團體拯救,數年後,賈斯汀帶著年幼弟弟逃離公社,並向媒體控訴公社是邪教團體,男性必須去勢、倡議集體自殺等;離開公社後,兄弟倆生活並不順遂,某天,他們收到一卷寄自公社的錄影帶,證明公社成員並未自殺,艾倫盼能重訪阿卡迪亞營區,賈斯汀禁不住艾倫要求,只好陪他舊地重遊,並經歷連串離奇之事.....

《永劫》在台灣映演時,戲院少播映時間差,不小心就錯過在大銀幕看片的機會。發現MOD有片,趕忙點開來看,一看不得了,有夠詭異有夠奇妙的電影,根本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版的《今天暫時停止》;電影前半段有各種異象,天上的鳥飛成一個圈,回頭一看,後方的鳥也飛成一個圈,這是鳥群的集體行為,或者前後鳥群根本是鏡像折射?賈斯汀兄弟重返阿卡迪亞營區,怎麼營區成員看起來都跟十年前的容貌差異不大?為何天上會有兩顆甚至三顆月亮?為何阿卡迪亞營區周遭有很多只聞其聲不見其影的怪異聲響?

《永劫》前半場氣氛詭異,故事撲朔迷離,電影後段開始解謎,我們發現阿卡迪亞營區四周充斥一個又一個大小不一的迴路時空(迴路重啟的速度不同,而且不會相互影響),被困於在此地的人們,只能在同一個場域裡長生不老地活著、死去、活著......,這是幸運或詛咒?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它不讓我睡覺,奇怪的是我也不會累,它只是不讓我做夢,它要讓我的心靈離不開這個地方,這三個小時,它用空間和時間來懲罰人。」

電影直到中段,才揭露影片第二個哏,賈斯汀十年前帶艾倫逃出營區,編造故事說公社是邪教,用謊言包裝自己的選擇,讓艾倫過上他(賈斯汀)渴望的人生。然而公社外的生活並不順遂,儘管時間持續推進,但對艾倫來說,日復一日過著一成不變的人生,並不比困在時空迴路裡的公社好到哪去(「死亡只是一瞬,但是無聊的日子卻很漫長」艾倫如此說著)。

《永劫》藉逃不出的迴路時空講:「假如我的一生都被安排好(一如父母對孩子的掌控,或是賈斯汀對艾倫的控制),那我真的有活出自己的人生嗎?」的焦慮;影片後段,無論是艾倫向賈斯汀坦承他的不滿、或者賈斯汀願意為弟弟做出改變(包括和弟弟一起留在營區)、或者艾倫負責駕車載賈斯汀離開營區(影片前段賈斯汀拒絕讓弟弟開車,代表兄長對弟弟的掌控,片末改由艾倫駕車,便有艾倫「走自己的路」的意義)等,都可以讓我們看見這對兄弟心境的成長。

「如果你交出既有的權力,你還能掌控自己嗎?」

那麼,究竟是什麼在操控著迴路時空?上帝或外星人或某種古老神秘的力量在控制一切?迴路時空的長度會因人而異,有人困在十秒內、有人困於三小時、也有人的時間可以拉長到一天或數日;不同迴路裡的人,展現了不同的生活態度,痛苦、甘之如飴、遺憾、釋懷、共生......;阿卡迪亞營區的公社成員,選擇讓神秘力量奪取他們的性命,而其他迴路時空的人則試圖用自己的方法結束一切(拒絕讓神秘力量奪取他們的性命);全心接受命運(未知力量)的安排,或時刻與之對抗,哪一種生命態度更正面積極?電影沒有給出答案,但當我看到公社成員在三顆月亮出現時,站在屋外排成一個圓圈,迎接神秘力量的到來,這一刻我才明白這群公社成員或許只是祭品,他們自願成為神秘力量的食物,每一段固定時間用自己的身體獻祭,以換來下一次的重生,他們是不朽的,只是他們的不朽受制於特地場域與限定時間;假如你有選擇權,你會願意接受神秘力量的條件換取永生嗎?

影片尾聲,賈斯汀與艾倫有順利逃出異境嗎?從影片探討的議題來看:兄弟倆奮力一搏,衝破迴路邊界(相反的,迴路時空中的飛鳥與公社成員皆無法穿越結界,只能看著兄弟倆離去),邁向「不一樣」的未來,他們應該是有順利逃脫;但導演又在電影尾聲讓觀眾聽見兩兄弟一段曖昧對話:

「我們需要汽油。」賈斯汀。
「不用啦。」艾倫。
「但油箱快空了。」
「一直都這樣。」
「一直都空的?」
「空的表示油箱裡沒有汽油,我們甚至無法......」
「你自己想吧。」




沒有汽油的車子卻能開,那代表了什麼?兄弟倆重返與逃離營區,是否仍受控於某個力量?回到電影開場,一個神秘包裹突然丟在兄弟倆家門口,包裹出現的方式跟阿卡迪亞營區裡一堆物品憑空出現的模式非常相似,彷彿包裹會出現在賈斯汀家門口是經過設計的「過程/流程之一」;兄弟倆前往營區前,順道拜訪母親墳墓,母親墓前擺放的圖畫經過十年時間為何沒有褪色;賈斯汀站在母親墓旁,左右景觀突然變成對稱,隨後又恢復原狀等,這幾幕戲似乎都在暗示觀眾從影片開場,這對兄弟就已經身陷迴路中,賈斯汀與艾倫根本沒有離開過迴路(或從包裹丟在他們家門口一刻起,神秘力量便試圖將他們置入迴路中),迴路的涵蓋範圍可能比觀眾想像的更巨大(不只侷限於森林),輪迴的時間也可能維持的比我們想像的更長久(數月甚至數年)?

假如電影結局突然來個俯瞰景,看見地球被一個超巨大的迴路空間籠罩著,我可能會倒抽口氣吧(難怪我們常會有「似曾相識」的心情,因為我們可能活在一個不斷重設的時空中卻不自知?);《永劫》片中有一首不斷出現的插曲「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講的是一個人被困在落魄生活無法翻身,這首歌影射的自是電影裡那些不甘心被困在迴路時空中的人們,很努力想要翻轉命運想要突破迴路限制,但不管他們如何努力,始終逃不出巨大無形力量的掌控。

既然一切都不會改變,那麼生命的意義為何?《永劫》開場有兩段話,一段話說「人類最古老強烈的情緒是恐懼,最古老強烈的恐懼來自未知。」,一段話說:「相較之下,朋友經常互訴情感,手足則是等到較適合的時間才會吐露真實心聲,例如臨死之前。」,未知可以指無法預測的未來、死後的世界、無形的力量,也可指未明的人心深淵,即使是親密的家人也可能因為膽怯或自保而說謊而建構假象,艾倫直到生死交關時刻才坦承他對兄長的怨懟,賈斯汀也要到最後一刻才懂得放手讓艾倫追求他的人生,一旦化解開彼此心中的結,即使陷於輪迴地獄,也可能是他們心中的天堂吧。

「如果迴路重整時,你還在邊界裡面,你就會永遠被困在那兒。」

《永劫》的雙導演Justin Benson和Aaron Moorhead,也是本片兩位男主角,其中飾演賈斯汀的Justin Benson,更身兼編劇一職;《永劫》沒有浩大場面,節奏舒緩,劇情匪夷所思,電影令我想起《迴路人生》與《彗星來的那一夜》,都在熟悉的科幻概念(時空輪迴)中,提出人令人驚喜的觀點,並巧妙將驚悚、神祕、科幻、親情等不同元素融合一起,值得一看。

多補充一點,電影裡,賈斯汀和艾倫十年後重返營區,公社成員海爾對賈斯汀說你們當時年紀還小,不懂我們的選擇,現在你們長大了,應該可以明白我們的選擇;明白什麼?看完電影後才了解,孩子不怕死想要快些長大想要擁有不同的可能性,可是長大後經歷過挫折的人,最怕的是死亡是受制於社會體制無法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