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給玩家太多的選擇,所以我回頭拿掉許多支線,現在他們都有自由意志的幻覺,但其實是我決定了結局。」

1984年,年輕的遊戲設計師史戴分依據奇幻小說《潘達斯奈基》設計一款電玩遊戲,玩家可以依據選擇得到不同結果,然而史戴分在設計遊戲的過程中,發現他的每一項選擇,似乎也都被他人所控制著......

試「玩」Netflix的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覺得有趣,電影長度約90分鐘,觀眾做出不同選擇就會產生不同結果;電影劇情簡單講:「史戴分的遊戲人生」,我們得幫他做出決定好讓故事繼續發展下去,喔,這樣說也不對,如果我們都不做決定,節目本身也會自行選出發展的方向。

影片最有趣的設計是到某一段時,史戴分突然「意識」到有人正在控制他(觀眾),所以他出現反抗行為,違反我們給出的指令;乍看影片中的史戴分掙脫我們的掌控,但實際上他並未掙脫控制,或說,我們並不是這部影片真正的控制者,《黑鏡》的幕後團隊才是(觀眾以為自己可以「選擇」結局,但結局不過是有限且經過設計的結果),史戴分(角色)看似發展出自由意志,其實依然受控於後端的「設計者」,史戴分只能存在螢幕中,永遠逃不出掌控。




另外,由於史戴分在片中質疑自己的存在,將我們拉進了他的世界(參與劇情發展),之後一連串黑暗血腥恐怖情節發展,史戴分都可以怪罪在觀眾(控制者)身上(是「他們/觀眾」逼我做的!), 螢幕外的我反倒有一點愧咎感,想說我為什麼要讓他(史戴分)經歷這一切(其中一個選項甚至可以弒父);當我們意識到自己擁有掌控他人生死的權力時,一如 《口白人生》的艾瑪湯普遜,我們還能若無其事地給出死亡指令嘛?又或者,正因為這只是一部電影一個遊戲,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有愧咎感?

假如這一切不只是一場遊戲,不只是一部互動式的電影呢?假如我們也只是活在Netflix世界裡的一個「角色」呢?

「所以這一切是為了娛樂某個人,某個在控制你的人,那麼你為何沒有進入更具娛樂性的情境?」心理醫生。
「什麼意思?」史戴分。
「看看你,你在一個平凡的小房間,你是這個平凡世界的一部分,你和一個平凡的女性說話,如果這是娛樂,你自然會設計得更有趣一點,注入一些動作,不是嗎?我是說,如果你在電視上看到這些,你不會希望有更多動作場景嗎?」

是(YES),不是(NO)。
請選擇。

《黑鏡:潘達斯奈基》雖然只有「一集」,但影片拍攝長度超過300分鐘,每次重看都可以依照不同選擇解出不同結局,又像是一部片有「很多集」;影片已經在Netflix上線,這幾天連假大家可以在手機或電腦上「看+玩」《黑鏡:潘達斯奈基》。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