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令行事
模特兒必須「滿足」面試者的需求(每一個動作都被檢視),才有獲得工作的機會。卡爾是名模特兒,他很懂得「聽令行事」的重要性,這個特質將會成為他的生存準則。

安全感
卡爾和女友雅雅都是外貌姣好之人,雅雅的收入高於卡爾(模特兒行業是少數女性賺得比男性多的產業)。某天,兩人用完餐後為了誰該付錢而起爭執。卡爾認為雅雅前一晚答應隔天要出晚餐錢,就該說到做到,再者,卡爾認為雅雅的薪水較高,多負擔點開銷也是應該。雅雅則老實承認,她需要安全感,未來若失去工作,需要一個可以保護她,提供她生活開銷的另一半。

誰該付錢牽扯到階級與性別的問題,也埋下卡爾和雅雅未來關係變化的隱憂,表面上是雅雅表現出她的不安全感,實際上卡爾對自己的狀態更加沒有安全感,就像他在女友走秀的場子上,是被「擠」出去的人,權力最小的人,當然是別人要你坐哪你就坐哪,哪有選擇的權力。

錢,錢,錢
遊艇服務員在貴客登船前信心喊話,要大家努力達成賓客的所有要求,以賺進高額的服務小費(聽話就有錢賺)。服務員們熱烈地高喊著:「錢、錢、錢!」而在服務員聚集的房間底下是清潔員的休息室,他們的階級更低,工作或許更辛苦,進帳卻更少,但這一切都見怪不怪,階級如此,清潔員的臉上,沒有太多的不悅。

我命令你們要及時行樂
俄羅斯富豪的太太是階級的頂端,不愁吃穿,只是年紀衰老的她,也得接受丈夫另有情婦的事實。孤獨的貴婦突發奇想,想要翻轉自己與服務員的階級,她勸服務員去游泳,她要服務員及時行樂,最後,她「命令」遊艇上上下下的員工,通通去游泳去溜滑水道,來滿足她內心的虛榮感。

階級頂端者有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好意」反而造成他人更多的麻煩?或許他們是無意的,只是替這些認真工作的人打抱不平。又或者這些權力者是有意的,階級在自己底下的人在他們眼裡,也只是娛樂自己生活的小丑,他們(低階者)的問題從來不會是自己(高階者)的問題。

嘔吐屎尿齊發
氣象不佳,海上風浪極大,上流階級的賓客們打扮得高貴優雅參加船長晚宴,就算感覺不適,也硬要逼自己吃下高級美食,就像是人們對於錢的態度,貪婪而無止盡,永遠不嫌多。但整艘船(世界)都動蕩不安,搖到賓客們的腸胃極不舒服,嘔吐物大噴發,就連原本可以順利沖掉排泄物的馬桶(眼不見為淨的「問題」),也像是呼應船上的混亂場面,屎尿漫流。當這個世界的排泄物(問題)已經多到來不及排出去,管你什麼階級,大夥一起浸在其中發臭吧。

新世界
舊有的階級被打碎,迎來新的秩序。原以為新秩序會矯正舊秩序的種種問題,結果新秩序只是把舊秩序的流程重新走一遍,有錢(權)的人吃香喝辣,沒能力的人趕忙找新的主子膜拜。有群體的地方,就一定會有階級,有階級的地方,就有權力與資源分配的需求,以及為了鞏固自身的地位而不得不的分化、打壓、剝削與殺戮。

新世界其實就是舊世界的翻版,換湯不換藥。

反諷還是說教
貴客暈船,大吐特吐,他們搞髒了船,卻是由沒有「吐」的清潔工肩負起清理船艙的責任,像是在說上流階級搞出的問題,往往是由底層的人在擦屁股。卡爾在小島上找到的香水瓶,既是連結他的模特兒經歷(舊有世界的光榮象徵),也是諷刺人們平日追求與在意的高消費產品(昂貴的香水、手錶、手機等)對於生活本身並不重要(在荒蕪的島上,香水和魚,當然是能夠裹腹的魚才是必需品)。而在遊艇上擔任清潔員的艾碧蓋兒,以哨音呼喚(指使)卡爾到救生艙,翻轉兩人的階級,在遊艇上,艾碧蓋兒必須請求卡爾和雅雅讓她清潔房間,而在島上,卡爾和雅雅反過來成為奉承的人。

《瘋狂富作用》有很多令人拍案叫絕又苦笑不已的橋段設計,可惜我沒有太喜歡電影,Ruben Östlund 的劇本實在太用力表現出「我要嘲諷了喔」的態度,在遊艇翻覆之前,我覺得電影還蠻有趣(第一幕最有趣,之後每況愈下),遊艇翻覆後,劇情會讓人想起《蒼蠅王》(片中也故意安排了很多蒼蠅),沒有意外,沒有驚喜,結局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力道。相較之下,題材有點相似的《五星夢魘》,劇本更紮實也更有意思。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