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導演的《策馬入林》可說是台版的《美女與野獸》(哈),故事敘述年輕女子彈珠遭土匪擄走,二當家河南愛上彈珠,甚至有了落戶(金盆洗手)念頭。彈珠一開始對粗魯(而且強暴她)的何南只有恨沒有愛,卻也在相處一段時日後,漸漸對對方生出了感情。

一,彈珠即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二,《策馬入林》的室內搭景、燈光、服裝、妝髮等都非常地精緻。

三,王童導演在《紅柿子》裡提到三船敏郎的電影,而《策馬入林》的馬如風,無論是裝扮與性格設定,很難不讓人跟三船敏郎的銀幕形象做聯想。話說,馬如風的古裝扮像實在非常帥氣。

四,王童導演拍古裝片,文藝段落都處理得不錯,可惜動作場面都嫌混亂與不到位。

五,《策馬入林》片中幾場夢境戲都有意思。何南夢見自己是農夫,跟著彈珠過著平凡日子,但幸福很快破滅,彈珠被長相跟何南一模一樣的盜匪給擄走。說明他們生存的年代,平凡生活的不可得(弱肉強食),何南終究無緣過上他的理想人生。

另外,影片尾聲,彈珠夢見何南砍下五叔的腿好拯救五叔的性命,夢醒後,才發現何南殺了五叔。現實與夢境總是顛倒,暗示人生走向完全不在劇中角色的掌握之中。

六,電影改編自陳雨航的小說,但讓人驚訝的是改編劇本部分竟是小野和蔡明亮負責。

《紅柿子》大概就是王童導演的《羅馬》、《痛苦與榮耀》、《芬妮與亞歷山大》或《童年往事》吧,帶有點半自傳色彩,書寫一家子從中國來到台灣生活打拼的點滴故事。電影像是幅工筆畫,細膩刻劃時代氛圍,劇情卻是寫意墨畫,懂得描繪人物與生活的形態也懂得替感情與事件留白。

《紅柿子》片長將近3小時,倒吃甘蔗,不催促不急躁,慢慢帶領觀眾進入導演的世界,有對異鄉生活的陌生與適應、有堅毅的女性身影(姥姥與母親等)、有受挫的父親與他無可侵犯的威嚴、有軍旅生涯的感觸與無奈、有特殊時代背景下的問題與隨後的理解與包容、也有孩子的成長與轉變等。

若問我《紅柿子》演什麼,我很難講出個所以然,它有點瑣碎,但看到後段,確實有著恍如陪伴劇中人走過數年時光的錯覺。

少年阿輝和阿狗偷走寺廟大門,賣給古董商,藉此賺了一筆,食髓知味的兩人想要偷更多古物賺更多錢,卻意外捲入黑道仇殺事件…

《自由門神》批判現代台灣社會的亂象,人心貪婪利益至上、黑道尋仇殺人時有所聞、妻子出軌但丈夫故意把罪推給低階員工等等;電影有兩條故事線同步進行,一是阿輝的父母經營的「西唆米樂隊」,成員學歷或許不高但樂天知命;一是年輕一輩的阿輝與阿狗,好高騖遠,不肯腳踏實地。片中,寺廟大門被偷,廟公要大夥畫個門神代替,他說:「沒了門神,鬼怪就會趁機作亂」既是呼應阿輝父母一出國旅行,孩子立刻惹出大事,也是暗喻沒了大門的廟宇(社會),太過開放(自由)反而引進各種潛在威脅。

王童導演透過《自由門神》,遙想舊社會的純樸與老派精神的消失。電影寫小人物仍是生動有趣,但整體來說,比起導演之前的作品,確實要貧弱許多。影片劇情越是接近現代時空,越能看出侷限,《香蕉天堂》後段其實就有看出些端倪,《自由門神》則顯得更為嚴重。

《自由門神》後半場,說是悲喜劇同步上演(紐約與台灣),卻也因為剪輯生硬、劇情轉折過於突兀,讓我看得有些錯愕。《自由門神》從阿狗發現古董店老闆被槍殺身亡開始,劇情直轉急下,收線略嫌草率,包括「西唆米樂隊」的成員流失、樂隊成員秀枝和男友右將的故事(右將死後,秀枝倒很快恢復情緒)、阿輝行動不便的弟弟的生活困境、阿狗被色誘與意外殺人的心境等,很多劇情枝節都沒修好。

演員部分,文英和石英等一票老演員還是迷人,但那反而更凸顯了年輕演員的生澀與不自然。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