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賜多到無法負擔,就是不幸。」

阿梅德的妻子埃絲拉懷上第四個孩子,國家經歷戰亂,經濟崩盤,已經兩個月沒有領薪水的阿梅德,實在養不起第四個孩子,夫婦倆決定要墮胎,然而墮胎違反宗教信仰,沒有人願意提供幫助,令他們陷入愁雲慘霧之中...

Amr Gamal 導演的《腹荷》,令人想起《正發生》,關於求助無門的困境,也關於國家對人民的影響。國家動蕩不安,停水停電是家常便飯,人民連養活自己都不容易,又怎麼有多餘的心力去照顧更多的孩子?電影前半場,只見阿梅德夫婦四處詢問墮胎的可能性,旁人聽到他們要迎來第四個孩子,紛紛恭喜祝賀,無法體會他們內心的不安。影片中段,道德難題發酵,埃絲拉的朋友:穆娜醫生,一開始拒絕幫埃絲拉墮胎,可是眼見朋友情緒崩潰,又於心不忍。把孩子帶到這個世上,真會是最好的決定嗎?

《腹荷》有一場戲令我印象深刻:一輛軍用車突然撞擊阿梅德的小巴,隨後揚長而去。軍用車代表的是國家(權力者),霸道無理;阿梅德代表的是尋常百姓,使不上力反抗,只能生悶氣。《腹荷》看似在講一個家庭的故事,實則在批判國家的失格,如何逼迫人民「殺人」,以換取活下去的機會。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我覺得內疚正在將我吞噬。」

《腹荷》結尾收得俐落。埃絲拉在穆娜醫生的幫助下順利墮胎,手術過後,穆娜不再接聽埃絲拉的電話,而好不容易拿掉孩子的埃絲拉,既對逼迫好友執行手術感到抱歉,也對自己的決定感到愧疚(埃絲拉只能「相信」胎兒未滿120天就沒有靈魂的說法,不然她會更加崩潰)。電影最後一幕:阿梅德開著小巴,前座的父母親壓抑情緒,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後座的三個兒女則說著童言童語,沒有注意到父母親內心的紛擾。《腹荷》的結局,既道出父母親的犧牲,也訴說人生不盡如意,只能咬牙撐過難關,繼續上路。

最後,今年選看的三部國際新導演競賽片,以一種奇妙的方式相互呼應:《禁羈綺想》的女主角變成馬女,《虎紋少女》的女主角變成虎女,《虎紋少女》有來自台灣的資金和特效,《腹荷》的電影配樂則是陳明章先生!!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The Burdened 腹荷 Amr Gamal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