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社區是一處治安落後的地區,毒販方汰某天遭到爭地盤的對手槍殺身亡,隔天方汰毫髮無傷地從家中醒來,儘管不記得自己曾經死亡的事實,內心依然感到有些不對勁,方汰在皮條客滑頭與妓女悠悠的幫助下,聯手揭發社區藏匿的重大秘密:關於一群老大哥正在秘密監控著社區內所有居民的一舉一動...

《逃出絕命鎮》取得票房成功後,美國有不少這類帶有科幻元素融合種族議題的作品推出,Juel Taylor 導演的新作《複製陰謀》是最新的一部,以「狂想」的手法,嘲諷(控訴)白人如何從思想與文化各方面,對黑人族群進行洗腦,並透過毒品控制他們的生活,要求他們服從,成為白人「理想」中的黑人模樣。

(底下有雷喔)

《複製陰謀》令人想起《星際異攻隊3》,在《星際異攻隊3》中,至高進化想要打造烏托邦,對人類和各種生物進行長時間的實驗和研究(去差異化),而在《複製陰謀》裡,一群白人科學家以幽谷社區居民作為研究對象,想方設法控制居民的生活作息。至高進化打算創造出性格溫和(服從)的新物種,而《複製陰謀》也是透過對黑人族群行為的束,用以化解美國種族間的紛爭。《星際異攻隊3》的至高進化是名黑人,《複製陰謀》的幕後高層是白人,但主導幽谷社區的遺傳學家卻是黑人,他認為:黑人在美國的地位低下,又無法翻轉白人霸權,那麼把黑人的膚色轉化成白人,或許就能改善他們的位階(從外貌徹底否定整個族群的存在)?

《複製陰謀》適合跟《逃出絕命鎮》對照觀賞,《逃出絕命鎮》是白人想要變成黑人(靈魂仍是白人),《複製陰謀》則是黑人想要變成白人(靈魂/思想的去「黑」化),追求一種虛偽的「平等」。《複製陰謀》也讓我想起奈沙馬蘭(M. Night Shyamalan)導演的《陰森林》,兩部片都透過封閉的環境,讓生活呈現停滯狀態。不同的是,《陰森林》是害怕外在世界會影響傳統的生活,《複製陰謀》則是把社區居民視為小白老鼠,不想全球化影響(污染)他們的實驗對象。延伸來看,幽谷社區的「不變」,也是權勢者藉由物質和文化的輸出,不讓弱勢者翻轉他們既有的位階。

這麼一想,《複製陰謀》也可以跟《極光追殺令》(Dark City)對照觀賞。《極光追殺令》的外星人利用記憶和場域變化來控制人類的生活,他們能在一夜之間重置環境,賦予居民全新的身份。《複製陰謀》片中的地下基地,也是類似的做法,有意識地操控社區的發展。有趣的是,《複製陰謀》負責控管幽谷社區的白人主管是由 Kiefer Sutherland 主演,Kiefer 也有參與《極光追殺令》的演出,他在劇中的角色,同樣是權力者倚重的任務執行者。

《複製陰謀》令我想起許多電影的影子(當然不能忘記劇中人物親口道出的彩蛋《發條橘子》,利用科技去除人類的暴力天性),但它很好看,節奏流暢,三名主要演員的對手戲有擦出漂亮的火花,電影「結局」收得有意思(解釋英文片名的由來),整體來說,是一部看得很享受的作品,年度愛片可以佔有一席位置。

要說電影之於我的缺點,大概是方汰等人偷走地下基地的鑰匙,鑰匙不見了,工作人員卻都沒有發現?方汰等人進到基地後,還很方便地找到三個穿防護衣的工作人員,他們打昏對方,換上衣服,衣服也剛好符合方汰等人的身形,然後他們就穿著防護衣到處逛,都沒人覺得這件事很奇怪......

最後,提一下《複製陰謀》最讓我驚喜的設計,是影片每播放一小段時間,影片右上方就會突然出現一個黑點,那是以前膠卷時代用來提醒放映師要準備換片的通知。導演故意置入黑點在片中,既是強調電影的虛構性,也是暗示以「白人觀點」為訴求的電影(黑人等於:毒販、皮條客、性工作者等),老早對觀眾(全球觀眾)進行印象洗腦多年囉。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