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男孩在路上撿到一枝筆,形狀怪異。

金屬外殼卻有著類似玻璃的透明度,讓人能一眼望進筆心。筆心內佈滿像是樹枝、或是血管的細紅絲線,仔細瞧,這些血管狀的絲線,好像有生命般地微微跳動著。

筆桿彎成了奇怪的螺旋狀,像是高第的建築,乍看亂無章法,卻又透露一種莫名的美感。

是誰掉了這樣漂亮的筆?掉筆的人心裡一定很不痛快吧。他這樣想著,卻還是隨手將筆收進了他的背包。



筆躺在背包中,等待著,等待著被使用。

擁有美麗的外殼卻無人使用,將之放在保險箱內觀賞、讚嘆,這對創造這枝筆的藝匠或是筆本身,都是一種侮辱。

一枝從來沒有被拿來書寫的筆,就像一本從未被讀過的書般,無法彰顯它真正的價值。

然而,要不是幫傭在整理保險櫃時將筆拿出來清理、要不是野貓正好闖入屋內刁起了它、要不是家犬見到野貓馬上狂吠追逐、要不是野貓跳牆逃出大宅....,它現在還躺在供人觀賞的玻璃箱內,獨自哀泣著。

這一連串意外說明了:為何這樣獨特、昂貴的筆會躺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上。



撿到筆後,男孩的心情變得格外開心。

帶著這樣名貴的物品到學校,一定可以讓班上同學眼界大開。他幾乎可以想像到同學們驚訝的神情、想像所有人圍著他身邊打轉,只想多看一眼。

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機會,成為大家眼中羨慕的對象,他需要一個肯定。

事情的發展一如男孩所預料,當他將筆從背包中拿出時,所有同學都驚呼了一聲。他們很快擠了過來,七嘴八舌地討論起這枝外表特異的藝術品。

男孩享受了虛榮,他胸膛挺得直直,驕傲地說:這是我爸買給我的生日禮物!怎麼樣?不錯吧!

他說了謊,但這有什麼關係?他自問。

自從三年前父親丟了工作後,天天都藉酒消愁。從那年起,他再也沒慶祝過生日,也再沒收到父親送來的禮物。

而母親在父親墮落後,天天要上兩份工來維持家計,早早出門,晚晚才回家。他常見不到父、母親,只是理由不盡相同。

他曾經問過母親為何他不能過生日?像其他小孩一樣。母親只是怒言相向,她罵他笨、不體貼,她說她天天忙到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讓他過該死的生日。

他曾經問過父親為何他再也沒有生日禮物?父親只是瞇著眼看著他傻笑,嘴角流了一地口水,然後倒頭又睡。



男孩很早就學會了獨立,國小三年級的孩子,已經懂得煮食、清掃家裡、幫父母繳各類帳單....。

父親醉倒在客廳時,他會拉著不省人事的父親的腳,一路拖回房間,然後拿棉被給躺在地板上的父親蓋著。

母親病倒無法起床時,他會去藥局拿藥、幫母親跟工廠請假、幫母親去幫傭家裡拿清洗的衣服回家。

他是一個懂事的孩子,可是,他不夠聰明。他的學業成績在班上老是排名後段。老師多次想要做家庭訪問,卻遲遲沒有成行。

班上的同學常常背地笑他笨、笑他窮,卻沒人敢當面嘲弄他。因為他身形大隻,所以大家都不敢冒險惹怒他。

他就這樣過著彷彿隱形人的日子,直到今天,他成為大家的焦點。



距離學校五條街外的大宅,幫傭的太太急得如熱鍋上螞蟻。

她怎麼都找不到老闆心愛的筆,她曾經聽人說過這枝筆的來歷,說它是國外著名的設計家親手打造的藝品,說全世界就只有這麼一枝名筆,再無第二。

當年老闆花了百萬才從拍賣會上買到它,那天之後,這枝名筆就過著被觀賞的日子,再也沒有離開過觀賞櫃一步。

但是,現在筆不見了。

她記得今天下午清理櫃子時還有看到筆的蹤影,她記得自己戴上白色的手套,慢慢地將筆拿起,就著陽光下欣賞。

她記得下午野貓闖進屋內的混亂、記得老闆的大狗撞倒了幾個餐盤、引起了偌大的聲響。

記得當時她追著狗,卻忘了先將筆收起。然後呢?在那之後,她就沒見到筆的蹤影了。

她翻遍了櫃子底、沙發椅、地毯下、碗櫃後....,她翻遍了大宅,搞得自己滿身大汗,卻依然沒能找著那枝要價百萬的名筆。

老闆、夫人就要回家了,她明白自己得做些什麼,否則就要賠償百萬。她賠不起,她每天上兩個班,微薄的薪水,也只恰恰足夠付每月的房租水電、天天酗酒,索求無度的丈夫、和一個年紀尚小的孩子。

她在情急之下,戴上了白色手套、拿起了球棒、搗毀了大宅中的桌椅。

她天真的以為將大宅給搗毀,將其佈置成遭宵小闖入的模樣,就可以謊稱名筆被盜走、就可以不用賠償百萬。

可是,她卻沒想過天花板上,三具監視器亮著紅色的眼睛,看盡了一切。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