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感情因素,沒人真的需要我,沒有人。」
「你覺得我能不帶感情嗎?」
「我只是想說...我只希望你能了解,如果結局是那樣,那是我的選擇。」
「你不能那樣告訴我,那太可怕了,昂納許,你不可以那麼做,不管發生什麼,我沒有辦法想像,你告訴我你打算要自殺,你是這個意思嗎?你覺得你爸媽會怎麼想?」
「不知道,他們會覺得是服毒過量,那是常有的事。」
「你以前也這麼想過,總是會過去的,揮之不去的時候很痛苦,但...」
「會越來越好,會有用的...但是沒有。」

昂納許有著毒癮問題,在勒戒所待了許久時間,且已經十個月滴酒不沾。八月三十日那天,他造訪許多朋友,心中暗暗為自己的未來下了一個重要決定...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裡有很多不開心的人,不只是昂納許,他的朋友多是如此,或許是生活太過庸碌,或許是婚姻陷入冰點,但昂納許的朋友們懂得妥協(或還未走到「心死」的那一步),即便生活不盡完美,也能繼續活下去。相較於他人,昂納許像只浮萍,紮不了根。過往認識的人,不管有多麼地關心或愛著昂納許,終究沒辦法無時無刻地陪在他的身邊(就算這些人想要陪著昂納許,他也認為自己會搞砸一切吧)。

而那些不認識他的人,昂納許幾乎已經能夠預見,只要認識他一段時間後,就會成為他的受害者。昂納許有心想要努力振作,但總有個東西(憂鬱症、毒癮、悲觀)拉住他,把他往泥沼裡塞,他掙脫不了,只能高聲呼救,呼救的對象是深愛的前女友,只是一通又一通的電話打著,始終沒有收到對方的回音,但想想,就算回應了又如何?昂納許不認為自己可以改變,就像八月三十一日的清晨,他和新認識的朋友走到「回音廣場」,站在廣場中央吶喊,聲音都會反射回來,彷彿一切努力都將白費,都會回到原點,找不到出口。電影最後,昂納許回到勒戒所,他彈起鋼琴,優美的曲調越來越走味,就像自己的人生,昂納許走回房間(空間的緊縮,也是他心境的走入死胡同),他沒有未來,只有當下,而在那個當下,他感到疲憊,不想再努力了。

「妳會有一千個這樣的夜晚,妳不會記得今晚的,一切都會被遺忘。」
「一切?」
「一切。」
「為什麼?」
「很自然,那是自然法則。」

昂納許的悲劇是看不見未來,不像其他人,總能或哄或騙地自我催眠:明天會更好。只要心中懷有一份希望,便能繼續活下去。如此一想,電影最後一顆鏡頭(同時也是昂納許出場第一幕的場景),昂納許拉開窗簾,外頭公路上的車子快速疾駛而過。如果生命是條公路,那麼窗外的車子代表的正是走在人生道路上的人們,而在屋內的昂納許(和最後一幕沒有昂納許的場景),就是他停滯人生的寫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