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開場,主角的太太蕾西從樹上摔落致死。現場沒有任何目擊證人,只有一條他們養的狗--蘿莉。沒人知道蕾西是怎麼死的,從外在傷口研判,她爬上了院子裡一棵很高的蘋果樹,然後墜落。
蕾西是自殺?還是意外?為什麼要爬蘋果樹?目的何在?通通不得而知。
主角難過摯愛的忽然猝死,他看著身旁的狗狗蘿莉,忽然突發奇想,在大學教授語言學的他,是否可以訓練狗狗說話?如果可以,那麼,是不是就可以解開太太墜落之謎(畢竟蘿莉是唯一的目擊者)?
也許蘿莉會告訴他一些他不知道的祕密?於是,他開始著迷於訓練蘿莉的課程中,他希望有一天,蘿莉可以開口解答他心中揮不去的疑惑,可以告訴他悲劇的開始與結束.....。

最近看了很多以巴別塔Babel為名稱的書或電影。不管是電影火線交錯、或是本書,其實重點都一樣,在於溝通的困難。
主角與狗狗蘿莉的無法溝通,是本書的第一個障礙。
主角回憶與太太的最後相處時光,他發現,自己與太太之間,其實也蒙著陰影。這是另外一個障礙。
而主角訓練狗狗說話的行徑,造成他和社會的脫節,外人看待主角的方式、或者主角拒絕幫忙的行為,也是一種層面的溝通不良。
人和動物本來就無法溝通,這是先天上的限制。但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卻不見得比較簡單。
主角越是努力的回憶蕾西,越發現他其實並不懂蕾西。這是蕾西的問題,是她將自己的心房給關上;但這也是主角的問題,因為他無法從蕾西的行動中,猜出蕾西的轉變。

本書以一種近乎荒謬的黑色喜劇方式展開,主角教導蘿莉的過程,充斥著無奈與滑稽。
當蘿莉可以略微發出單一聲節,主角馬上開心的以為自己離成功又要邁進一步。但是,要教會一條狗說話,豈是這樣簡單?更何況,誰能保證狗兒開始講話時,會說出自己要聽的故事?
或許狗兒開始說話的時候,他們喜歡講自己的童年往事?而不是一個女人從樹上摔下來的慘劇?
隨著故事推演,主角認識了一個以讓狗兒開口說話為宗旨的怪異協會,他們行徑詭異、殘忍。他們認為要讓狗兒開口,就要去除先天的障礙,也就是狗兒的聲帶和人類聲帶的不同,所以,他們替狗兒動手術,將狗兒的聲帶剖開、重組!以收透過聲帶改造,讓狗兒發出和人類一樣聲音的效果。
在發現這個協會殘忍的行徑,主角嚇得退縮,但嚐了禁果的人,怎麼可能這樣容易全身而退...。

很難想像這是作者卡洛琳.帕克斯特的第一本小說。
寫來由淺入深。即使對聖經不甚了解的我,都能看出本書和聖經的關連:開場的蘋果樹和伊甸園的蘋果樹呼應、書名的Babel,則是聖經故事的引申。
但這並不是本書讓人難忘的主因。說噁心一點,會喜歡這本書,都是因為書中對於愛的表現。愛,幾乎是無時不刻的藏在每一個段落、字句當中。
每一個瘋狂的行徑裡,都是滿滿的愛意。每一個主角的吶喊,都是一次愛情的表現。甚至蕾西的死,都是她對愛情的最高規格表現。
越到結尾,故事堆疊的越來越高漲,直到主角偶然發現了蘿莉的祕密,直到他終於解答出蕾西死亡之謎,直到所有的回憶,原來都是一個個關鍵,這時,讀者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本書在教導著我們如何去溝通(有形與無形)、以及如何去愛。
它不會告訴你愛有多重要、有多偉大,它只是點醒你,當我們習慣於生活裡的平凡時,我們往往忽視平凡表面下,那些微的傷感。
結尾前,主角爬上蘋果樹,蘿莉忽然從家中跑出來,牠緊張、大叫、打轉又打轉的模樣,讓人萬分動容。這份感情,不光是狗兒對人類信任的表現、更是作者世界大同的愛情觀。
愛,不只限於人,還有動物、書桌上堆疊的書本、往生者的面具、鬼魂久久不肯離去的旅社、和每一個美麗的回憶,心愛的人的笑臉、哭臉、生氣、怨懟的臉。

我對好書的要求,一要題材吸引人。二要易讀不艱澀。三要故事結尾夠震撼。
巴別塔之犬,恰巧符合我對好書的要求。它的故事有趣,內容也不艱深,結尾更讓我差點沒噴淚。
本書翻譯何致和,我要說:翻的真好,給你拍拍手!
外文書翻成中文,常有文句不通順的毛病。巴別塔之犬卻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果然,好翻譯還是有差的!
巴別塔之犬於去年(2006年)五月推出中譯本,但似乎賣的不太好,因為誠品的年度賣座書單中,我沒找到這本書的名字,實在可惜。
在這裡幫本書打個廣告,同樣的,我要澄清,我絕對跟這本書的書商,或是啥啥啥完全沒有關係。
我只是希望好書可以得到更多人的注意罷了!
反正,誠品現在有在特賣巴別塔之犬,6.6折喔!所以買本書,還不到兩百元,但是卻可以充實我們乾枯的心靈,何樂不為?

快去買吧!我強力推薦囉!!!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