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一個多月前吧,山羊鬍興致勃勃地跟我提起角頭唱片的封面設計比賽。

比賽辦法:首先要付50元郵資給角頭,那麼他們會寄一張空白的唱片封殼回來。

(註:角頭出版的唱片封殼,大小類似黑膠唱片封殼的尺寸)

參賽者可以用手繪、拼貼、攝影、電腦繪圖.....等等等,各種不同的技法來設計唱片封面。

內容不拘,形式也不拘。而設計的歌手名叫廖士賢。他之前在角頭出過一張專輯,這是他的第二張專輯。

想要知道廖士賢的音樂風格,角頭網站上有提供幾首作品供大家欣賞,作為設計的參考依據。

角頭唱片預計(希望)吸引一千個不同的人來幫他們的歌手畫封面,他們希望這個活動本身可以成為一個行動藝術,由大量不同階層的人來呈現他們對歌手、音樂的想法。

並且在設計活動結束之後,除了將參賽作品當成大型藝術創作展出,也會從裡面挑出一張優勝作品,得獎的參賽者可以得到兩萬元的獎金。

我很喜歡他們想法,也覺得活動的宗旨很有趣。所以當山羊鬍邀約一起玩封面設計的活動,我也就一口答應了。



角頭出版的專輯,我買過陳建年、巴奈(巴奈超級好聽啊),也買過角頭的精選集,廖士賢的歌曲即收錄在這張精選集裡面。

他的音樂很鄉村、民謠,但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說老實話,我對歌手本身沒有深刻的印象。

唱片封殼一個多月前就收到了,我卻遲遲沒有動作,一方面是工作太忙、一方面是懶惰、一方面是沒有想法(其實想的也不多)。

直到上個禮拜,我忽然想起廖士賢新專輯名稱:料想不到Unexpected。才有了想要畫畫的衝動,因為專輯名稱帶著無法預測、無法預期的意味,所以,就算我不明白歌手的作品、就算我不了解歌手,那又如何?

這個活動本身的宗旨,應該是天馬行空的,不應該是受限的。

我想起自己在線上聊天時,常會用到的一個日本知名恐怖漫畫娃娃的臉,我覺得:要是我能把這個娃娃的頭畫出來,一定很有趣。

這個娃娃帶著一張驚恐的臉,好像有什麼恐怖(驚奇)的事情發生了。把她的腦袋挖開,裡面裝滿很多不可預期的事情。

如果不把自己定位在:這是比賽、我要得獎。我發現要設計一張唱片封面,原來可以很好玩。

我想像中的畫面,初期停留在一個娃娃頭,和剖開的腦袋,其他的,我一慨沒有想法。

我知道,只要當自己下筆,其他的畫面、元素就會自然產生。所以,我先把娃娃頭畫出來,把腦袋剖開的樣子畫出來。然後馬上幫娃娃頭上了線框。

描完線,我覺得可以給娃娃一個身體,大頭小身最可愛了,反正是漫畫啊!畫完身體,我想要幫娃娃上點顏色,先上了腮紅、又上了膚色,後來才發現,我一點都不喜歡太多顏色,這個娃娃應該只要有紅色就足夠了。

所以,我開始幫娃娃做重點紅色處理。她的紅色小鞋、衣服上的紅色小點、還有腥紅的腦袋瓜子。

嗯,還少了點什麼,喔,沒有背景!我用黑色簽字筆幫娃娃加了點影子,讓娃娃看起來有深邃的感覺!

但還是少點什麼......啊,長個幾棵莫名其妙的花草好了,反正事事都無法預期。

我開心的幫娃娃加了點藤蔓和一株我喜歡的恐怖小花。有了恐怖小花,不如背景也來點紅色好了,就讓背景慢慢淡出,營造被吸進去的感覺。

背景顏色上完,嗯,該把標題打上,就畫個英文標題吧:UNEXPECTED!

標題上本來想畫個人拿吉他(想說好歹跟音樂可以有點關連),結果畫壞了,沒法度,誰叫我直接拿簽字筆畫!只好把那個畫壞的人全部塗黑,順便加上個黑角,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有惡魔坐在標題上.....我總不能說因為畫壞了,只好說因為凡事都無法預期啊!

看著半成品,還是不夠好,娃娃臉太乾淨了!所以我幫她畫了一顆蛀牙、又加上鼻血...嗯,越畫越多,我發現自己像是發了狂般,不斷地加東西,畫面變得越來越重、東西越來越雜,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時我才停筆,我想,要是我繼續畫下去,每個看到這張作品的人,大概都要被滿滿滿的東西給塞到吐出來吧。



這真的是很棒的感覺,我是說我好久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痛快的畫畫了。這樣沒有顧慮的惡搞、這樣單純的想要畫一個東西、單純的想要讓自己開心的創作著。

我利用44下班前的時間,躲到一家咖啡館畫畫,當我坐在位置上畫的開心時,我感受到一些人好奇的眼光,要是以前,我一定會害羞的不敢繼續畫下去。

可是這次我並沒有停手,因為我好喜歡畫線條,喜歡線條自己找空白的地方跳上去的方式。

這時,在我對面桌子有個爺爺,他注視我的眼神讓我不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抬頭看他。

他是一名七、八十歲的爺爺吧。他的眼神在我看來是這樣的空洞、無神,直直地望向我,彷彿透過我的身體,直視到我身後的事物;又好像爺爺被眼前的事物給吸引,好像所有的活力,都是他所嚮往的;所有的喜悅,都是他曾有過,如今卻都失落了般。

他桌上擺著喝完的咖啡,他的神情讓人猜不出想法,他的動作如此安靜。

爺爺的神情讓我愉快的心情,忽然蒙上了層陰影,我說不上,我自大的以為他是孤單的,以為眼前的人,就是未來的我。

我甚至想到幾十年後,當我已經八十歲,一個人坐在咖啡館,看到某個年輕人正開心地畫著畫、跟朋友聊天、講電話...。

我想,那個時候的我,應該會露出和爺爺一樣的神情吧,帶著空洞的神情,回憶著曾經有過的一切。

當我離開咖啡館,爺爺還是繼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我心中暗暗希望他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他不孤單,只是想事情想的出神了,而他的家人很快就會來接他回家,他會和孫子們開心的玩樂。



步出咖啡館,天色已暗,路上擠滿了下班的車潮,人來人往,而44正在公車站牌等著我,我以為自己比爺爺要多了點幸福.....。
後記:

角頭唱片的封面設計活動並不如預期的熱絡,他們的截稿日期一延再延,從一月初一直延到一月底,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兩百多人參與了這項活動。

即使如此,我還是很高興自己找了時間把東西畫出來,我知道我的東西和主題一點關係都沒有、也知道我壓跟不可能得獎,但我只是很開心,很開心自己能夠重新動手創作。

我想,短短兩小時的畫畫時光,讓我重新找回了一點生活的熱情吧。



想看到更多別人的創作,可以點進這個網站欣賞:

http://tw.streetvoice.com/profile/home.asp?sd=21910

有不少人的作品很得我心喔!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