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生病,最討厭吃藥了。有些醫館為了讓藥好入口,會在苦苦的藥丸外頭,包覆上一層薄薄的糖衣。

年紀小的小朋友,容易被外層的糖衣所騙,服藥時,並未趁糖衣溶解前趕緊吞下,反而慢慢享受外層的甜味,直到甜味沒了,透出隱藏在內裡的苦藥丸,才讓小朋友們苦的哇哇大叫。



冥王星早餐,就是一部包覆著糖衣的苦澀電影。



派翠克是一名棄嬰,被養母養大後,他發現自己跟所有人格格不入,他是個男生,卻喜歡當女生。當大家都將眼光放在政治紛擾的世局時,他卻依然故我。對他而言,外頭的世界如何並不重要,他只想要當自己,只想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誰?父母是誰?愛情是什麼?



看完冥王星早餐,我的心情很好,卻不知道該怎麼去談這部電影。

它看起來有點鬆散,用章節體,說著一篇又一篇的心情記事。純粹的流水帳記事。

它用非常樂觀的態度,講一則通俗、俗艷又悲傷的故事。

大綱是萬里尋母,內裡包括邊緣人的處境、父親的苦處、幽靈般的母親、不停息的恐怖攻擊......。

這樣的故事、時空,讓我免不了想起導演的舊作:亂世浮生。

兩部電影的主角都是男扮女裝的社會邊緣人。他們都不被大部分的人們接受,但他們卻不仇恨任何人。

單純,是他們的共同語言。即使世界這樣的殘酷,同族可以殘殺、國族可以對立、互鬥....,他們依然相信人的美好。

他們越是單純,電影越是讓人感傷。
冥王星早餐的主角派翠克,一直努力的當自己。但是要當自己,卻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因為人人都希望你可以當他們心目中想像的人物,而不是你自己。

人人都跟派翠克說:你能不能嚴肅(Serious)點?

但是這部電影,卻沒有一個人比他更嚴肅。沒有一個人像他一樣,這麼固執的想要發掘自己的身世,想要探索生命的起點。



派翠克的個性,和亂世浮生的Dil,幾乎是同等的。

他們看起來很有自信,可以不顧他人的看法,努力活出自己。但是另一方面,他們卻又極度沒有安全感、沒有自信。

派翠克每次碰到喜歡的人,都會問一個問題,他說:如果你發現我躺在地上昏倒了,你會不會救我?

這真是個可愛的問題。這個問題,既表現出派翠克的沒有自信,也表現出對愛情(父母的愛、伴侶的愛、朋友的愛)的渴望。

他希望生活沒有想像中的殘忍,所以,他為自己建立一個虛幻的世界。活在那裡,他是個公主,所有人都繞著他打轉。

他為自己編了個名字小貓(Kitten),他說他是追隨著某位聖人的使徒。

原來,派翠克一直在尋求一個偶像,不管是父親、母親、或是愛人。他一直追求著一個偶像,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關照他,可以讓他的生活多一些安全感。可以讓他有--家--的感覺。



冥王星早餐有段戲,描述派翠克差點被一位變態勒死,好不容易才逃出魔掌的他,卻在隔天,馬上墜入愛河。

一位男子看到派翠克獨坐在咖啡館內,他過來跟他搭訕。

男子問派翠克的職業。派翠克也回問他同樣的問題。

這時,男子把手往餐桌上的杯子一摸,一朵嬌豔的玫瑰花緩緩地從杯子中昇起。

派翠克兩眼發光,他開心的大喊:啊!你是魔術師!

我好喜歡派翠克的那個開心的表情!男主角Ciillian Murphy演的實在太好了,他完全讓我相信他就是劇中的派翠克,他就是那位單純、愛做夢的主角。

這段戲不但表現出派翠克的單純、對人的絕對信任;還有,他渴望被疼惜、渴望被愛、渴望被重視的心願。
我很喜歡冥王星早餐裡面那兩隻聒噪的知更鳥。

亂世浮生時期的尼爾喬丹(導演),以戰爭的小對比愛情的偉大,寫實成份居多,尤其對共和軍的描述,有較深沈的側寫;到了冥王星早餐,也許是年紀漸長,也許是心態改變。他讓戰爭的影響變得不再舉足輕重(但不代表不重要)。反而藉著悅耳輕快的音樂、藉著堆滿笑容的劇情推演,來描述主角逃離現實的處境。

片頭知更鳥的出現,讓電影染上了童話、不切實際的夢幻色彩 (這是披著糖衣的苦藥,可千萬別忘了)。

知更鳥的對話,明白宣示了:冥王星早餐,雖然有悲苦的故事,但觀眾絕對不會被這悲傷的劇情所擊倒。

因為童話色彩、因為魔幻想像,所以派翠克的遭遇,可以發展成宛如愛莉絲夢遊仙境般地叫人難以置信,卻不覺得突兀。

不管是逃到英國時,在遊樂園童話小屋的休憩、或是魔術師那朵緩緩昇起的玫瑰花,整部電影都帶著魔幻的色彩。

一時間,我發現自己像是被導演催眠般,也慢慢地相信了世界的美好。相信英國警察雖然會動粗,但最後會流露出關懷;相信炸彈在舞廳爆炸時,可以看到逝去的朋友,跟著自己慢舞;相信神父也可以動情,可以為了孩子,抵抗小鎮的流言.....。



都該是感傷的,但是導演用溫情包裝著冷酷。他透過派翠克的角色,告訴大家:生活不該是這樣的嚴肅。生活,應該要多一點什麼,也許是關懷、也許是愛、也許是包容。



唯有包容,才能體會冥王星早餐的美,嚐下這顆裹著糖衣的藥丸,卻仍能露出笑容。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