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這麼地擄獲了我的目光。

肌雪白的臂膀、修長的脖子、與櫻桃紅的嘴唇。畫中女子不語,低頭沈思著。她是我那一天的謬思。

我在街頭逗留,只為了多看她一眼。

我被她的神情給征服。充滿著神祕的女子,悄悄地打動了陌生人的心房。

不曉得有多少人經過她的身邊?又有多少人被她莫名的神色吸引?

她藏身在灰塵滿佈的櫥窗內,店內一片昏暗,又一個沒有營業的日子。

真想進去看看這幅畫,只可惜大門深鎖著。把妳我分隔在兩個世界。多麼想要親手去碰碰妳身上的肌膚。觸碰那凹凸的筆觸。細細讀著深淺不同顏色的變化。

是誰將妳給肖像化?妳是真實的人物?亦或只是畫家夢中的情人?

妳會呼吸嗎?會像尋常人一樣,和朋友聊著八卦?說著不切實際的理想?

妳是誰?我無聊的對著櫥窗內的妳問著。妳依然不語,靜靜地,沈思。

我在妳滿佈灰塵的櫥窗前,留下了我的掌印,留下我倆曾經有過的短暫相處的證據。



畫中的女子,依然不語,沈思著。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