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看人?還是被看?

看同志電影的趣點,往往不只是看電影這項行為,還包括了互看、打量、比較。

這是一般商業電影沒有的經驗。

我想同志圈,就存在著看與被看的文化。透過眼神交錯的瞬間,細微的動作,總是可以分辦出誰是我族群人,而誰非!這是無法曝光在陽光下,另外一種變通生存的方式。

非同志者,總無法理解,為什麼同志可以輕易辨識出屬於他們自己族群的人?



昨天和44去看神祕肌膚,就出現上述的行為。

戲院的人數並不多,頂多20來人吧,但是,超過一半以上,應該都是同志朋友。

在等待進場的時刻,一群人尷尬地站在戲院的門口等著,

幾乎是三五成群,又或兩兩一對,大家雖然各自和朋友聊天,但眼睛也沒有停過,偶爾掃描身邊的人,像要看出些什麼端倪。



上一場的觀眾離場,又是好幾對同志,又是一波眼光交錯,又是一次掃射。



神祕肌膚,是一部有趣的電影,和斷背山不同,它更加的露骨,觸碰到的議題也更加禁忌,而對男體的沈溺,也分外深沈。

透過兩個主角童年經驗的不同體認,引發出不同的結果。

看似開心快活的主角一,墮落在無邊際的肉體交歡中,肉體性慾的滿足,對照出心靈的空虛,讓我想起蔡明亮的愛情萬歲。對他而言,失去的,不只是八歲那年的童真,還有太早就結束的愛情。一場禁忌,無法說出口的愛情。合乎道德嗎?為了保有這份最真切的回憶,他選擇裝態,選擇不被人議論,一切都要塵封在回憶裡,一直到另外一位主角的出現。

主角二,八歲那年,他失去了五個小時記憶,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不美好的記憶給推到黑暗的角落。藏著,等待再度現身的一日。他追尋著無法理解的空白,五個小時,失去的,究竟是什麼?不斷出現在夢境中,那一雙撫摸著他臉龐的手,又是誰?是外星人??



不加責罰,是神祕肌膚的寬大。對於戀童的教練,我們只看到耽溺在教練關愛中無法自拔的主角一,卻不見對教練行為的責難,一如主角所說,他不告訴家人小時候和教練的不倫之戀,是因為那個夏日,是他最美好難忘的時光。

同樣地,對於追尋幼時記憶的主角二,在得知真相,崩潰在主角一的身邊時,帶給觀眾的,不是咆哮責罵,反而是一種解脫,一種釐清惡夢後的解脫。



兩名主角劇末相擁的時刻,是道歉,也是接受。



神祕肌膚劇情光怪陸離,卻總能夠在這些舉止和行為中,為其找到不同的出口,才是它讓人感動的地方。



電影散場,劇院燈光亮起,我們步出戲院外,門外等待進場的觀眾,還是以同志居多,而看與被看的戲碼,又重新地上演。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