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部的人換上油漆裝,那麼,階級就不再是個問題了。



史派克李第一部商業動作片,集合了老班底丹佐華盛頓,外加奧斯卡影后茱蒂福斯特和奧斯卡提名人克里夫歐文。這樣的組合,就算不是衝著導演的面子,也非要去戲院朝聖朝聖!



克里夫歐文一開場就告訴觀眾,他要搶銀行,他自信的說:這會是一宗完美的搶案。

所謂完美的搶案,也只是要求所有人質換上和搶匪一樣的衣服,然後搶匪會偶爾混在人群中,製造往後被捕時,自己的清白與人證。



對我來說,影片有趣的點,倒不是這宗:看似完美的搶案。

我說看似完美,是因為搶案本身並不完美,它其實是步險棋,只要有一個意外,那麼就會全盤皆墨。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還是在史派克李最愛討論的話題上打轉,那就是:種族問題。

安排中國人、阿拉伯人、黑人、白人於一爐,是刻意的。就像空中危機裡被質疑的中東人,這是美國自911以來,特別關注的問題: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所以,銀行警衛被釋放時,警察拉下他臉上的口罩,說的第一句話是:該死,他是阿拉伯人!衝突先來自於他的身分,而不是他的清白。

因此,讓所有人質換上油漆裝,從表面看,只是方便搶匪日後魚目混珠,得以脫困。從內裡看,是導演對於種族問題的另類詮釋。唯有所有人都穿上相同的衣服,大家才算是在同一個地位上,因為從外表,你怎麼也分辦不出國籍啊。

搶匪頭子的目標,並不是銀行裡白花花的銀子,而是價值連城的鑽石。鑽石的擁有者,就是銀行的老闆,一個靠著二次大戰和納粹合作而致富的投機份子,而二次大戰,正是種族問題的濫觴!



把動作片當成道德劇來處理,是有它的吊詭的地方。臥底在某方面,是自認清高的電影。

將搶匪頭子朔造成道德良知的典範,他雖然搶銀行,但搶的是當年靠著戰爭大發不義之財的商人;他雖然搶銀行,卻不殺任何一個人,還關心小朋友的電動玩具是不是太暴力了;他雖然最後得以全身而退,卻不忘留個小禮物給〝尚有良知〞的警察丹佐華盛頓,讓他揭發比搶案更黑暗的過往…



這部清高的道德劇,之所以奇特,在於它互相矛盾,一方面肯定良知的力量,一方面卻又讚賞:視時務者為俊傑。

搶匪頭子搶銀行,難道就比當年投機的商人清高?要明白,他搶的鑽石,可還是當年猶太人的血淚!更何況,這麼一個身體健全,又頭腦清楚的人,為何選擇以搶銀行為職業?而不是腳踏實地的工作?搶匪大談良知,立意簡單明白,卻又難以自圓其說。

整部片子,就是勾結,從茱蒂福斯特的不問過去,只求現在,到丹佐最後一石兩鳥,職務高昇。我們明白,早年電影裡英雄人物的清高,已經隨著時代變遷,成了過往雲煙,當代的英雄,是取所能得,做所能做的事,不再是悶著頭傻呼呼的勇士了!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