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日本鬼片!該死!



多年前,七夜怪談在台灣爆紅,引起一種文化現象,基於好奇心,我也進戲院去看這部號稱〝史上最恐怖的鬼片〞。

進場後,一群高中學生,嘰嘰喳喳講個不停,彷彿開起同學會來了,搞得戲院氣氛很熱絡,像是年輕人的舞會一樣。相較之下,陪我去看電影的山羊鬍,我們就像兩個老頭,偷偷窩在這些小朋友裡面當臥底。

電影不難看,一開始,故事的推演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氣氛一直很詭譎,讓人渾身不舒服。



日本鬼片的特點,就是累積式的恐懼,啥叫累積式的恐懼呢?就是把一個本來不是很恐怖的東西,搞到後來,你光聽到那個聲音,都嚇得要命。

以七夜怪談為例,有兩個累積式的恐怖,一個,就是每次電視機會無緣無故打開,然後背景會有莫名的金屬摩擦聲!另外一個,就是無厘頭的奇怪影片,有模糊不清的說話聲、有無解的畫面、還有一個老是戴著面罩的怪人指東指西…

電影的最後,女鬼從電視畫面的古井裡慢慢爬出來,然後爬出電視之外,因為沒有預期會有這樣的畫面,所以,我被驚嚇到的程度,也就意外的高了!

看完電影後,回到我四方格局的小房間,那台我鍾愛的電視,忽然變得很惹人厭,黑黑的螢幕正對著床尾,以前我喜歡躺在床上看電視,享受屬於自己的小時光,但那天,我開電視,只是不想要四周寂靜無聲。



七夜怪談之後,我發誓,絕對不要再踏進戲院看任何一部日本鬼片,免得心裡受到創傷。嗯…不過後來七夜怪談推出續集:復活之路。我還是進戲院看了,雖然震撼遠不如第一集,但那一頭長髮,走路很像麥可傑克森跳機械舞的女鬼出現時,我還是會被嚇的頭皮發麻。



隨著七夜怪談的成功,台灣出現一窩風的日本鬼片潮,但引起的迴響,都遠不及七夜來的深遠。



接著,幾年前,咒怨推出了,一個白臉小朋友的海報,毫不客氣地掛在市區巴士上,跟大家說嗨。

有個晚上,無意間轉台,忽然看到咒怨的預告,馬的!我又給嚇得頭皮ㄘㄨㄚˋ起來,短短幾秒,我看到一個長髮女生發出喀喀喀的怪聲,俯看著一個躺在床在女人!

馬的,是誰這麼無聊?一直拍這堆東西啊?還給我在電視上播廣告,我雖然及時補救馬上轉台,但我家電視的反應就是慢啊,那個轉台的速度還不及長髮女鬼的驚鴻一瞥!



後來,日本鬼紅到美國,重拍的七夜怪談,在美國熱賣1億美元,所以咒怨、鬼水怪談,也馬上西進。

七夜怪談的美版,我還有到戲院看,但其他的片子,我都懶得看,說穿了,我只是不想自己嚇自己。



昨晚,衛視電影台播美版咒怨-不死咒怨。也不曉得自己哪來的膽,忽然間很想看看咒怨,因為這部電影,同樣在美國引起很大的迴響,同樣票房嚇嚇叫!而且,我想,反正我跟44在一起,心裡應該不會那麼怕才對。



咒怨真的是厲鬼電影的範本,它的最大目標,就是讓你看鬼看到煩。七夜裡的貞子還猶抱琵琶半遮面,只在最後給你一個大驚奇!但咒怨不是,它的鬼,就是不斷出現,然後死一堆人。堪稱史上最強的厲鬼。

這些鬼有多厲害?它跟一般鬼片裡的鬼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鬼可以跟著你,不論白天或早上。而且,它不是美國那種鬧鬼鬼屋的鬼喔,鬼屋鬼至少還安分待在自己家,但咒怨的鬼,是跟著你回家的。反正你倒楣踏進他們家一步,這些鬼就纏上你了。

所以,觀眾是不會有喘息的空間,你不曉得哪個時候會撞鬼,不曉得哪個時候它會忽然蹦出來。即使是大白天,還是驚聳的讓人冷汗直流。

最最最最最讓人討厭的一點,就是,這群鬼---有心機!

沒錯,就是心機,裡面那個鬼媽媽和鬼小孩,根本是聯手作怪,鬼小孩先把人吸引住,鬼媽媽再下手。

舉例來說,裡面一戶死掉人家的姊姊,也踏進過鬼屋,她下班的時候,接到一通很奇怪的電話,背景裡有喀喀喀的怪聲。姊姊嚇得關掉電話。回到家後,家裡電話也響,她接起來,是自己弟弟的聲音(她還不曉得弟弟已經上天堂了),弟弟說在她家樓下,電話才掛斷,馬上門鈴就響,姊姊很害怕的跑去看時誰按門鈴,透過窺視孔,她看到自己弟弟笑嘻嘻的門外等著,不疑有他,姊姊馬上開門,結果門外空蕩蕩,長廊上冷冷清清,手機又響了,這次傳來喀喀喀的聲音…

看到沒,這鬼根本是在玩弄這個女生的心裡,搞得對方崩潰,才將她殺掉。壞不壞?

還有,裡面一個警察,本來要放火燒鬼屋,結果,聽到小孩子的哭聲,跑到浴室,看到一個小孩頭埋在水缸裡,他急得趕快去救小孩,結果這個警察反而被這個小孩活活給溺死!你說嘛,這樣的鬼小孩,壞不壞?

不過我實在搞不懂這些人,那個房子已經是空屋了,怎麼這個警察聽到小孩哭聲,還是會好心(還是好奇心?)跑去救人?這是空屋勒先生,你在好心個什麼勁啊?空屋裡有怪聲音,你們都不怕喔?還給我查看的很過癮,是怎樣,很勇敢是吧?



咒怨跟七夜怪談一樣,都是無解的謎,這是日本鬼片讓人看完後,心裡輕鬆不起來的主因。

雖然它們會給你一個理由,告訴你:為什麼他們會變成厲鬼。但是,他們也告訴你,變成厲鬼之後,只要被纏上,你只能乖乖等死。

七夜怪談的那捲錄影帶就像瘟疫一樣,看過的人如果不想死,就只好拷貝,然後傳給下一個人看,想想看,幾年後,全世界的人都看過了!跟台灣多年前流行的幸運信有什麼不一樣?不寫個幾份寄給幾個人,你就會有厄運?連我這種不寫信的人,都收過好幾次幸運信勒!當時我根本懶得回,但心裡總是擔心:是不是幾天後我就會有厄運勒?

咒怨的鬼,又比七夜的還強。女主角跑去問警察鬼屋的事情,警察說:日本有個傳說,一旦人死於龐大的怨恨,怨氣就會停留在該地,久久不散,踏入這塊怨地的人,會被怨鬼纏上,被纏上的人,也就擺脫不了死亡的宿命。

警察講的很長,其實,簡短的說就是:妳等死吧!



因為電影是晚上九點播到十一點,演完後,我心裡直發毛,想說叫44先陪我洗澡,結果44說他懶,就待在椅子上看電視,我悶著頭進浴室,去過44家的人就會明白,那間浴室有多麼地暗了,更可怕的是,我們上個禮拜買了一個小浴室燈,晚上打開,會發出銀白色的光,原本覺得好漂亮…可是,昨晚的銀白燈光,我勒,給它詭異到極點。

晚上睡覺,問題又來了。44背受傷,所以,他睡床上,我呢…睡塌塌米上…躺在44床邊,往左翻,是空蕩蕩的床底,一片黑,噁,不行。改往右翻,白花花的牆壁!上面還有潮溼隆起的壁癌…媽啊!我不要!

加上昨天晚上天氣熱,我根本睡不好,然後腦袋瓜,還不斷重複咒怨的場景,那個下巴掉下去的女孩、那個張大嘴的鬼小孩、那個陰鬱的天花板、那個媽媽臉被挖空的照片…



這是看完日本鬼片的後遺症,就是做啥,心裡都毛毛的。馬的!我後悔啊!我後悔啊!

難怪人家說:想像力豐富的人,不適合看鬼片。



再也不看日本鬼片了,混帳,頭皮還在發麻中!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