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eparation-01.jpg

我差一點把《分居風暴》從今年的看片名單中刪除,幸好我選擇給這部電影一個機會。
我非常非常喜歡《分居風暴》(金馬評分票選單我給了滿分!),看完電影後的感想只有四個字:身心俱疲。
故事敘述:「Nader與Simin十四年的恩愛婚姻,卻因女兒Termeh要移民就學而陷入危機。Simin希望女兒能移民到更好環境就學,Nader則必須留在伊朗照料患有阿茲海默症的父親,兩人只得協議分居。Nader於是找來一名女傭Razieh照顧父親,有天返家卻發現Razieh外出,而父親遭到綑綁並摔落床下。Nader盛怒之下與剛回來的Razieh發生了爭執,並意外將Razieh推落樓梯,導致一起難以收拾的意外風暴。」
(容我偷懶取用金馬網站的簡介)

《分居風暴》的劇本好的離奇,它沒有粗暴地暗示劇中角色孰是孰非,而是不斷反轉觀眾的是非觀念,讓看來尋常的案件在「人與情與法律與宗教」的介入後,變地不再單純,難以解決。
Nader因為患有阿茲海默症的父親被看護Razieh綁在床上並意外摔落床下,而對Razieh大發脾氣,盛怒下推了Razieh一把,令Razieh跌落樓梯造成流產。
Razieh的丈夫Hodjat見太太流產,一狀告上法庭,希望法官可以判Nader的罪,還他個公道;Nader則堅稱不知道Razieh懷孕、堅稱Razieh跌落樓梯是因為她自己不小心;他反告Razieh沒有盡到看護的責任,放任患病父親獨自在家,造成父親摔傷意外.....。
傳統的好萊塢電影劇本,習慣會將好人與壞人分的清清楚楚,它們會引導觀眾去喜歡主角A、討厭主角B云云。
可是《分居風暴》不玩這套,它非常誠實地讓觀眾看清楚每個人的私心。

(底下滿滿的都是雷!!!!)

A-Separation-02.jpg

Nader在盛怒下推了Razieh一把(導演刻意不拍出Razien究竟如何跌落樓梯),法官問他:「你知道Razieh懷有四個月的身孕嗎?如果知道,可能會被判殺人罪,得服1~3年的有期徒刑。」
Nader辯稱自己並不知道Razieh懷有身孕,否則絕對不敢推她。
然而,Nader老早知道Razieh懷孕的事實,他的謊言看在太太與女兒的眼中,粗糙地禁不起考驗。
一天,Termeh詢問父親:「媽媽說你知道Razieh懷孕。」;父親回她:「妳媽跟我鬧分居,她這麼說只是想讓妳討厭我。」
父親不願在女兒面前承認過失,出於膽怯,也是因為驕傲,他多麼怕自己的女兒會瞧不起他。

所以,Nader有罪!

然而劇情柳暗花明,Razieh事後承認她在摔下樓梯的前一天發生車禍,肚子疼痛卻沒看醫生,所以.....也許她早在摔落樓梯前就已經流產了。
Simin跟她說:「我已經跟你先生私下和解,妳拿錢就好別再節外生枝。」;Razieh良心過不去,她說:「我不會接受你們的和解金,我怕收了這筆不義之財,日後會報應在我可憐的女兒身上,求求妳別跟我先生說這件事,不然我的家庭就完了。」

所以,Razieh有罪。

《分居風暴》弔詭處就在於此。誰有罪?誰沒有罪?誰該為這一連串風波負責?
如果Simin不跟丈夫離婚,是不是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
如果Nader一開始沒有為顧全男性自尊,低聲挽留太太,是不是會有不同結果?
如果結了婚的女性去男性家庭工作不是禁忌,是不是誤會會減少許多?
如果Razieh一開始沒有隱瞞車禍的事實,是不是事情仍有轉圜的餘地?
……………如果如果如果,如果早知道,是不是一切都會圓滿落幕?
可惜銀幕外的觀眾以全知角度看事件,銀幕上的主配角們卻只看得見事情的某一面;仔細想想,步出戲院回歸現實生活中的我們跟《分居風暴》的主配角們並無不同,我們可能會因為私心、虛榮、驕傲,做出一些無法挽回的憾事卻渾然不覺。

A-Separation-03.jpg  

有心走電影編劇路子的朋友們,不妨好好研讀《分居風暴》的劇本。
它埋藏劇情支線的手法相當縝密,每一句看來無心的話或做出的抉擇,都對劇情或人物性格的發展有著強大的影響力。
列舉幾場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橋段:
其一,Termeh多次探問父親是否說謊,直到某日她戳破了父親的謊言,才得到讓她心碎的答案。
女兒問父親:「為何不能誠實跟法官說呢?」
父親說:「如果法官知道我說謊,那麼後果會很嚴重。我會這麼做都是為了保護妳保護這個家庭。」
後來Termeh被法官傳喚,法官問了她幾個關鍵問題,Termeh為保護父親,不假思索地說了謊話。
離開法院後,坐在父親車子後座的她,無法自己的哭了起來。
Termeh的眼淚是控訴、是年輕孩子被成人世界污染、是純真已然死去的象徵。(父親為保護家人而說謊,卻也因為他的謊言而將女兒推向妥協的成人世界。)

其二,:Simin為了重返家庭、為了丈夫、也為了過不去的良心,她不顧Razieh的懇求,還是登門拜訪,準備送給對方大筆和解金。
Simin自認出發點良善(Razieh流產、加上她先生失業欠了大筆債務,這筆和解金正好可以幫助這家人渡過經濟難關),未料卻反讓Razieh陷入兩難狀況。
Razieh的流產雖是事實,但她不確定究竟是車禍或是跌落樓梯造成了流產。礙於虔誠的信仰,Razieh說什麼也不願收下和解金。心急的丈夫為此跟太太大吵一架後,憤而奪門而出;Razieh則大聲責罵Simin不守信用,不是說好不會送上和解金、不會在她家人面前逼迫她承認曾經車禍的事實。
Hodjatz和Razieh年僅四歲的女兒眼見父母突來的爭執與淚水與責備,稚氣的眼神望向Simin一家人,臉上神情突然增生無言的怨恨。
連四歲的女孩都懂著憎恨他人,難怪成人世界的戰爭從來沒有休止的一日。(又一個突然成熟的靈魂!)

其三,當謊言與虛偽的假面具全部扯掉之後,我們還能用最純粹的心去觀看身邊的人嗎?
《分居風暴》的結局落在Simin和Naader終於同意離婚。
Termeh來到離婚法庭,法官問她:「妳要選擇跟父親或母親生活?妳做好決定了嗎?」
Termeh說:「我做好決定了。」;法官又問:「妳的決定是?」。
Termeh無語,法官又問了一次:「妳的決定是?」,Termeh仍是無語,臉上悄悄滑落兩行淚水。
這一幕戲真是讓人萬分痛心,一直期盼父母能夠破鏡重圓的Termeh,因為父親不願放棄的驕傲與原則、母親對丈夫的測試、還有自己曾經被迫撒下的謊言....,才會導致今天雙親離婚的現狀。
Termeh的淚水以及該選擇跟父親或母親生活的難以抉擇,正是影片丟給觀眾最大的考題。
法律不講情面,可是當我們看見案情背後的情感糾葛,我們還能粗暴地判定誰是受害者而誰又是加害者嗎?還能一口咬定是非對錯是簡單的選擇題嗎?
看完《分居風暴》,我腦袋瓜一直在思考著「誠實」兩字。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做人要誠實,相信誠實就是美德。
《分居風暴》的前半段人人都有苦衷,當一個事件牽引出另一個事件時,為圓滿自我與家庭,大家都隱瞞一些事情,都用自以為顧全大局的出發點來處理問題,導致無法收拾的混亂。瞧,謊言可以帶來多大的災難。
到了影片後半段,事件慢慢明朗化,主角們礙於良心、同情、對家人的無法交代,開始學會勇於面對虛偽的自己,只是當真相曝露在陽光下,人心卻一個又一個被擊垮。
原來,絕對的「誠實」也是種殘忍。
我忍不住替《分居風暴》的兩個家庭感到難過,他們到底該怎樣做才能兩全?怎麼做才找到和解的出口?
我說看完《分居風暴》後,只覺得「身心俱疲」,原因之一,在於我試著將自己置入影片角色中,試圖解開纏繞在這群人身上的糾葛與誤會,卻發現不管我怎麼解,都解不開人心的雜亂。(做人真的好累!)
原因之二,劇本寫的太精細,害我入戲太深。
我真的無法討厭劇中任何一個角色,每個成年人幾乎都有自私自大的一面,卻也有他們脆弱敏感或值得同情的一面;而且我真的好心疼劇中兩個小妹,她們都身處在風暴中,都被迫成長被迫接受迎來的殘酷現實。
《分居風暴》一片的四個成人角色(兩個父親和兩個母親),共同拿下今年柏林影展的最佳男主角和女主角獎,這四人的演出有多精采,大家請親自去戲院瞧瞧;特別一提,飾演Termeh的Sarina Farhadi,將青春期女孩的敏感與細膩給演地絲絲入扣,她的演出放大了Termeh角色的豐富性。(Sarina Farhadi其實是這部影片最讓我印象深刻也最喜歡的人物!)
《分居風暴》的編劇/導演Asghar Farhadi,真是太有才華了啊,劇本看似簡單,實則繁複並兼顧引人入勝的懸疑與寫實感;畫面構圖簡潔,情緒卻極度飽滿。導演以本片拿到柏林影展金熊獎,我只能讚嘆地說:實‧至‧名‧歸!

《分居風暴》在金馬影展僅放映一場(我好想重看一次喔!!!),錯過的朋友免擔心,影片日後會上院線(日期未定),屆時千萬別忘記去捧場啊!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