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里斯與龜-01

阿基里斯跑的比烏龜快十倍,但只要烏龜的出發點在他前面,無論阿基里斯如何努力,始終會慢烏龜一點點距離,始終落在後頭。

北野武導演的《阿基里斯與龜》,講述一名愛畫畫的富家少爺真知壽多災多難的一生,先是父親紡織工廠遭逢劇變而破產自殺,而後被送往叔叔家寄宿,又因為真知壽畫了跳崖自殺養母的畫像而被送往中途之家,長大後,真知壽不放棄成為知名畫家夢想,他將作品送往畫廊鑑定,畫商說他的風景畫早已退流行,現在人都嘛畫些印象派的東西,真知壽聽從畫商建議,換了一種畫風,又被譏諷沒有生命力不夠細膩不夠獨特;真知壽散盡家產買繪圖用具,體貼的妻子陪著先生一起做夢,年輕女兒受不了父母怪異行徑,離家賣春養活自己;究竟不思放棄的真知壽有無成為知名畫家的一日?或者只能一輩子追著看的到抓不到的夢想?

觀賞《阿基里斯與龜》過程,很能體會真知壽的失落。
我從小就愛看漫畫愛胡亂塗鴉愛,早年會臨摹喜愛的日本漫畫家作品,剛開始是學習與仿效,後來變成習慣,最後發現深陷其中無法走出個人風格,怎麼畫都是別人畫過的模樣,怎麼畫都沒有屬於自己的獨門印記;進入美術學校後,發現跟我有同樣問題的同學不少,不少同學的畫技頂尖,但能開發出個人格局者極少,究竟是天才太少庸才太多,亦或者外在世界(教育、他人期許、自我壓力等)給予的束縛太多,才會導致心靈的想像力無法振翅高飛?

阿基里斯與龜-02

回看真知壽這名角色,他喜歡繪畫也習慣被人捧在手裡呵護(富裕童年),家道興盛時,大人們總對他說你畫的很棒,未來不可限量,而他也持續發展這份興趣(某方面也是討好喜歡收藏畫作的父親),隨著家道中落,真知壽的作品不再是眾人吹捧的對象,面對諸多批評及一連串挫敗,信心幾乎全部消磨耗盡,慢慢的,真知壽不再聆聽自己內心聲音,只顧著討好他人(市場)需求,當代流行什麼畫風就朝那個畫風前進,從此真知壽成了阿基里斯,無論他跑的如何飛快(技巧一流)也追不上比他提早出發的烏龜,因為當他抵達烏龜曾經經過的終點時,烏龜又比他往前推進了一小步距離,阿基里斯終其一生只能望著烏龜的背影興嘆。
創作大約如此,這個世界擁有一個侯孝賢一個蔡明亮一個楊德昌就足夠了,若只懂著複製前人手痕卻無力從中提煉新意或另闢新局,無論你/妳多麼努力奮鬥,在他人眼中也不過就是二號、三號、四號的侯孝賢蔡明亮楊德昌罷了。

《阿基里斯與龜》一邊琢磨創作者的心魔(對認可的渴望)、一邊提點銀幕外的觀眾,別儘跟著流行起舞,要創造屬於自己的流行,一邊又現實點出一個引領潮流的全新畫風與成功的藝術者,很有可能是被市場給炒弄出來的噱頭,就像片中一名畫商對年幼真知壽說:「要能騙到別人買畫才叫畫商。」。
作品,本該促成創作者與觀賞者進行心靈對談,但很多時候,人們購買/創作一幅作品,不是因為有話要說/深受感動,而是被其背後夾大的偌大商機給吸引;創作者與觀看者的出發點都不單純了,作品也就少了真誠的風采。(但不代表仿作不迷人,其實厲害的複製者,還是可以吸引人的眼球啊!)

阿基里斯與龜-03  

《阿基里斯與龜》領著觀眾看真知壽的生命起伏,也順道介紹了美術史,透過真知壽不斷轉換的畫風,我們彷彿上了堂完整的藝術發展史,寫實派、印象派、普普藝術、裝置藝術、街頭塗鴉等等等,五花八門,眼花撩亂,算是意料外的收穫,呵呵。

《阿基里斯與龜》在誠品「勇敢堅持‧超越不完美」影展尚有場次,喜愛藝術史喜愛繪畫或者是北野武的忠實影迷朋友們,別錯過啦。
影展資訊:http://artevent.eslite.com/curate-page-1158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