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得癌症,我只是愛到卡慘死。」

《阿 莉芙》是今年另一部令人喜出望外的精采台灣電影。電影敘述年邁部落頭目希望兒子阿利夫可以接下頭目位置,離開家鄉台東,遠在台北工作的阿利夫存了筆錢準備 變性,他希望等自己變成阿莉芙後再來討論未來;阿莉芙的父親無法接受兒子變成女兒,天天眉頭深鎖,不曉得該如何面對兒子,或說女兒;阿莉芙的室友佩貞是個 女同志,剛和她的女友結束愛情關係,現下的她,很享受與阿莉芙一起生活且不受拘束的日子;阿莉芙戀上在酒吧代班演出的變裝皇后克里斯,然而克里斯已經結 婚;克里斯的妻子安琪是個鋼琴教師,某天發現丈夫白天是公務員,晚上成了變裝皇后,她想問丈夫:「你愛的是男人還是女人?」;酒吧老闆娘雪莉是個變性人, 深愛著總是默默在旁幫她處理生活大小事的吳哥,但吳哥不是同志,他們的戀情能否開花結果?

「不管現在還是以後,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我都會愛著你。」

王 育麟導演的《阿莉芙》,完全有發展成花系列的潛力,隨便一條故事線都可以處理的煽情芭樂,但《阿莉芙》沒有變成花系列,相反的,它的情調溫暖和煦,有時會 讓我想起荻上直子導演的《當他們認真編織時》;《阿莉芙》裡有多樣愛情組合,變裝皇后有著異性戀家庭關係、變性人愛上異性戀男子、女同志愛上比女生更像女 生的男孩....,電影裡雪莉跟吳哥說:「愛到卡慘死」,這句話適用在劇中所有角色身上,愛上一個人,不是因為他是男人或女人同性戀或異性戀,愛上一個人就是愛上一個人,不管是什麼性向什麼性別,愛,就只有一個模樣,差異是有些愛情圓滿有些愛情遺憾,差異是,有些愛情被大眾接受,有些愛情卻被貶抑與妖魔化。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我 喜歡《阿莉芙》,因為這部電影有一顆溫柔的心,沒有妄加批判,沒有非要向誰丟石頭來證明自己高人一等的驕傲,有的,就是試圖理解每個人的選擇,並試著在不 完美的結果裡找到讓彼此都能一起走下去的契機;我喜歡《阿莉芙》雲淡風輕地講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他們的生命在某一刻糾纏一起,有些交叉而過,有些成了 平行線,以超越傳統婚姻生活的形式,攜手走向下個人生階段;《阿莉芙》結局沒有俗套的Happy Ending,克里斯回到妻子住家樓下,猶豫著該不該上樓、阿莉芙回到部落,接下頭目位置並展開新生活、佩貞帶著她和阿莉芙的兒子前往台東拜訪阿莉芙,三 人在海灘上漫步著,度過平凡也簡單的一日(海灘上,走在阿莉芙與佩貞母子背後的男子,可是阿莉芙男友?); 《阿莉芙》結局,佩貞和兒子準備搭乘火車離開台東,兒子說想看翻畫書(快速翻動書頁造成動態錯覺的小畫冊),母子倆一起翻書,小冊子上的圖案,一開始是地 板快速下墜,後段卻又急速升起,並有鴿子(是嗎?)飛出的畫面,象徵阿莉芙和佩貞等人,經歷低潮,最終找到讓自己脫困的出口,等等,翻看畫冊的還有阿莉芙 和佩貞的孩子,也許導演暗示的是阿莉芙這代或許經歷打壓與不諒解,但從一個人到一整個社會的心態轉變,或許未來一代(阿莉芙的孩子),可以活得更寬闊更自 由吧。

這麼一想,《阿莉芙》沒有尋常電影常見的Happy Ending(傳統一男一女的家庭關係),但這片其實還是有著Happy Ending,因為不帶惡毒的仇視與排擠,真心接納並尊重每個人的抉擇,這樣的胸襟在銀幕外的世界並不常見啊

「胰臟在哪裡?」
「在你阿姨的床上。」

《阿莉芙》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陳竹昇)和原著劇本提名,不得不說,從《大佛普拉斯》到《阿莉芙》,陳竹昇的表演幅度好讓人驚喜,他在片中飾演酒吧老闆娘雪莉,肢體與口條都生動自然地打動人心,我完全相信銀幕上的人就是雪莉而不是《大佛普拉斯》的肚財啊! 我好喜歡雪莉和吳哥(吳朋奉飾演,看完《阿莉芙》,我覺得他是今年金馬獎男配角的重大遺珠!)的每一場對手戲,搭起來的效果非常棒,如果王育麟導演日後拍 一部雪莉姊與吳哥的番外篇故事,我一定再次進戲院捧場;此外,《阿莉芙》的演員群戲也調的非常好,飾演阿莉芙的舞炯恩·加以法利得,扮相與演出都很吸睛、 飾演佩貞的趙逸嵐、飾演克里斯的鄭人碩等等,也都有適切的表現。

後話:
其 一,平常看太多好萊塢與韓國與寶萊塢電影,所以當我看到克里斯的長官(科長)說會幫克里斯處理他的專案時,我腦袋中想的是:「科長一定是要把克里斯的功勞 攬下來!」、當我看到安琪收到丈夫的變裝照片時,我想的是:「阿莉芙妳好狠,為了拆散安琪和克里斯,居然出這個爛招?!」,電影最後,這兩個很芭樂的哏都 沒出現,我有點鬆口氣,故事沒有流於俗套,又或者,......只是沒拍出來?!(好啦,我對人性有時候過度樂觀,又時候又太過悲觀,哈哈。)

其 二,我不確定一般觀眾會不會愛《阿莉芙》,或許有些觀眾會不喜歡電影裡一些沒有交代清楚的細節,例如片中出現的「數年後」畫面,一下子跳過阿莉芙變性後到 接下頭目位置並與父親和解的過程,然而「數年後」之於我並沒有造成干擾,一方面這樣的處理正符合《阿莉芙》不刻意渲染戲劇效果的調性,一方面我們從父親與 阿莉芙的對話(「我只能帶著這樣的遺憾一起進墳墓」),就能明白父親對阿莉芙變性這件事,與其說全心接受,不如說更貼近《喜宴》片尾郎雄舉手過海關的畫 面,有著妥協的意思,畢竟,要能全盤理解/接受一個人的決定並不容易,但若能學會尊重,至少是第一步;因此,阿莉芙到底是怎麼跟父親達成協議,或是克里斯到底有沒有回到妻子身邊,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群人都還在為「某個可能性」努力打拼著。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