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電影的夜晚。

「如果妳墜落在一個地方,妳想妳會緩緩下墜,還是會急速下墜?」唐娜。
「急速下墜。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妳什麼也感覺不到,然後妳會全身著火,永遠燃燒,天使將不會幫助妳,因為祂們早已離開。」蘿拉。

一個人在家的夜晚看大衛林區導演的《雙峰:與火同行》,大概不是個太好的主意,越看越毛越看越不舒服;大衛林區導演實在厲害,將多重人格、心理創傷、靈異、超現實與宗教信仰全部兜在一起講,《雙峰:與火同行》前半場讓人看得一頭霧水,後段才逐漸明白影片詭異且虛實難分的情節,原來都是主角內心世界的投射;做過惡夢的朋友,是否有過類似經驗,即便清楚知道自己身處夢中,但意識清醒(自以為)的我們依然無法從夢中甦醒,我們越是焦慮驚慌並試圖喚醒自己,越是深陷夢中;大衛林區導演將《雙峰:與火同行》拍成一場醒不過來夢魘,描述心靈嚴重受創的蘿拉的內心狀態,並引導觀賞電影的我們,窺探蘿拉的惡夢源頭。

當年《雙峰》影集在美國播映時,創下超高收視率,可惜高收視率未能維持太久(大衛林區導演的作品不太容易消化),第二季播映結束,節目就被腰斬下台(直到2017年才有新一季的推出),大衛林區在92年推出前傳電影《雙峰:與火同行》(影集演員幾乎全數回歸),好讓觀眾可以更認識蘿拉這個角色,也更理解她的死亡原因;當年我也有趕流行看《雙峰:與火同行》,只是看完時的心情大概就是一把火,想說這到底在演什麼,多年後再次重看電影(已經25年了啊!),儘管還是有好多謎團仍未解開(也許影集有解釋吧,我影集沒追完),但整體觀感相當驚艷:不舒服但很好看的那種驚艷!




一夜好眠的清晨。

經過一夜沈澱,再來多談一點《雙峰:與火同行》。它令我聯想起《羊男的迷宮》,面對無力承受的真相,受害者內心會產生一種保護機制,將他們與現實隔絕開來,一如蘿拉創造出的神秘男子鮑勃,她說鮑勃從她12歲時就找上她,而且越來越熟悉與掌控她,電影裡,蘿拉有次返家,發現鮑勃就在她的房間裡,她嚇得尖叫失聲,當下只覺得畫面很驚悚(神秘人物侵入「私密」空間),直到鮑勃身份揭曉後,回想起屋內的鮑勃,驚悚程度可說加倍放大,逃不開的人,逃不開的惡夢,逃不開的暴力。

蘿拉除利用鮑勃減緩真相帶來的衝擊,電影另外用一張神秘的室內空間照片講述蘿拉的心理狀態,照片中的房間有一扇門,門外還有一個空間,蘿拉曾幻想自己走入相片裡的房間的房間,進入另一個世界;這張照片代表蘿拉禁錮的真相,因為害怕而創造出一道又一道的門(不願看到真相),然而,逃避「邪惡」並無法終結「邪惡」的存在,蘿拉終得面對她深鎖在記憶裡的恐懼。

此外,蘿拉住家牆上掛有張天使圖像,有天蘿拉看見圖像中的天使忽然消失不見,用以表現蘿拉對於良善與希望的信仰崩毀、哀傷於自己的不受保護、亦是對遭受玷汙並透過放縱行徑來撫平傷痛的自己的厭惡(自覺不配受到祝福),《雙峰:與火同行》片末,死去的蘿拉在神秘房間裡再次看見天使身影,這個聖潔(救贖)畫面,大大提升《雙峰:與火同行》在我心中的評價,我覺得那是大衛林區導演對蘿拉的溫柔,或說,天使就是導演的化身吧,在書寫蘿拉的悲劇時,感受到筆下角色的苦痛,而決定在她走完人間界生命的時候,在另一個世界得到重生(解脫)。




我也很欣賞鮑勃這個角色的設定,鮑勃的意識常和蘿拉的意識重疊,有種兩人身處在同一個地獄(異空間)的感覺(鮑勃貪婪著蘿拉,蘿拉畏懼著鮑勃,一個追一個跑,在「他們的世界」裡);鮑勃的兩個分身(人格)同時與蘿拉見面時,他們各自說出一段台詞:「我一直以為妳知道是我」和「我從來不知道妳已經知道是我」,相衝突的台詞精準地描繪鮑勃與真身內心的煎熬和貪婪,我一直以為妳知道,講的是渴望被接受,我從不知道妳已經知道是我,則是害怕真正的自己被看見,當鮑勃與另一個身份跨過他們之間的界線(二合為一),魔鬼就此誕生。

最後,《雙峰:與火同行》片中,大衛林區導演一再凸顯蘿拉住家的吊扇,暗示潛伏的危機,嗯.............《台北物語》的吊扇該不會是跟這片致敬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