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軍校孩子因飛航事故而流落荒島,機師重傷昏迷不醒,孩子們試圖建立制度,自助自救,然而,兩派領導人雷夫和傑克由於理念不合而分道揚鑣;傑克以武力與掠奪作為手段,勢力逐漸穩固;雷夫維持理智想要與傑克重建合作關係,勢力卻不斷減弱,成為邊緣人,甚至遭到傑克幫派追殺,究竟理性與武力之爭,誰會勝出?

改編自William Golding小說的《蒼蠅王》,講述人類血液裡的殘暴天性,傑克與他的幫派嚐到權力甜美的滋味,而逐漸變得瘋狂,燒殺擄掠只為了生存;性格溫和的雷夫,空有理想卻不知該如何執行理念,節節敗退,最終落得狼狽下場;觀賞《蒼蠅王》,我沒有辦法認同雷夫的理想,畢竟求生不能只靠理念,還得懂得運籌帷幄與發展;同樣的,我也無法百分百譴責傑克與他的幫派的惡行,畢竟傑克陣營確實因其行動力,而建立起比雷夫更像樣的社會制度。

《蒼蠅王》最讓人感慨的,是飽受歧視的豬小弟跟雷夫哭訴說:「我們明明按照大人教的方法來做,為何還是行不通?」,為什麼理性溝通無法達成更好的目的?這是全片最悲傷無奈的提問,弱肉強食的社會,弱者只會被淘汰;試想,傑克幫派的成員是否都心向著傑克?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然而傑克保證大夥有肉吃(發大財)、強勢的人以恐嚇和武力作為保護(也是要脅)的手段、膽小的人為求生存,只能依附強權生存,選擇噤聲並成為制度下的奴隸或打手...(有沒有覺得很耳熟?)

電影裡,性情溫和的賽門被說成怪物、豬小弟(弱勢族群)被視為阻礙社會進步的障礙、理想主義的雷夫成了不合群的異端...原來荒島上的傑克派系,並非拔除掉「文明與理性」後的原始生活樣貌,它演繹的正是我們身處的社會型態,關於列強的資源掠奪、階級與權力的鬥爭、群體對暴力的狂熱或姑息等(傑克派系做出的種種極端行為,哪一件不存在現實生活中?),而雷夫心目中的理性和平團結社會,從來就只是一場夢。

社會是暴力的,群體是習慣(甚至贊同頌揚鼓吹)暴力的,一如豬小弟在盛怒下,也曾興起過「殺人」的念頭(這邊可以跟廢死議題一起討論);至於荒島上唯一的成人角色(機師),因為聽聞孩子想要殺害他而逃亡(對新生力量的不安),躲藏於山洞中的機師因其發出的聲響,而被孩子們謠傳成未知的神秘怪物,既是跟人類歷史的鄉野傳說與狂熱信仰起源呼應(恐懼的非理性力量),也暗示孩子對成人世界(長大)的排斥與恐懼。




《蒼蠅王》的電影版有1963年和1990年兩種版本,此次「臺北閱影展」選映的是90年版,說是新版,其實也是近30年前的作品;Harry Hook導演把電影拍得通俗好看,海島同時兼具原始與殘暴與美麗的自然景緻,令人印象深刻,幾場獵殺戲也有帶來視覺與心理的壓迫感,攝影精采,配樂偶爾太過搶戲但有情緒的渲染力;幾位童星都調教的不錯,表演有爆發力,化妝也具說服力。

看完《蒼蠅王》想著那群倖存的孩子回到「文明」社會,應該不會受到任何審判(除了他們都未成年外,也沒人能真正說出這荒島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生活又將尋常過下去;我想著《蒼蠅王》續集劇情該如何發展,也許時間又過了30年,這群倖存孩子長大後,各自成家立業,老早遺忘年幼殘暴往事,某日,他們收到一封邀請卡,受邀前往一名神秘富豪居住的小島參加宴會,再次被困在通訊交通被切斷的島上,不同的是,兇殺案接連發生,受邀賓客一一死去,最終沒人倖存,而策劃這項殺人行動的,就是當初最「理性」的雷夫,用30年的時間完成他的最終報復。(好啦,這個故事是抄自阿嘉莎的經典推理小說《童謠謀殺案(或譯:一個都不留)》啦,哈哈)

最後,《蒼蠅王》也很適合和黃渤自導自演的《一齣好戲》對照觀賞,前者是孩子戲後者是成人戲,孩子比較依靠「原始本能」在荒島求生,成人則是利用走跳社會學到的各種手段,進行權力重整與階級劃分,心機更重,殘忍與盲目與狂熱與自私則不分軒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