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情書》。

其一,看過紀錄片《三個一模一樣的陌生人》後,再看《情書》,都會覺得渡邊博子和女藤井樹可能是雙胞胎,只是小時候在醫院被政府研究機構偷抱走其中一個,成為被實驗的對象。(《三個一模一樣的陌生人》非常好看,順便推薦)

其二,小樽市錢函二丁目二四番地。不曉得有多少影迷在看完《情書》後,真的會寫信到這個地址給藤井樹(電影裡的地址是虛構的),猜想當年影片上映後,小樽郵差可能會有些不堪其擾吧。

其三,電影開場是男藤井樹逝世三週年紀念,他的母親以頭痛為藉口提早離開紀念會,博子笑說:「大家都有種種藉口嘛。」藉口背後當然都有目的,例如秋葉寫信給女藤井樹想要查出對方身分,他的藉口是想釐清事實,但他的目的是希望博子可以放下對死去愛人的思念;博子在北海道撞見女藤井樹,明白當年男藤井樹對她一見鍾情的說詞背後另有原因,即便知道真相,博子依舊繼續寫信給女藤井樹,藉口說想要多認識未婚夫的過去,其實是想從女藤井樹的回信中找到真相的蛛絲馬跡;同樣的,男藤井樹年輕時老在圖書館的書卡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其實也是寫下女藤井樹的名字),他的藉口是捉弄女藤井樹,但他真正的目的是希望對方可以在這些幼稚的行為中,注意到他對她的在意與在乎。




其四,「是他(男藤井樹)寫來的信,我想不會錯的。」博子。

秋葉幫博子查出男女藤井樹不是同一人,令博子為此感到不快,因為她被迫再次面對失去未婚夫的痛苦;秋葉沒能體會博子的哀傷,確實是粗心了些,但博子也沒能看穿秋葉處心積慮想要搞清楚對方是誰,是希望博子不要一直陷在逝去關係的束縛中;三角戀愛的辛苦,總是A想追B,但B眼中看到內心想的都是C。

其五,《情書》有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人,一個不知道自己是替代品,一個不知道自己被愛著;《情書》有兩個名字一模一樣的人,一個是暗戀卻說不出口,一個是直到對方過世才真正弄清楚彼此心意。真相是殘忍的,而錯過是遺憾的。

其六,「跟她(女藤井樹)很像有關係嗎?假設妳們長得很像又如何?」男藤井樹母親。
「假如是真的,我不會原諒他。如果這是他選擇我的理由,我該怎麼辦?他說,他對我一見鍾情,我也一直相信他這句話。可是他一直都沒有說對我一見鍾情的理由,我從一開始就被騙了。」博子。
「博子,妳把這個國中女生當做情敵嗎?」
「是的,妳覺得奇怪嗎?」
「奇怪啊。不過我兒子真幸福,竟然能在死後還讓妳吃醋,博子,妳還是愛著我兒子吧?」

這段博子與未婚夫母親的對話,呼應女藤井樹母親的說法:人死後就被遺忘一事。然而,女藤井樹沒有忘記早逝的父親、博子也沒有忘記心愛的未婚夫;死後仍被惦記著,是死者的幸福吧(《可可夜總會》說,如果沒有人記得亡者,亡者在陰間便會永久消失)。

多年前看這場對話,只感受到博子的哀傷,如今重看,才發現男藤井樹母親的回答:「我兒子真幸福,竟然能在死後還讓妳吃醋。」完全迴避了博子的問題(不正面回應博子的疑惑),對母親來說,維護兒子的形象,應該是比撫平無緣媳婦的傷痛來得更重要些吧。




其七,「他給了我許多美好的回憶,但是我卻一直想要更多,他死後我還去他墓前煩他,求他給我再多一些,我真是個自私的人。」博子的成長,是明白不管未婚夫心中是否掛念著他人,博子在這段關係中感受到的幸福,卻是千真萬確,如今未婚夫已經逝去,她也得放下思念(或怨懟與執著),繼續前行。

其八,女藤井樹覺得自己不喜歡男藤井樹,但從她寫給博子的信中,我們發現女藤井樹的眼光其實常常隨著男藤井樹的身影移動,只是男藤井樹轉學後,兩人斷了聯絡,這段感情便被時間給收在回憶的箱子裡,直到女藤井樹與博子通信,才抹去回憶箱上堆積的塵埃,看見一份當時未能理解,如今終於明白了藏在其中的情意。

其九,女藤井樹與母親、爺爺,原本打算搬離破舊的老家,電影尾聲,他們又決定繼續住下。老房子承載著家族回憶,保留老房子,就是保留對逝去的親人與過往時光的思念;話說,女藤井樹的舅舅擔心房子太老舊可能隨時會垮,建議他們可以找《全能住宅改造王》,請專家幫他們活化老房子

其十,博子寫給女藤井樹的最後一封信說:「圖書卡上的名字,真的是他的名字嗎?我總有個感覺,他是在寫妳的名字。」看到這一幕,我想起了《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圖書卡上的名字,既是男藤井樹也是女藤井樹,呼喚我的名字,就是呼喚你的名字(他們從未在一起過,但他們永遠在呼喚著自己/彼此的名字),不覺得有點浪漫嗎?

其十一,中山美穗演得真好,聲音表情很是細膩。《情書》片中有多封書信往返,我們常能聽見女藤井樹或博子唸出信件內容的旁白,光是聽旁白,就能從講話的語氣和速度,分辨出哪個是博子哪個是女藤井樹。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