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宇與桐豪兩兄弟籃球默契極佳,每次比賽,一個控球一個進攻,總能把對手打得落花流水;他們的母親早逝,父親在外地工作,把倆兄弟託付給叔嬸照顧,寄人籬下,難免會聽到些埋怨而想出走;桐豪出色的球技獲得高中籃球名校育英高中教練賞識,為追求更好的生活,桐豪加入育英籃球隊,成為備受矚目的新星;另一方面,哥哥秀宇打球受傷,聽力受損,常被同學霸凌,幸好優異的控球技術贏得光誠高中籃球隊教練的讚賞,教練邀請秀宇能加入球隊,替這支正逐漸嶄露頭角的球隊帶來新氣象;一邊是傳統名校,一邊是經費不足的小球隊,為爭奪高中籃球聯賽冠軍頭銜,秀宇和桐豪兩兄弟準備在球場上捉對廝殺......

《下半場》開場十分鐘,兩名主角在球場上俐落傳球切入籃下灌籃的連續動作,讓我眼睛瞬間一亮,演員的身形與氣勢能夠說服觀眾,便能給運動型影片打下穩固基礎;張榮吉導演的《下半場》,前半場驚喜連連,不但捕捉到球場對峙的速度感與爆發力,兩名演員,飾演秀宇的范少勳和飾演桐豪的朱軒洋,默契十足,短短幾幕互動,有讓我感受到兄弟情誼(弟弟設定鬧鐘提醒哥哥幫聽器充電,是電影的重點洋蔥,每次響起鬧鐘都有不同心情),我很喜歡桐豪決定離開兄長獨自前往育英高中打球,哥哥雖有不捨(育英高中不接受有聽力問題的選手),卻在弟弟離去後,輕聲地說了句:「加油。」想來,弟弟不斷受挫以及想要好好打球的心,哥哥是懂得的,只是他無力給予弟弟想要的人生。

隨後電影分成兩條支線進行,一邊是金援充裕的傳統校隊,一邊是資金不足的小球隊,典型的日漫劇情設定(小蝦米對抗大鯨魚);張榮吉導演利用一些細節補充這對兄弟的心境變化:桐豪生活頻頻受挫,他渴望勝利,因為勝利才能讓他感到「希望/安心」;秀宇由於聽力受損,對自己不具信心,與隊員也有肢體衝突,他在袒露自己的荒唐往事後,學會相信隊員(找到定心錨),才慢慢發揮出控球的天份(組織球隊進攻節奏)。

電影裡,桐豪像頭猛獸的不斷進攻,秀宇則是以柔克剛,用隊員的支持來化解攻勢,《下半場》的人物設定跟湯姆哈迪主演的拳擊電影《勇者無敵》,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有對父親的心結、有暴躁的弟弟、以及性格較為溫和的兄長等;《下半場》也可以跟棒球電影《紅粉聯盟》對照觀賞,《紅粉聯盟》是姊妹鬩牆,妹妹投球出色、姐姐領導與打擊能力備受讚賞,姊妹倆本來在同一隊,後來因故被拆開,最後也是在總決賽碰頭。

《下半場》前半場除了講姜家兩兄弟的故事,也有適時補充些其他隊員的故事,增添電影的趣味,就像《灌籃高手》不會只依賴流川楓和櫻木花道撐全場,其他角色夠鮮明,讀者才能真正愛上「球隊」;《下半場》結局的兄弟廝殺高潮大戲,拍得流暢緊湊,台灣難得有動作場面到位的運動電影,值得記上一筆。

整體來說,《下半場》有其迷人之處,某些段落的也有打動我,只是影片之於我仍不完美,尤其中段父親出場後,反而干擾了我對影片的觀感。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一,礙於篇幅,部分人設不夠完整,例如育英高中那名陪著桐豪一起練球的受傷學長,我以為他會是關鍵角色(替補秀宇在桐豪心中的位置),後段有些不了了之。

二,父親住院,秀宇立刻要桐豪放下手邊比賽去醫院探視父親,桐豪表示要把比賽比完才能過去,兄弟倆因此鬧脾氣,隨後,桐豪又因為出言傷了秀宇自尊(表示光誠籃球隊不如育英籃球隊重要),秀宇一氣之下狂扁弟弟一頓,導致桐豪有多場比賽無法上場。

桐豪在電影裡不斷問著:「我只是想好好打球,為什麼這麼難?」全世界的人都在阻止他,但他還是拼下去,最後落得兄長不諒解他,總決賽時,他的叔叔嬸嬸好像也只拿秀宇的加油牌在幫秀宇加油,我心裡覺得,相較於秀宇(他背後有隊員、愛人、家人的支持),桐豪才是更需要被擁抱的人。

桐豪不想第一時間去醫院探視父親,一是家人總令他失望(望向他的失聯父親與愛計較的叔嬸...),二是到了某個時間點,他總也得在「走自己的路」和「家庭親情」之間做抉擇(如果桐豪放棄比賽去醫院探望父親的代價是失去打球機會,而且被教練開除,請問誰為他的人生負責?);《下半場》前半段讓我覺得秀宇懂得桐豪的無奈,但中段的衝突又讓我感到錯愕,我其實希望秀宇這個角色可以更體貼些。

由於我個人較為同情桐豪,因此當我聽見桐豪向兄長道歉,我等待著秀宇也能對弟弟說聲對不起,結果一直沒等到...好啦,秀宇有給球場上的弟弟鼓勵,但就覺得兄弟和解的力度不夠強。

三,父親跟兒子失聯數月,也沒有給幫忙照顧兒子的弟弟生活費。忙到連通電話都沒能給兒子報平安,兄弟倆會怨父親不是沒有道理;電影尾聲,父親辭去原本工作改開計程車,這樣就能更常陪在兄弟倆身邊。嗯?一開始父親離開兄弟倆去外地工作,不就是為了賺更多錢養家嗎?改開計程車會比當工程師傅賺得還多?他們家的經濟困境已經解決了嗎?




四,光誠籃球隊的規則之一:不准談戀愛。秀宇談戀愛被抓包,導致八強賽無法上場(教練禁賽),最後慘輸給育英高中,只能祈禱球隊積分勝出晉級八強。劇本刻意讓秀宇無法在八強賽上場,是為了保持兄弟在總決賽碰頭的新鮮感,但是光誠籃球隊打完聯賽後就要解散,每一場比賽都可能是球員們的最後一場比賽,光誠教練在戰績吃緊的情況下,為了「不准談戀愛」的規則,禁止秀宇上場。

我知道原則很重要,但為了「貫徹教練的原則」而犧牲其他隊員爭取「最後一次」進八強的機會,這處罰是不是有點太重?尤其這些球員還犧牲轉校轉隊的機會,選擇跟光誠籃球隊同進退......

五,「你(桐豪)如果還把他(秀宇)當成你哥,這場球你就註定失敗。」

育英球隊教練以鐵血手腕著稱,誰拖累球隊就把誰換掉。這套準則顯然因人而異,總冠軍賽後段,兩隊分數咬很緊的時刻,秀宇因為搶球受傷,桐豪感到愧疚而呆站在球場邊沒有任何動作,教練不但沒有因此換下他,還讓桐豪繼續擔任最後一節進攻的主攻手,教練的決定有讓我楞了一下,想說:你怎麼可以這麼偏心啦!(不過桐豪最後幫助球隊拿下勝利,證明教練的決定正確,教練英明!)

對於《下半場》,我心情有點矛盾,一方面覺得電影拍得夠用心也有誠意,一方面還是無法忽視劇情難以說服我的部分,私心來說,今年台灣電影票房普遍低迷,亟需一劑強心針扭轉頹勢,因此還是希望《下半場》能夠賣出不錯的成績!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