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吉在台北打拼多年,為了參加妹妹的婚禮而返鄉,漁村居民喊他大頭家,甚是風光。婚禮過後,盛吉仍待在老家,他的父親明仔擺著一張臭臉,蚵仔採收不佳,無法整修父親的墓地,加上身體狀況出問題,明仔心裡有苦卻不願說,「講了又有什麼用?」成了口頭禪,只能催促盛吉早早回台北工作。多年好友昆男對盛吉的事業發展有些吃味,忍不住問道:「當年你離開時,為什麼沒有邀我一起走?」。昆男想要出人頭地,打算開設觀光筏,以體驗蚵農生活為號召,賺取觀光財。一個小漁村,一群人思索著去與留的問題,動彈不得......

《蚵豐村》的攝影極美,一開場就被粗顆粒的影像給吸引住,光影與構圖,像極一幅幅動人的風景畫。影像令我想起《大輪迴》的第三段故事,捕捉大量民俗祭典儀式,保留台灣傳統風情。音樂有著強烈的存在感,嗩吶,鼓聲,將觀眾的思緒帶往老時空。

《蚵豐村》的人物充滿挫折。明仔心有怨懟,家傳事業到他這一代,因著環境污染、地層下陷與人口結構的改變,而逐漸式微,家中經濟直直落。無力改變現狀的他,對鄰居對自家人都覺得面子掛不住,他的臭臉,是羞愧,是無地自容,是自信心受損,是對不起逝去的父親,也是對兒子的疼惜(把兒子往外推,反而是希望他能活出不同於自己的人生)。

盛吉心有徬徨,台北有份工作等著他,但家有老奶奶、父親生了病、養蚵事業又陷入低潮,他能一走了之,能夠放下家族事業不顧嗎?盛吉面對父親與故鄉,有愛有恨有焦慮,他不知道該如何安撫或幫助挫敗的父親,也不知道養蚵事業到他這一代,到底該繼續做下去或是收起來。

昆男心有不甘,他曾經離鄉一次,卻很快逃回鄉,難以適應外面的世界。昆男覺得村民瞧不起他,他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但在偏遠漁村,欠缺經濟支援的他,只能夢想發大財,但財富距離他始終遙遠。




《蚵豐村》的情感節奏沒有好萊塢電影的順暢,情緒常常悶著或有突如其來(突兀)的劇情轉折,妙的是,電影前半場我不太能進入狀況,電影中段,那些人那些事開始在我內心發酵。我慢慢喜歡上劇中角色沒有講明的心事、喜歡影片滿滿的在地情懷,以及對人與事的細膩觀察和紀錄、喜歡明仔修剪樹墳時的自言自語(會讓我想起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把心事說給不會回應的廢墟牆柱)、喜歡蓋台的音樂轉換(呼應明仔/偏遠村落的無力感,連要聽什麼歌都不具有選擇權)、喜歡電影不斷不斷響起的蚵仔喀拉喀拉聲響,像是咒語,將劇中角色困在漁村的結界中,無法出走。

(底下會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喜歡《蚵豐村》片中,狂風暴雨的日子,盛吉緊抱著爺爺的樹,好似跟父親一樣對樹說話(或咒罵),當颶風吹倒大樹,父親的身影突然顯現,一個極其魔幻詩意的畫面,三個世代的男子,在那一刻,生命交集成一個點。這個畫面設計,確定了我對這部片的好感!我還喜歡《蚵豐村》的結局,昆男的來電與開場盛吉返家的畫面相互呼應,昆男真的闖出一番天地或只是癡人說夢,盛吉的反應是嫉妒是羨慕或是看破真相而哀傷?結局收得曖昧卻有很多想像的空間。

《蚵豐村》是林龍吟導演的首部長片,不完美,但有令人驚豔的時刻。本片的攝影和配樂是亮點,演員部分,特別欣賞喜翔的演出,冷漠表情底下,藏著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與述說的情感,如此壓抑,如此地暗潮洶湧。最後,我也好喜歡奶奶這個角色,走過風風雨雨,不再情緒激昂,包容地接受了生命與生活的起落。《蚵豐村》沒能獲得去年金馬的提名,事實上,我覺得它值得攝影和新導演的入圍肯定。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