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美食》劇中,富永先生特地將同志朋友小日向先生介紹給史朗認識,他說:「小日向先生是同性戀,筧先生你也是同性戀,我想說,你們都是同性戀,應該可以當好朋友吧?」呵呵,異性戀都未必能跟異性戀當朋友,但異性戀男子卻天真地認為同志一定可以跟同志做朋友。同志被視為單一族群,而不是與你我無異的個體。

不只是異性戀對同志有所偏見,同志也受限於社會對於不同性別與性向的觀點,而存在著各種成見:男生該是什麼個性、女生該是什麼性格、一號該是什麼模樣、零號該是什麼樣子、四十歲男子該有什麼成就、四十歲又單身的男子,是不是有哪裡「不正常」?

獲得芥川獎的台灣作家李琴峰,她在得獎演說中有這麼一段話:「人類真的是種若不強將他者進行分類,就無從安心的生物。『因為你是○○,所以就該有○○的樣子』、『那個人是○○,難怪會○○』──他們便是透過這種方式,企圖將本應擁有極為複雜思考活動的人類,以極為單純的屬性與膝蓋反射式的邏輯,來強加曲解。」

李琴峰這番話放在《昨日的美食》同樣適用。劇中對各種刻板印象提出質疑與反思:性向可以流動,性格就不行嗎?舉止較為陰柔的男性一定是零號、一定比較細心嗎?處事比較細心的同志被說「像個女孩子」,直男處事細心為何就只是「體貼」?面對無所不在的偏見,《昨日的美食》沒有氣急敗壞地控訴或辯解,反而看見劇中人物先是錯愕、苦笑或自省等不同反應,接著相處時間拉長,人與人的互動變得自然,越來越沒有意識到「你跟我的不同」,而能以平常心對待彼此的差異。

《釀電影》完整文章:https://reurl.cc/bnlZLE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