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怪胎》的劇情以古諷今(影片拍攝時,烏俄戰爭仍未開打,但這部片很適合拿來和現下時空對照觀賞,像是一個提醒,一記警鐘),電影裡,傅維歐等人一開始對於戰爭並不放在心上,他們厭惡群體(大眾對於擁有異能的他們的歧視),無心插手戰爭,甚至有意投靠納粹,想要過上舒服的日子。然而,傅維歐等人在法蘭茲的陣營並未受到重用,反而飽受欺凌,進而改變了他們對於納粹的看法。同樣的,年紀最小的馬堤達,能力強大,卻因過往的「秘密(創傷)」,而拒絕(害怕)挺身對抗惡勢力,直到夥伴遇難,才釋放出內在的力量。

四個怪胎的心境轉變頗有意思:傅維歐等人代表的是普羅大眾,獨善其身,自掃門前雪,他們是社會的弱勢者,卻又一心只想往高處爬,對於是非正義並無追求的慾望,唯有親身經歷過受難者的處境,才會明白戰爭(姑息暴力)對於自己的影響;馬堤達代表的是反戰人士,倡導和平,卻未真正明白和平與自由必須經由爭取才能獲得。馬堤達從害怕自身的能力到承擔起能力帶來的破壞性,訴說馬堤達內心的成長,不再害怕「表現/表達」自我。

完整文章這邊看:https://reurl.cc/Wkea69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