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下次吧。」
「不會有下次了。」

女孩奈莉的外婆剛過世,她和父母親來到外婆的住處整理遺物。奈莉的母親瑪莉詠是名女演員,常常忙於工作,鮮少有時間陪伴女兒。一天,母親突然不告而別,奈莉在外婆家後方的森林,認識一名同齡女孩,女孩說她的名字叫做瑪莉詠......

《親愛的童伴》是《燃燒女子的畫像》導演 Céline Sciamma 的新作,電影片長大約 74 分鐘,美好的 74 分鐘,影片細膩捕捉年幼孩子對於死亡對於親情對於道別的焦慮。電影裡的森林是時空甬道,奈莉穿梭到母親的童年時光,讓她得以好好跟外婆說再見,讓她有機會跟母親相處一段時日,並且理解家族疾病以及常常把死亡掛在嘴邊的外婆對母親的影響;瑪莉詠穿梭時空到現代,看見自己的未來人生,然而,即使瑪莉詠提早預知未來,不代表她就能用更成熟的心態去面對未來。

「妳每天睡覺時總有很多的問題。」母親
「只有這時候我才能見到妳。」奈莉

《親愛的童伴》呈現奈莉與瑪莉詠生活的不完美,並藉由時空穿梭的設定,溫柔撫慰人心底的空缺,給予悲傷一個出口。電影沒有大起大落又充滿戲劇衝突的情節,只有在對話中,透露出一些蛛絲馬跡,拼組出劇中人物何以會慢慢走上「成為後來的我」的那條路。非常喜歡瑪莉詠對奈莉說:「感覺妳很愛妳的外婆。」奈莉回答:「很愛。」對奈莉來說,外婆是一個疼愛她的「長輩」,但對瑪莉詠來說,面對母親的心情是跟女兒有所不同的。一如奈莉問父親是否有什麼讓他感到害怕的事情?父親跟女兒悄聲地說:「我以前超害怕我爸爸的。」;或者,奈莉說:「長大後的妳(瑪莉詠)常常愁眉苦臉。」奈莉很介意母親的悲傷,以為是自己不夠好,才讓母親變得難過。瑪莉詠對奈莉說:「妳不是我悲傷的來源。」越是親密的人,彼此間的影響力(殺傷力)越大,愛得越深,無意間造成的傷害也越大。

「秘密並非我們想隱瞞的事,而是那些無法訴說的心事。」

為什麼生命中總有遺憾?為什麼我們無法全盤理解深愛的人的悲傷?為什麼有些心事如此地難以說出口?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們能否好好地說再見?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們能否不留下遺憾?《親愛的童伴》中後段的劇情發展,莫名地牽動我的淚腺,情境本身毫不催淚,但當我看奈莉和外婆說再見,看見奈莉與同齡的母親一起做些簡單的日常小事,看到現代時空的奈莉與母親在影片最後一刻呼喊著彼此的名字(瑪莉詠終於想起她遺忘多年的童年「玩伴」),我內心漲滿了感動。想想...大概是年紀大了,才會明白能夠好好地說再見有多麼地得來不易,能夠向最親密的家人道出內心最隱晦的心事,有多麼地難得。

《親愛的童伴》對某些觀眾來說,可能會覺得有些太清淡,不夠煽情?我個人非常喜愛這部作品,音樂、攝影、劇本、敘事節奏,還有劇中飾演奈莉和瑪莉詠的雙胞胎姊妹 Joséphine Sanz 和 Gabrielle Sanz 的演出,都非常地打動我,大推!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