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 許和娜特相識不滿一年便步入禮堂,婚禮上,喬許的朋友Danny講了不甚得體的致詞,娜特姐姐Naomi跟丈夫說:「慘了,娜特的表情變凝重了,她很不喜 歡引人注目!」;輪到喬許致詞時,他說:「娜特跟我不同,她很喜歡成為矚目的焦點!」;致詞結束,新郎新娘步入舞池,開場跳第一支舞,娜特說:「我喜歡跳 慢舞,我本來很擔心你會安排什麼奇怪舞蹈表演。」,話才說完,喬許把娜特推開,舞池柔和的燈光忽然變成夜總會風,喬許和Danny站在舞池中央,大跳復 古、怪異的舞蹈獻給娜特.....。
隔天,娜特和喬許離家度蜜月,Naomi跟丈夫說:「我猜他們不到一年就會分手。」




大半的好萊塢式愛情喜劇,結了婚的男女主角,就算關係日趨平淡,最後多會在重新燃起的愛火中,獲得繼續和平相處的契機;英國愛情喜劇《一年之癢》,翻轉既有公式,勸離不勸和,告誡觀眾們:與其堅持一段不適合的感情,不如打碎重來,對自己或對方都不是壞事。
《一年之癢》的劇本寫的四平八穩,驚喜不大,但有個橋段令我印象深刻。
話 說,娜特和喬許結婚九個月後,彼此都戀上他人,礙於婚約與道德束縛,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敢承認心底的渴望;當娜特坦承倆人不適合時,喬許說:「所以妳要放 棄我們的婚姻嗎?」;娜特趕忙撇清說:「沒有啊,我沒有想要放棄;你呢?(試探)」;喬許說:「我也不想放棄啊.....。」;說完,這對夫妻表情凝重, 準備面對即將到來的婚姻諮詢課程。
呵呵,一段關係的維持,或許是彼此愛意強大、或許是婚約、兒女的束縛、或許是害怕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人的而選擇安於現狀;也或許只是不想成為那個率先站出來說:「我們分手吧」的壞人!
導演/編劇Dan Mazer細膩捕捉到激情老早逝去的情人們,愛面子、不認輸、怕當壞人的微妙心態;只是《一年之癢》一邊破除「海枯石爛永不分」的婚姻迷思,一邊又掉入「你/妳才是唯一」的老套情節中,不免有些可惜。
然 而,我仍願意推薦這部影片給愛看愛情喜劇類型片的朋友們,因為喬許那句:「你讓她眼睛亮了起來,而我卻做不到」;或是《荒野女醫情》的比手畫腳遊戲,讓我 笑的腰桿都挺不直;或是清新討喜且默契十足的演員組合(Rose Byrne真的好適合演娜特這類性格拘謹的女性喔);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即是觀賞《一年之癢》的前一天,看了遊牧影展放映的紀錄片《殺人一舉》,一部觀點 精采但內容沉重的叫人喘不過氣的作品,接在《殺人一舉》後觀賞《一年之癢》,便有逃離悲情與解壓情緒的良好效果啊。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