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是怎麼了,看一片愛一片,《鬼手鬼手請開口》看得我又驚(驚嚇)又喜(喜愛)。

一群青少年熱衷玩鬼手遊戲,就跟台灣流行過的碟仙一樣,透過「物件」,便能跟靈界的人溝通。玩家只需握住鬼手,喊出「跟我說話(Talk to me)」,就能喚出亡靈,玩家接著對亡靈說:「我讓你進來」,就會被鬼附身。每次鬼附身的時間上限是90秒鐘,超過時間,亡靈就會拒絕離開,開始抓交替。米亞的母親在兩年前過世,與母親感情非常要好的她罹患憂鬱症,走不出喪母的傷痛。米亞和好友潔德參與鬼手召靈會,體驗鬼附身,神秘的經驗令她感到解放,甚至答應讓潔德未成年的弟弟萊利,一起參與活動...

(底下都是雷,請斟酌閱讀)

米亞在母親過世後,內心的悲傷情緒,無從抒發,旁人同情她的遭遇,潔德一家甚至接納了米亞,但身為「局外人」的事實並無改變,米亞的悲傷依舊無解。「鬼手」意外開啟了米亞的另一扇窗,讓她看見另一個世界的存在,而她為此著迷,彷彿在現實生活無法被化解的心情,可以在另一個世界獲得解脫(誤以為亡靈能懂得她的心)。

米亞說她常做噩夢,夢中的她會看著鏡子,鏡中卻沒有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彷彿她並不存在。這段話完美詮釋了米亞內心的焦慮:我的痛苦,能被看見嗎?(或說,在巨大又強烈的情緒操控下,米亞看不見他人對她伸出的援手)。回看《鬼手鬼手請開口》召喚亡靈的咒語,恰好吻合米亞(以及其他內心有所欠缺者)的心情:「跟我說話」是渴望與他者開啟對話(填補內心的空洞);「我讓你進來」是期待能被接納。

《鬼手鬼手請開口》前半場,一直覺得米亞好不討喜,好自私,看到中段我才發現,米亞的不討喜正是她痛苦的根源,暗示潔德雖然很關心米亞,但她並不明白米亞的悲痛到底有多強烈(一如我們無法真正理解憂鬱症患者內心究竟經歷了怎樣的痛苦)。《鬼手鬼手請開口》片中的亡靈,都是失落的靈魂,他們被生者召喚到陽間只有90秒的時間,亡靈得在這短短的90秒內找到突破點,讓他們得以繼續留在人間,好把同樣脆弱的靈魂拉到另一個世界「作伴」。好寂寞啊,好寂寞啊,每一個亡靈都想要找一個可以附身(寄生)的人(米亞也是如此)。好寂寞啊,好寂寞啊,米亞相信「母親」(亡靈以母親的形象出現)的說詞,要帶著萊利到另一個世界,在那裡,就沒有傷痛,在那裡,就是解脫。

米亞愈是信仰著另一個世界的美好,她與人間界的連結也就愈薄弱。電影裡,米亞的母親深受憂鬱症所苦,自殺前留下一封遺書,信上寫著:死亡才能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而《鬼手鬼手請開口》尾聲,米亞走上了跟母親相同的道路,以自殺結束性命。但電影告訴觀眾,自殺並沒有換來米亞渴望的平靜,相反地,她成了失落的亡靈(死亡也無法救贖米亞的靈魂),只要看到一點點的火光,看到有「人」對她伸出手,她就會趕緊抓住,想要探索他們的內心,想要「邀請」他們到自己的世界(內心).....

無法克服的悲傷,走不出的情緒低谷,從來沒想過可以用這樣的角度去講抑鬱症的故事,《鬼手鬼手請開口》的雙導演 Danny Philippou 和 Michael Philippou ,把這個恐怖的故事講得好悲傷,電影有讓我想起妮可基曼主演的《神鬼第六感》,只是《鬼手鬼手請開口》講憂鬱患者如何「走到那一步」(自殘與死亡),《神鬼第六感》則是至死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精神狀況,繼續守著陰鬱的大宅,等待丈夫的回歸,等待悲傷的情緒有被化解開來的一日。

最後,我很喜歡《鬼手鬼手請開口》的結局,但想了一下,這結局實在很《野蠻遊戲》。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