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人形機器人(模擬人)成為人類社會的好幫手,可以做粗活,也能擔任人民保姆,然而,人工智慧在洛杉磯投下一枚核子彈,造成百萬人喪命,為杜絕同樣的事情發生,人類軍隊捕殺模擬人,搜索專門保護模擬人的人類領袖「尼馬塔」下落。泰勒中士奉命親近尼馬塔的女兒瑪雅,想要查出尼馬塔設計的「致命武器」藏身地點...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A.I.創世者》的特效突出,場面調度精彩,劇情也有亮點。片中的洛杉磯核爆、「新亞洲」場景、美國軍隊的毀滅性武器等,像極越戰和 911 事件的結合,以報復為名擴張軍備,並合理化對「非我族類」的追殺。此外,人類軍隊全力追捕的「致命武器」(名為小飛),既不會飛天遁地,也不像葉問可以一個打十過,小飛的能力在於他能夠改變機器人的程式設定,讓武器變得無害。《A.I.創世者》述說武器不只是殺傷力強大的槍火砲彈,「觀念、想法、思惟」(程式轉換)的改變,力量更為強大。

《A.I.創世者》最讓人感慨的一幕,是負責追捕小飛的軍官豪爾,背包上被安置炸彈,小飛想要幫忙解除(抑制)炸彈爆炸,其他兩名士兵卻以為小飛要對豪爾下手,立刻開槍射殺小飛。豪爾背包上的炸彈不受控制,瞬間爆炸。這場戲說明人與機器人的嫌隙已深,彼此間不存在信任的空間,即便小飛想要助人,也會被視為是具有敵意的舉動(誤解帶來毀滅)。人類(美國)老把錯誤推給他人(將他人視為恐怖份子),最後反而會成為傷害自己的加害者。

《A.I.創世者》拍得精彩,然而電影在我心目中的分數只停留在70分左右,一方面是有太多其他電影的影子:小飛和泰勒的關係,讓我想起艾迪墨菲主演的《橫掃千軍》(艾迪墨菲要保護一名擁有神力的小活佛),也有點像《屍速列車》的父女關係重演(訣別戲尤其神似);泰勒的軍人身份、他的臥底秘密、弱勢的模擬人等情節,都跟阿諾主演的《魔鬼總動員》有些相似;而小飛解放機器人,讓他們重獲自由的橋段,則跟《機械公敵》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A.I.創世者》最讓我失落的部分,是電影提出一些有意思的題目,但都沒能深入討論。例如片中多次提及的台詞「那不是真的(模擬人的情緒表現),那只是程式設定。」探討模擬人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感情。題目開得很大,討論卻是點到為止。例如劇中的模擬人,除了自我防衛時會對抗人類軍隊,並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亦即機器人無論有多麼害怕人類,依然服膺在程式設定的範疇之下。

因此,「那不是真的,那只是程式設定。」或許並不是一句錯誤的台詞,機器人展現出的恐懼與關愛情感,確實有可能就只是源自程式設定,而非擁有獨特的靈魂。而泰勒或其他人選擇要消滅或幫助機器人,也只是人類移情作用的反映(就像我們會「賦予」家中寵物的某些反應具體意義,彷彿自己真能讀懂寵物在想些什麼)。厭惡模擬人的人類,會把模擬人的每一個舉動視為「程式反應」。想要支持或保護模擬人的人類,則會把他們的行為反應解讀為:真實、感情豐富、具有生命力。

《A.I.創世者》雖然讓觀眾看到小飛對母親的思念、看到許多模擬人面對暴力時,或驚駭或悲慘的呼救聲,但影片無力證明模擬人的情感是發自內心,或是程式設定下的標準反應,「模擬人擁有真正的感情嗎?」的提問,也就只是虛晃一招,沒有帶來更深刻的反思。

如此一想,或許導演本來就無意討論「模擬人擁有真正的感情嗎」這件事,他只是想簡單表達:(一)權力者做錯事,習慣把錯誤賴到弱勢者身上的惡行(職場也適用);(二)不管模擬人有沒有思考能力,能夠尊重無生命者的權益,就能學會同理心,進而去愛身邊的人。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