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金馬影展會放泰倫斯·馬利克(Terrence Malick)導演的《天堂之日》,想起導演在 2019 年推出的《隱藏的生活》,像是一面鏡子,映照著當今國際局勢的發展。電影之前可以在 Disney+ 上看到,但剛去搜尋一下,發現影片已經下架。

「世上的良善漸增,部分賴於不見經傳的行為,而你我周遭的事之所以沒那麼糟,一半歸功於那些不求功名,只求忠誠生活,死後無人弔唁的人們。」喬治艾略特

二戰期間,一名奧地利農夫法蘭茲,拒絕向希特勒宣誓效忠,也拒絕上戰場,遭到逮補入獄,法蘭茲留在村落的妻兒,飽受村民的霸凌與排擠。面對群體的壓力,保有個人的原則與對良善的堅持,究竟是勇氣或是愚笨......

Terrence Malick 導演的《隱藏的生活》,儘管維持了導演一貫的風格,有著冗長的個人內心獨白,問天問地問自己,但《隱藏的生活》的劇情回歸到《紅色警戒》時期的形式,在天問之外,也維持了戲劇張力,足以讓觀眾跟著主角的步伐,進行思考與對辯。

一、
《隱藏的生活》對於群體行為的描述非常精準,法蘭茲拒絕向希特勒效忠時,村民對他們一家惡言相向,刻意疏遠他們,但是當法蘭茲接受徵召準備去軍隊報到時,又可見到村民態度的微妙轉變,一個簡單的舉帽行禮,彷彿說著:「你現在跟我們是同一國,我才願意尊重你。」

二、
「你認為當局會知道你的事嗎?你的抗議會引起他們的注意嗎?你認為有任何人會知道、聽到嗎?沒有人知道高牆後面的事,沒有人。這有什麼意義?」

無人知曉的惡事就可以行使嗎?為了保護自己的性命而做的惡行,就情有可原嗎?《隱藏的生活》在片中一再通過不同的角色去質問(誘惑)法蘭茲:嘴上效忠希特勒,但內心沒有效忠希特勒,上帝就會原諒你的罪行?為了生存而服從獨裁者的命令,這些人難道就只能是邪惡嗎?堅持不在口頭上效忠希特勒,導致自己的親人陷入困境,難道就更高貴?只要簽一張自白書就能獲得自由,一張紙就能脫離牢獄之災,為什麼不做?這是盲目還是過於驕傲?生命可以被這樣浪費與拋棄嗎?

「如果上帝給我們自由意志,我們對自己所做的事負責,也該對自己沒做到的事負責,對吧?」法蘭茲

真正的考驗,從來都帶有矛盾與衝突的情感,只要退一步,就能得救,為什麼不退?只要退一步,就能讓自己與家人得到回饋與報酬,為什麼不做?一點點的小惡,一點點的妥協,不是人生在世必要學習的課題嗎?然而,邪惡的崛起、壯大,以及帶來的傷害,不也是每個人都放棄一點點的善,向一點點的惡低頭所共同造成的結果嗎?

三、
「我把這張紙留給你,收好,簽好名字,你就能獲得自由。」律師
「但我是自由的。」法蘭茲
「那麼,我為何在這裡幫你?」
「我不知道。」

律師和法蘭茲的這場對話,訴說著兩人心境上的差異,對律師來說,他的自由根基在人類社會的秩序與規範,但對法蘭茲來說,他的自由根基在自己的內心,即便肉體遭到束縛,他的心並未受到囚禁,他對人,對事,對物,始終保有自己的意見,不會因為壓迫而突然改變。

四、
《隱藏的生活》片中,法蘭茲在軍事法庭接受審判,休庭時,審判長要求與法蘭茲私下對談。審判長表示法蘭茲的行為像是在批判他的選擇。法蘭茲說他沒有批判任何人,他說:「我不是說他是邪惡的,而我是對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一個人,可能會犯錯,然而,他逃不過錯誤的後果,來換回自己的清白,也許他想重頭來過,可是他又做不到。可是我內心有一種感覺,我做不到我相信是錯誤的事...」聽完法蘭茲的告白,審判長臉上出現複雜的神色。法蘭茲離開審判長的辦公室,只見審判長若有所思地來回踱步,然後他坐到之前法蘭茲坐著的位置上,雙手擺放在腿上,像是在接受審判的犯人,唯有在四下無人的情境下,審判長才敢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

非常喜歡這一幕的情緒,人們其實知道自己的罪行,但為了生存,他們允許(容忍)自己犯下的錯,來逃避可能的磨難。電影裡,飾演審判長的是幾年前過世的 Bruno Ganz ,這位知名演員曾在《帝國毀滅》中飾演希特勒,當我看到審判長坐在椅子上像是接受審判也像是懺悔自己的罪過時,我彷彿有種希特勒在向自己的罪行懺悔的感覺(不確定 Terrence Malick 導演是否刻意做此安排)。

五、
Terrence Malick 導演之於我,有一點說教,也有一點「純真(天真)」,他電影裡的主角像是導演心境的投射,焦慮於人性之惡與無情戰火,焦慮於良善即將被摧毀的哀傷。這個世界有絕對的惡的存在(例如納粹),那麼或許也會有絕對的善的存在(例如法蘭茲,近似上帝之子,代替人類受難)。

六、
Terrence Malick 導演的作品,攝影總是美得過火。《隱藏的生活》除了有宛如田園詩的美麗影像外,影片偶然綻放的人文溫度,都很到位很打動我(例如法蘭茲的妻子把種植的菜分給一名老婦人,整場戲的情緒拿捏得非常好)。

要說《隱藏的生活》之於我的缺點,一是主角們的內心獨白實在太多太長了些(但跟《紅色警戒》一樣,還在我可以忍受的範圍內),二是不確定導演為何讓劇中演員講英文,或許是想要吸引更多的美國觀眾觀賞這部片?但主角們講話時是英文,背景配角講話時又是德文,聽起來有點奇怪。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