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作家栩谷的女友祥子返鄉探親,卻在三天後傳來她與導演桑山殉情的死訊。半年後,繳不出房租的栩谷應房東的要求,前往一棟老舊公寓,幫忙房東將釘子戶伊關趕出去,這樣公寓才能順利拆除並改建成豪宅。栩谷本來要勸伊關搬家,最後反而跟對方聊了起來,他們聊起各自的女友,以及邁向腐敗的愛情與人生...

一切都在死去,身處期間的人,逐漸腐壞。改編自松浦壽輝同名小說的《花腐》,看得人感傷,電影前半場從粉紅電影的式微(以及祥子的死亡),看時代的轉型(一個世代的結束)。中段從伊關和栩谷的對話,聽見軟爛的兩人,如何荼毒愛人的心,而明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帶來傷害,卻又像是被詛咒般,無可自拔地用墮落與嫉妒與消極與憎恨來折磨對方。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電影後段有一個漂亮的收束,無論是開「後門」,才能硬起來的同性影射(焦慮?),或如南柯一夢,將前半場伊關和栩谷不時重疊的形象,完全嵌合一起,兩人的對話,究竟是真實存在,或只是栩谷創作的劇本內容?

《花腐》用愛情看群體日漸虛無空洞的精神狀態,如何將國家帶往無望的未來,影片尾聲,栩谷在電腦桌前反覆修改的劇本,是對過往的悔恨,並再次確認「一切都回不去了」的無奈。而如幽魂般再次現身在老公寓迴廊的祥子,走入伊關的住處,跟隨其後的栩谷,打開房門後,看著眼前光景,不禁落下淚水。我們不知道栩谷究竟看見了什麼,也許是一片荒蕪的空間,也許是再次看見祥子的身影,也許是在光影中重生的「電影」畫面,訴說著已然消逝的珍貴時光。

「卯花傷而腐,看來我也開始腐敗了,其實我早就腐敗了,我已經五年沒片子可拍,但如果我真的有心,就算負載累累,我也一定會拍些什麼,我沒有桑山那種渴望,無論是對祥子或對電影都一樣,我這一身腐臭,祥子說不定早就嗅出來了。」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花腐 荒井晴彥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