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和太太即將慶祝結婚十週年,照說,他們心情該是興奮;但取而代之的卻是道不盡的無奈與壓力。
這天早晨,兩人在飯桌上又大吵一架,微不足道的原因:小李昨晚沒洗澡就上床睡覺,渾身煙味的他,讓太太非常不能忍受。
她受不了先生越來越不在乎自己的感受、也受不了每天生活的忙碌、乏味:一大早起床要幫七歲的女兒和八歲的兒子準備早餐、午餐便當、送他們上課、回到家,喚醒老公,幫老公打理早餐、送老公出門、打掃屋子、清洗衣物、晾衣服.....,她覺得生活沒有意思、想逃離這些雜事,去追尋夢想。
然而,她的夢想是什麼???自己也說不上來。
她曾經想要再回職場奮鬥,可是自從有了孩子、自從當了全職母親,她對外面的世界,多了陌生、少了衝勁。
有件事深深困擾著她,她和丈夫已經近半年沒有行房,而先生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過去幾個月,她老愛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個四十出頭的女人,額頭長了些皺紋、魚尾紋比前幾年又更深刻了些、白髮一根根冒出來、眼睛少了少女的純真、多了世故的滄桑、身材雖不至變形,但肌肉明顯沒有年輕時,那樣結實好看......。
先生不再碰她,讓她對自己慢慢失了信心,她常自問:是不是我沒有魅力了???是不是他不愛我了???是不是有別的女人呢???
她懷疑先生可能有外遇,卻又擔心這只是她的胡思亂想。

為了不和太太的爭執擴大,小李儘快吃完早餐、拎著公事包便出門去。
他和太太結婚十年,生活一直很穩定,他努力賺錢養家、她幫忙節省家裡的開銷。
結婚那年,兩人合資買了一間小套房,甜蜜展開新生活。
然而,隨著孩子出世、長大,小套房漸漸顯得擁擠,因此,去年夫妻倆又和銀行貸款,買了間大些的房子,全家搬了過去,並將原有套房出租,以繳交每月的房貸。
只是,他們沒有預料到金融海嘯突然來襲,小李的公司受到影響,又是減薪、又是裁員。
小李雖逃過裁員的命運,但工作份量卻增加許多,工作時數不斷拉長,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則不斷減少。
兩個月前,租屋的舊房客搬走,他頓失租金來源。新房客遲遲沒有出現,小李只好將租金往下調整,期待可以吸引同樣深受金融風暴之苦的上班族客戶。
這天,他出門未久便發現手機沒電,原想回家拿充電器,但一想到太太那張憤怒、不滿的神情,也就作罷。
他想手機沒電也好,就讓自己放空一天吧.......。

丈夫出門後,太太做著尋常家事,趁天氣晴朗,趕忙將被單拿到頂樓晒太陽,她一向喜歡聞被單晒地暖暖的果核味道,總能讓她心情感到平靜。
中午,她去學校帶小女兒回家,吃過中飯,母女倆一起打了個小盹。
午後,她去帶孩子下課,然後打電話給先生,想要問小李晚上想吃些什麼、試圖和緩早上緊繃的情緒。
可是,先生的手機卻意外地沒有回應。
她又打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始終沒有回應,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內心升起許多奇怪的想法,她一方面認為先生可能在開會、手機可能沒電;可另一方面又想,他是不是正在跟什麼女人約會??是不是正在做什麼事情???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丈夫公司的電話,她打電話到先生的公司,同事說小李今天提早下班,已經走人了囉。
太太掛上電話後,痛哭了一場,深信自己被丈夫給背叛了。
兒子、女兒看著沙發上崩潰的母親,安慰的話不會說,只好抱著媽媽,希望母親的傷心可以遠離。
孩子們貼心的舉動,讓她情緒慢慢平復,她看著心愛的寶貝,笑著跟他們說:「我們今天不要在家裡吃飯,我帶你們去吃麥當勞。」

自從買了房子後,小李的生活壓力相對提高,尤其去年中開始發酵的金融問題,讓他面對工作更加小心謹慎,畢竟,年過40的他,還能再找到什麼更好的工作???
房貸壓力、孩子學費壓力、工作職場壓力、過去幾個禮拜和太太經常因為小事而爭執的壓力、加上房子租不出去壓力....,讓他有著喘不過氣來的沮喪感。
這天,工作異常地順利,一個許久沒有連絡的客戶,突然打電話給小李,要跟他談再次合作的可能性;老闆宣佈公司業績難得出現微幅上升的好消息。
下午小李拜訪客戶,雙方相談甚歡,簽下一年的新合約,緊繃的情緒,緩緩舒展開來。
他跟公司請了兩個小時的假,提早離開,決定要給太太一個驚喜。
小李去超市買了紅酒、買了牛肉、買了一堆食物,他要下廚做好菜,犒賞自己、也犒賞太太。
他知道自己過去幾個月確實是冷落了太太,所以他要補償她,謝謝她這幾個月來的忍耐、也要告訴她一切都會好轉,只要他們在一起,絕對可以撐過所有的難關。
興沖沖回到家的小李,見家中昏暗,太太、兒子、女兒都不在家,原本預期閤家歡樂的景象,在開門的剎那,消失無蹤。
小李落寞地將手機拿去充電,開機未久,就聽到一聲又一聲的訊息聲,10通未接來電,除3通沒有顯示號碼外,另外8通都是太太的「奪命連環扣」。
他進入語音信箱,聽到太太怨懟的聲音,她問先生為何不開機???是不是在外面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又問先生為何他們好像漸行漸遠.....。
小李的表情沉了下來,他默默去廚房拿了泡麵,燒了水、默默吃起「一個人」的晚餐。

傍晚,太太才帶著孩子返家。
小李按捺不住怒火,他問:「妳去哪了???」
太太看到先生發火,帶著些許勝利的口吻回說:「我們只是去吃晚餐啊。」
「吃晚餐???妳都不會留個紙條跟我說一聲嗎???」
「我留紙條??你呢??你去哪???你今天怎麼手機沒有開機??為什麼你下午五點就不在公司了???」
「我手機沒電了,怎麼開機???」
「手機沒電???那你不會用公司的電話打給我,跟我說一聲嗎??你難道不知道我找不到人會擔心嗎???」
「我每天在公司那麼忙、那麼累,我還要跟妳報備行程??妳把我當什麼???妳的兒子嗎???」
「那你就不要怪我沒告訴你:我的行程!!!」
「好,現在就是要在孩子們面前吵架囉???」
「是你找我吵,我可沒有,我今天回家心情可好的很。」
「妳當然心情好,老子在外頭做牛做馬,回家還要吃泡麵過日子,真算是我倒楣了!!!」
「你做牛做馬??要不要你待在家裡,我去外頭工作???你來試試看照顧孩子、照顧這個你不在乎的家???」
「我懶得跟妳吵,反正妳怎麼樣都不會明白我的壓力和付出!!」
「我當然不明白,你根本沒有跟我談,你過去這半年,根本就把我當空氣,要不是為了孩子,我馬上就走人!!!」
「妳走啊!!!妳以為我怕妳嗎??沒有妳我過的更開心。」
「我走你當然開心,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就是要逼走我,然後跟別的女人生活.....」
「妳他媽的在說什麼???我有女人???我在外面忙到都要爆炸了,妳只會想我跟別的女人亂搞???這十年來,你就只學會這樣看我???」
「沒有嗎???沒有嗎????如果沒有,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漠???為什麼都不再碰我了????」
太太不再多說話,她怔怔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她陌生卻又熟悉的先生。
這個家,讓她傷心、讓她變得脆弱,讓她變得不太像自己。
小李也不再逼進,兩個孩子老早在旁哭成一團、太太也開始默默掉淚,他一方面心軟、一方面又不願承認錯誤,只能站著發呆。
這是怎麼回事,小李自問著,他們爭執的一切,看起來問題嚴重,可是,這些問題,卻又只是一堆微不足道的誤會、好強、與粗心構成。
難道,他們終將走上分手這條路嗎??????
此時,小李的手機忽然響起,像是個救命鈴聲。
小李慶幸手機響起的時機巧妙,打破了沈寂的微妙。
手機上顯示著朋友來電,他拿著手機,離開客廳,進了臥房。

小李講完電話後,臉色略顯蒼白,他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到客廳抱著兩個孩子許久、然後再去擁抱依然淚流不止的太太。
晚上送孩子們上床睡覺後,小李開了紅酒,在客廳跟太太長談了一晚,他說了自己的無奈與工作壓力、太太說了自己的失落與徬徨,兩個人很久沒有這樣長談,這晚,他們覺得愛情又再心底滋長起來。
這天晚上,小李和太太做愛了,非常激烈、非常熱情,一次又一次,彷彿慶祝劫後餘生一般。
隔日,太太在報紙上看到「隨機殺人的租屋兇殺案」的報導、看到兇手擬了一張死亡名單、看到小李的名字、他們的套房地址也在名單上面.....,然後,她明白了小李的轉變。
她環顧著家中,四散的孩子玩具、洗衣藍的衣物才兩天又滿了出來、流理台上還有昨天未洗的碗盤.....,這些熟悉又讓她厭煩的場景,忽然間有了不同的意義。
看似微不足道的瑣事,原來,都藏著一點點平凡的福氣與幸運......。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