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搭公車時,總習慣打個盹補個眠。
某個看似平常的清晨,也是如此。
他照例坐在靠車門第一個位置,思緒細膩的他這麼想:即便公車擠滿了人,依然可以輕鬆上下車。
這個座位上附有一條安全帶,可是,他從未使用、也從未見人扣上。
一條永遠派不上用場的安全扣帶,該有點悲哀吧。

這天巴士的乘客比往日來的多,學生一個接著一個在不同的站牌上了車,他默想:希望沒有年紀大的長者,不然就得讓位了吧。
才剛這麼想,一名年長的婆婆便上了車。
他回頭望向後座,其實空位還多,但要婆婆踩著蹣跚不便的步伐走到後排座位總是不忍,他急忙起身將位置讓給婆婆,自個移向後段的空位去。
他內心感到一絲許的驕傲,總算還懂得體貼長輩的做人道理。
離下車尚有約五站的距離,他閉目養神,伴著隨身聽的音樂,將自己隔離在車上學生們的聒噪聲外。
閉眼不過半分鐘時間,就聽到車上傳來的陣陣驚呼聲,睜眼一看,景象讓他難忘。
只見車子蛇行搖擺厲害、車胎急煞刮地的尖銳聲直蓋過他的音樂,而車上原本站著的乘客,一個個往前撲倒、男孩撞倒女孩、女孩壓擠小孩,場面混亂。
他嚇的臉色蒼白,本能地用手腕檔在前座椅背,試圖緩和衝擊的力道。
接著,他的餘光看到坐在第一排第一個位置的婆婆,像沙袋般被用力摔甩出去、翻過座椅前的欄杆.....。
事情發生的突然,卻也結束的突然。
紛鬧之後,緊接而來的是極度地寧靜。
半响,側翻的公車,斷續傳出孩子細微的啜泣聲、焦急的破窗聲、還有車外慢慢聚集的雜亂人聲。
原本跌坐在地的乘客在旁人的攙扶下,慢慢回神;不認識的彼此,互相詢問狀況。
然而,有個人從此沒了聲音,第一排座位的婆婆,跌落在車門階梯上,身形怪異地扭曲。
她是這起事件唯一的受難者,其他人不是擦傷、挫傷、就是輕微骨折。
看著婆婆被擔架抬走,看著覆蓋在她身上的白布,他自問:如果,我沒有讓座、如果婆婆坐在其他位置,是不是這一切都會改觀???

原是禮貌的讓位、出於善意的體貼,卻反而造成遺憾。
沒人預料的到事情的結果,可是,他的心底卻升起一股陰影。
他該覺得慶幸嗎??慶幸自己讓了位,否則,今天被抬上擔架的可能是自己???
他該覺得抱歉嗎??如果他讓婆婆選擇後座的位置,或許她只有輕微的骨折???
又或者,即使他沒有讓位,在一陣衝撞後,也僅會以擦傷收場;而坐在後座的婆婆,還是有可能會因為這場意外而喪命???
或許死神站在公車內,老早替兩個不同的人,劃下不同的終曲。

他終究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這件纏繞在胸中又揮之不去的意外事故。
只是,在那個清晨之後,他覺得自己似乎失去、卻也得到了些什麼。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