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山羊鬍推薦的電影「午夜牛郎」後,我跟他說:嘿,電影不錯看喔。

山羊鬍說:對啊,你不覺得這部電影的結局跟「畢業生」很像嗎???而且剛好兩片的男主角都是達斯汀霍夫曼、電影推出時間也才相隔一年。

嗯,經他這麼一提,兩部電影的結局確實有那麼點相似。

「午夜牛郎」的結局,強沃特帶著重病好友達斯汀霍夫曼前往陽光明媚的邁阿密,只是達斯汀沒能撐到邁阿密,在巴士上嚥下最後一口氣。

病逝的達斯汀霍斜躺在好友肩膀上,強沃特強忍著悲傷的情緒,默默地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段旅程。

「畢業生」的經典結局,也出現在巴士上。

男主角班跑去教堂阻止女友下嫁他人,搶婚之後,他帶著女友跳上公車逃逸。巴士上,兩人對自己反傳統、大膽的行徑感到興奮,彼此相視、開懷大笑。

可是,當笑容結束,一股無法言欲的尷尬、徬徨,在兩人臉上慢慢瀰漫開來。



雖說兩部電影都以巴士做結,但傳達的氣氛,卻不盡相同。

「午夜牛郎」少了徬徨,多了無奈。兩個相依為命的男人,貧苦一輩子,好不容易逃離黑暗都市底層,前往夢想之地邁阿密,依然躲不過悲慘命運的召喚。

強沃特的哀傷、達斯汀的死不瞑目,訴說著外表光鮮亮麗的美國,暗裡藏著許多逃不出困苦牢籠的邊緣人們。(車上婆婆媽媽們在得知達斯汀死掉的消息,不但沒有表示同情,反而指指點點起他們來,語氣與神情中的不屑,和主角失魂落魄的反應,成了力道厚重的對比~~)。

「畢業生」的結局雖有無奈,但更多的是對未來的徬徨。

如何讓女友過的幸福、如何找到合適的工作、如何面對來自傳統社會的壓力???每一個僵住的笑容,都流露出主角的恐懼,流露出優渥生活結束時,對未來的無所適從。

看似相同的畫面,卻因為手法、故事的差異,而有著不同的味道。
有不少電影,結束於長長的公路、結束於一段漫長的旅行。

結束,不一定是句點;結束,可能是另一個句子的起點。



電影「紙月亮」:一個騙子、一個失怙孤女,兩個人湊在一起,成了假父女。

騙子父親只想利用女孩賺取他人同情,方便騙取財物;精明女孩渴望父愛,想盡辦法留在騙子父親身旁。

電影尾聲,這對假父女慢慢學會接受彼此,也在對方身上尋得親情慰藉。

影片最後一個畫面,是假父親帶著假女兒重新踏上旅程,未來如何,沒有人得知,可是,眼前道路直直望去,高低起伏、卻見不到盡頭,隱喻著這對父女未來的人生旅程,都將陪伴彼此左右。



科幻電影「魔鬼終結者」也以公路畫面收場。

未來世界的機器人跑到過去,追殺人類領袖的母親;未來的人類領袖派遣戰士回到過去,保護自己的母親。

機器與人類的戰爭,從未來一路打到現代。

片末,女主角莎拉康納終於打敗萬惡機器人,生活重歸平靜。

肚裡懷有新生兒的她(未來的人類領袖),開著車子來到郊外沙漠的加油站加油,她望著眼前因炙熱驕陽而扭曲的道路,胸中燃起複雜的思緒。

未來會不會如機器人所言,世界將遭核爆而毀滅???打敗機器人,是否代表歷史也將重寫???鏡頭搖晃到莎拉上路前的身影,融合著母性的堅毅,並混雜著對未來、前途的不安。



「楚門世界」雖然沒有長長的公路、主角也沒有環遊世界,但他不斷尋求真相、想盡辦法逃離攝影棚的行為,頗有公路電影的味道。

尤其影片的收尾,發現自己生活在假世界的楚門,終於來到攝影棚的尾端,他站上虛幻與現實的中間界限,天際傳來節目製作人的聲音,他對著楚門說:別離開,外面的世界很現實、冷漠,完全不像我為你創造的完美世界!!!

然而,正面力量強大的楚門,依然決心離開虛構的人生、決心追尋自己的真愛,他對著攝影鏡頭說:假如稍晚我沒看到你/妳們,那麼,一天順利、午安與晚安。

語畢,楚門踏出生活三十幾年的攝影棚,走向另外一條新的人生道路。
曾經拿下多項奧斯卡獎的義大利電影「美麗人生」,用樂觀的態度,帶領觀眾走過二次大戰的血腥。

主角一家人(猶太人)被德軍送往集中營管理,生性開朗的父親,為不讓年幼的兒子面對戰爭的恐怖,遂謊稱集中營為某遊樂園,而他們每天的操練,其實是為了贏得遊樂場比賽的最終大獎:一台坦克車。

影片結束前,美軍攻入集中營,德軍一邊撤退,一邊就地處決營內猶太人,父親帶著兒子試圖逃跑,卻未能躲過死亡的命運,臨死前,他告訴兒子:你在這裡(垃圾桶)待著,千萬別出來,現在是最後關頭,能不能贏得最大獎,就靠你了。你一定要等到所有的聲音都結束了,才可以出來,到時候,你就會是最後的贏家。

信以為真的兒子,直到德軍全部撤離,才爬出垃圾桶。然後,他碰上美國軍隊和一台碩大的坦克車。

美軍阿兵哥心疼這名落單的男孩,為幫他找到家人,將其抱上坦克,方便他清楚看到從集中營逃難的難民中,有無家人的身影。

此時,背景傳來長大後男孩的旁白,他說:我以為自己贏得了大獎而開心不已,卻不知道,這是我父親遺留給我最好的禮物。

電影結束於男孩與母親的重逢,撐過無情戰火的他們,帶著父親遺留的樂觀態度,走上返鄉道路。



有人說「末路狂花」是女性版的「虎豹小霸王」,除了意識形態上的差異外,兩片結局倒有異曲同工之妙。

兩部電影的主角都遭到警察通緝,而主角們總能一次又一次逃過追捕。

只是,好運終究不能長久,「虎豹小霸王」的兩位江洋大盜,在墨西哥某小教堂遭到警方包圍;而「末路狂花」的兩名女主角,則被警方困在大峽谷中。

他們最後都選擇寧死不屈,「虎豹小霸王」的主角們,即使子彈用盡,仍衝入警方火線中,遭到亂槍擊斃。

而「末路狂花」的女主角們則手牽著手,開車衝下大峽谷。

雖然結局相仿,卻也因為故事的差異,而有不同的意義。

「虎豹小霸王」的盜賊被擊斃時,觀眾感受到的是浪漫情懷的終曲、警世意味濃厚。

然而,「末路狂花」的女主角衝出峽谷,卻有一種吶喊的震撼,用生命來捍衛女權、用生命來表明對理念的堅定不移。
電影裡,上演著不同旅行,產生不同結果。

有的旅程結束於歡喜,未來還有希望與機會,我們共同努力地走下去吧。

有的旅程結束於徬徨、無助與無奈,細數著命運無法扭轉的悲觀態度。

而有的旅程,結束於生命的終點。

你我的人生,不正如一部部不同的電影,有人開心、有人失落、有人如流星般殞落........。

不管是開心或悲傷的結局,在漆黑戲院中盯著大銀幕看著的我們,參與了虛構主角們的某段時光,然後,他們的故事,變成了我們腦子裡的一塊回憶。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