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寶寺主持智嚴法師準備卸下主持位置,找來精通佛法的物外法師、地方官王將軍和財主文居士商討接班人選;然而王將軍和文居士別有居心,兩人覬覦珍貴的玄奘法師手抄經卷「大乘起信論」,王將軍派心腹張誠,文居士派女飛賊白狐盜取經書,同時間,王將軍與智嚴法師大弟子慧通走得近,文居士與智嚴法師二弟子慧文「結善緣」,只要自己人爬上高位,裡應外合,未來辦事自然方便;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遭陷入獄並贖身出家的流犯邱明,贏得智嚴法師的信任,面對新的競爭者/阻礙,王將軍與文居士又會如何出招?

胡金銓導演的《空山靈雨》讓我想起導演的《龍門客棧》,都在密閉空間上演權力鬥爭劇碼,不過《空山靈雨》的劇本與人設都比《龍門客棧》更加地縝密有趣;王將軍和文居士皆是權勢之人,人前永遠好禮相待 (撕破臉對誰都沒好處),人後彼此提防與算計(明著是友暗著是敵),隨著新主持人選呼之欲出,他們既要鞏固自身勢力(努力幫自己人馬拉票)又得為將來打算(拉攏可能坐上高位的人);大人物玩權力遊戲,小人物(心腹、打手)也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哪邊有縫就往哪邊鑽,哪邊危險就想盡辦法把問題往對手身上砸。

諷刺的是,俗人心眼小又貪婪,三寶寺弟子們也非六根清淨之徒;物外法師葷素不忌且有眾多侍女服侍,某天他帶領山寶寺弟子在溪邊修行,放任侍女們在旁戲水嬉鬧,法師一派淡定不受影響,年輕弟子們紛紛睜眼偷看女體,心癢難耐;一幕戲,看見了修為的差異,修行只停留於表相者,即便出家,內心仍被慾望牽著走,一如慧通與慧文法師與政商的勾結以及對權勢的貪念,而修行內化之人,大概就如邱明一般,早年受張誠所害入獄,看破俗世卻也能以平常心與張誠互動,不讓復仇念頭蒙蔽雙眼。




《空山靈雨》最巧妙的設計,是引來麻煩的「大乘起信論」,智嚴法師說「大乘起信論」只是一張破紙,王將軍等人則說「大乘起信論」是無價之寶;如果看的是「大乘起信論」的商業/歷史價值(玄奘親手抄手的珍貴經卷),它是無價之寶,如果重視的是「大乘起信論」的文義(對人的教誨),那麼一張紙也就只是一張紙,珍貴的該是知識的傳遞而非經卷;《空山靈雨》藉「大乘起信論」探討導演對於信仰的想像,信仰不在廟宇或經卷或外貌的改變(剃度或穿上袈裟),信仰發乎於心,心靜無雜念,才能更接近信仰一步。

《空山靈雨》沒有花俏的武打動作,場景又多侷限於三寶寺內,但電影概念吸引人、鏡頭調度靈活、攝影光影迷人、演員也有出色表現,本片演員除有孫越、徐楓、田豐、石雋等人,還能看到年輕的秦沛和陳慧樓呢(小驚喜)!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