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新大樓暫時只入住兩名房客:哈利以及作家亞當。哈利有天晚上敲了亞當的門,希望能跟亞當交朋友,亞當出於對人的防備拒絕了對方。稍晚,亞當翻到兒時照片,他的父母親在他 12 歲那年車禍過世,亞當決定搭車回到以前的老家拜訪,卻發現過世多年的父母親居然還「住」在家中,等著他回來......

看《親愛的陌生人》最大的失策,是沒有事先準備好衛生紙,我幾乎從電影開始沒幾分鐘就感動到眼淚差點掉下來,然後整部片很快進入「我就是要逼哭你」的模式,真的不誇張,這部片之於我的好哭程度近乎恐怖片等級,片中有一場戲我甚至有刻意避開看演員的表情,因為怕自己會哭出聲音來。

可能有些人會覺得《親愛的陌生人》節奏偏慢吧?但我實在很愛這個故事,當年讀山田太一的小說《與幽靈共度的夏天》,已經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儘管是「鬼」故事,卻不陰森,反而很有「人味」,把寂寞心事講得溫柔又動人(鬼魂彷彿受到寂寞的召喚,徘徊人間,放不下心中的執念)。

「即便現在情況比較好,但以前那種脆弱無助的感覺,還是很容易回來。」

《45年》的導演 Andrew Haigh 把《與幽靈共度的夏天》改編得非常精彩,他在《親愛的陌生人》加入酷兒元素,並利用時空背景的差異(父母親的過往年代對比現代),讓亞當得以填補年幼失去父母親的遺憾,卻也讓他面臨保守的父母親在得知兒子是同志時的驚訝與錯愕反應,並從中挖掘亞當兒時在校園被霸凌的悲傷往事。明明是過去時空的幽魂,為何眼見父母親在聽到自己是同志時的排斥反應,會如此地傷心?原以為有了平權的保障,就能撫平多年前霸凌經歷的陰影,怎知藏在心底的痛——害怕不被接受、不被理解的心情,竟會像「鬼魂」般(來自過去的幽靈),持續對自己造成傷害。

如果《親愛的陌生人》只是呈現兩種不同時空背景下的人們對於同志的態度的改變,那我大概還不會這麼愛這部片,《親愛的陌生人》最棒的設計,是亞當與父親聊起一件往事,父親表示有次亞當下課回家躲在房間裡哭,他不知道兒子為何要哭。亞當問父親當時為何沒有進房間關心他?父親問亞當為何沒有主動告知自己遇到的問題?父親不敲門,是不希望承認兒子會是被霸凌的對象(期待兒子像個「男人」),亞當沒有主動告知父親他遇到的狀況,是預期到自己可能不會在父親身上獲得想要的安慰,甚至可能會被父親傷得更深。

這個橋段設計,扣回到哈利與亞當第一次見面的互動,哈利感到寂寞,亞當感到害怕,寂寞的人無法得到安慰,害怕的人無法付出感情,門裡與門外,劃分出兩個世界。如果兩個世界之間的界線能夠被即時消除,是不是遺憾會少一點,傷口會淺一點?然而,沒有人可以預知未來,已經發生的事情並無法被扭轉,最終人們能做的,只能從過往汲取教訓,然後面向新的未知的未來,期待自己能有所改變。或許是學會不害怕,願意給予他人(與自己)一個機會。

《親愛的陌生人》改編的突出,在於劇中那棟空蕩蕩的大樓,即是寂寥人生的具體表現,不被接受或害怕受傷,所以被迫或自願被隔離在世界之外;亞當的父母親代表的是傳統觀念面對新思維的不適應,但我們又能從母親的話語中,聽見為人父母親或辛苦的一面,就像母親對亞當說:「我當時好期待你趕快長大,我才能好好睡覺。」簡單一段話,便道盡父母親對兒女的付出;《親愛的陌生人》後段一句台詞:「為什麼沒有人發現我?」更是讓我揪心到不行...有一種寂寞,是自覺已經吶喊得超級大聲,卻發現......根本沒有人聽得見你的聲音,而你只能默默地承受這一切,直到這個壓力壓垮了你。

「現在我瞭解你了,我甚至更愛你。」

害怕失去、焦慮於平凡幸福的轉瞬消失,一直是我很容易有共鳴的主題,因此像《站在我這邊》、《大河戀》或《真愛每一天》都是我的愛片,這些作品都在感嘆時間的流逝,都在想像「如果還能跟所愛之人在一起更久的時間,該有多好?」但就算再給人們百年壽命,我們就會滿足嗎?或者依然感到不足?到頭來,我們都得接受一個簡單(無情)的事實:人生不是電影,我們能夠擁有的就只有當下,剩下的都是回憶與未知。

《親愛的陌生人》的好看,在於 Andrew Haigh 導演把劇本改得精彩、敘事節奏完全是我喜歡的調調、插曲選得極好,就像選擇寵物店男孩的「Always on My Mind」來呈現母親的歉意和愛意,從來沒想過這首歌可以被這樣使用(大爆淚)。

另外,這部片的演員不多,但每個都很棒。我從《驕傲大聯盟》開始迷上 Andrew Scott ,他有一股哀傷的氣質,總能緊緊抓住我的目光,《親愛的陌生人》把 Andrew Scott 的悲傷特質給開到滿滿滿,很少有哭戲這麼多的電影(亞當在片中幾乎場場都在哭)能讓我看不膩,Andrew Scott 的演出加非常多分。

飾演父親的 Jamie Bell,以及飾演哈利的 Paul Mescal,也有突出的表現,前者有好幾場戲戳中我的哭點,後者再次交出燦爛的笑靨中藏著憂鬱的拿手好戲。至於飾演母親的 Claire Foy,從多年後再次見到兒子的驚喜,到對兒子性向的失望(母親突然把茶水倒掉那幕看得我好痛喔,那是母親成長年代對同志與愛滋的直覺反應),到接納兒子但又不知道怎麼表現歉意的反應,都十分精準。拜託,讓 Claire Foy 入圍明年奧斯卡最佳女配角、讓 Andrew Scott 入圍男主角,如果可以,也讓 Jamie Bell 或 Paul Mescal 入圍男配角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