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間看「點燃生命之海」,心情非常衝突。

當四川地震災民努力求生存的時刻,我卻看了一部一心求死的電影。

拿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2004年)的「點燃生命之海」,描述男主角Ramon,年輕時因意外摔斷了頸椎,造成頸部以下全部癱瘓,四肢無法動彈,但意識卻清晰明朗。

Ramon在床上躺了28個年頭,認定自己的人生毫無意義,希望可以安樂死,維持他最後的尊嚴。

Ramon跟法院爭取安樂死的舉動,引起大眾的關切,有人認同,認為人有選擇死亡的自由權;有人反對,認為人應該要珍惜生命,不管代價如何。

衝突在生與死之間擺盪著,究竟該為活著的家人苟活、還是讓死亡捍衛摯愛親人的生命品質???



「點燃生命之海」讓我想起幾年前美國發生的一件真實案件:

長期臥病在床的植物人特麗,她的丈夫在太太昏迷多年後,跟法院申請安樂死,希望結束太太的痛苦。

經過多年的奔走,法院終於准許特麗的安樂死,而安樂死的方式,便是拔掉特麗身上的維生系統,讓她的身體慢慢失去生命機能。

特麗的家人自是極力反對,他們抗議、上訴,卻依然未能拯救女兒的性命。

13天後,特麗嚥下生命最後一口氣,離開人世。

如果,你/妳是特麗的家人,你/妳會怎麼做???

如果,你/妳的先生或太太,或親友,因為事故成為植物人超過15年的時間,該怎麼辦???

如果,家中的經濟已經被龐大醫藥費用拖垮、如果,生活因為無意識的親人牽絆而無法前進,該怎麼辦???

誰殺了特麗??是冷酷無情的法律、是心力交瘁的丈夫???還是15年前,特麗已經死了???

她的生,是一副沒有靈魂的軀殼;或者,在最深沈的腦海中,還有一個活著的特麗在吶喊、呼吸著???
植物人沒法幫自己爭取安樂死,可是,「點燃生命之海」的Ramon可以。

銀幕上,我們看到Ramon談笑生風、看到他跟女生調情、看到他眼神綻放著精神、看到他吐出智慧的話語,同時,我們也看到他的失落、無奈、和灰心。

Ramon雖然無法自由行動,但是,他還有意識、還能寫書、還能說笑,那麼,安樂死於他,是否等同於謀殺???或者,自殺。

我們大可以譴責Ramon的自私、譴責他對生命的不重視、譴責他只關注在自己的小小世界,卻忘了他的生其實可以帶給很多人活著的力量......。

但是,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呢???我是否有勇氣離開,讓我的家人可以繼續生活下去,而不是將所有關心我的人,牢牢綁死在我殘軀的身子上???

看電影的過程中,我無法不克制自己這麼想:希望Ramon可以改變心意,勇敢地活下去。

但是,我也無法不這麼想:要一個痛苦的人,為其他人而活;或者,為了活下去,牽連全家人一起受罪,難道不是種自私???



「點燃生命之海」最讓我心痛的,不是一心求死的主角,而是他的家人和親友。

我忘不了他的家人們既想要成全Ramon的願望,卻又萬分不捨的神情。

忘不了他的總是剛強的兄長,惱怒Ramon的決定,而流下傷心的眼淚。

更忘不了他年邁的父親在飯桌上說的話,他說:「只有一件事比白髮人送黑髮人更可悲,那就是兒子一心求死」。

父親突來的哀傷、與家人聞言的無奈,讓我差點沒有崩潰。

死亡的代價,不能靠計算機或是數字來衡量其份量;而無法行動者的苦痛,也非四肢健全的我們能夠理解。

甘願放棄所有深愛一切的人,承受著是怎麼樣的折磨???而面對誓死如歸的孩子,那心痛,又是如何地沈重???

導演Alejandro Amenabar沒有簡化衝突。

他用詩意的鏡頭說故事,用憐憫寬容的態度,面對事件中的不同聲音。

「點燃生命之海」或許沒法給觀眾一個確切的答案,卻讓我們經歷了一趟辦論生死的旅程。

它不是志在說服觀眾接受死亡,而是讓我們明白自己的幸福,可以用自己的雙腳漫步在沙灘、或是灑盪著美麗樹蔭的街道上,又是多麼動人。
有一篇影評這樣評論「點燃生命之海」:有充滿詩意的時刻、也有肥皂劇的灑狗血時刻。

這也是我對這部電影的想法。

哭哭啼啼的情感流露,配上極具渲染力的配樂,足以引爆觀眾的淚水。

或許有人會批評電影過度煽情,於我卻是恰到好處,讓情緒得有抒發的出口。

然而,除了淚水,每次Ramon幻想自己從床上起身、飛翔、遨遊天際的畫面,那魔幻的時光、跨越身體障礙的束縛,對照到他禁錮的身軀,更顯地力量驚人啊。

影片的剪接非常精巧,導演Alejandro Amenabar多次利用剪接來比對劇中不同角色的處境,辦論出更多關於生與死的掙扎和選擇。

曾經導過「神鬼第六感」的Alejandro,值得影迷的注目與期待。

而今年剛以「險路勿近」拿下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Javier Bardem,飾演Ramon一角。

這位演員的演出能量實在太驚人了,不管是臉部神情的精準傳達、捲曲的肢體動作、時而精神奕奕、時而渙散的眼神...,總讓人眼光無法從銀幕移開。

Javier Bardem,你已經列名在我心目中偉大演員的行列囉。



「點燃生命之海」既沈重、也輕靈。

沈重於議題的隱諱、道德的複雜與曖昧。

然而,卻輕靈於純粹地生命謳歌,當Ramon離家外出,一路上明媚風光,男孩與女孩牽手跑過山崗、小孩嬉鬧於村落、公狗與母狗瘋狂做愛、風力發電的白色大風扇立於湛藍天空下.....,一幕幕如畫的影像,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

對我們而言,這樣的景色或許平凡;於行動不便的Ramon而言,卻是如此地不凡啊。



珍惜身邊擁有的平凡,是這段日子來,最深刻的省思。
後話:

各位贊成安樂死嗎??我的立場是:贊成。

我認同人們有權利選擇死亡的自由,不管理由為何。

這不代表我認同死亡,也不代表有一天我會用安樂死的方式結束生命。

我知道有人會責備安樂死是一種逃避的心態,或者,明明四肢健全,卻因為受不住壓力,而選擇自殺。

更明白,死亡遺留給家人的常是悲傷與惡夢。

但是,如果死亡可以帶給自己或家人絲毫寧靜,那麼,安樂死就有它存在的意義。

只希望選擇安樂死或是自殺的人,都能清楚明白自己的選擇。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