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無法好好書寫Wes Anderson導演的片子,他是我心目中的神級導演,總能用古怪幽默的敘事、精緻復古的美術、悅耳動聽的配樂、以及激發合作演員體內潛在的寂寞特質等,產出一部又一部打動「我」心的作品(不確定其他朋友是否也同樣深愛這名導演作品)

Wes Anderson導演新作《月昇冒險王國》,是我今年截至目前為止看過最純愛動人的電影。
故 事敘述12歲女孩蘇西與家人有著格格不入之感(家中唯一女孩),她總是一個人默默讀著冒險小說、用望遠鏡觀察周遭的人物與生活,直到認識童子軍男孩山姆 (孤兒),孤獨的心才找到停靠的避風港;蘇西和山姆相互通信一段時日後,決定攜手逃離大人們掌控,來一趟小旅行;兩小無猜出走,自是引起一陣風波,童軍營 全員出動找尋失蹤弟兄、蘇西的家人也一路追趕這對小鴛鴦、就連無情颶風都來湊一腳,究竟蘇西和山姆的未來會如何收場呢?

《月昇冒險王國》 開場先解釋交響樂曲中,主旋律與變奏曲之間的差異;這段注解貫穿全片,說明人生不能只有主旋律樂章(大眾/家庭/團體/社會),也要容的下變奏曲(小眾 /弱勢族群),演奏出來的樂章才會豐富、和諧、動聽又流暢;而樂曲的構成,講究首尾呼應的編曲,說得正是本片劇本的圓滿形式。




無 論是《天才一族》或《超級狐狸先生》或《月昇冒險王國》,Wes Anderson導演作品中的角色常對生活感到焦慮;焦慮不僅限於不被大人們接受與粗暴對待的孩童,也包括長大後的成年男女,得要面對人際關係、工作職場 關係、婚姻關係、家庭關係的不盡如人意與失落;焦慮/寂寞,是Wes Anderson導演作品的重要靈魂,角色們渴望被接受、被認同、被了解,卻不得其門而入,直到一個事件的發生與結束,才讓他們的心靈找到寄託。
《月昇冒險王國》片中席捲小鎮的大颶風、蘇西和山姆出走引發的衝突等,都在說明唯有經歷破壞才有建設的可能;災難讓主角們(個人/家庭/團體)得以重新省視生活中所有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
《月昇冒險王國》裡,山姆和布魯斯威利飾演的獨身警察夏普有這麼一段對話。
由於山姆的寄養家庭選擇棄養他,所以山姆只好暫時跟夏普住上一段時日,等待社福單位分發。
夏普問山姆為何要跟蘇西出走?為什麼你要這麼急?(意指山姆年僅12歲,未來人生還長著呢!)
山姆回答夏普:「也許吧(承認自己或許太心急),但你是單身漢啊。」
夏普回應他:「你也是啊。」
我喜歡《月昇冒險王國》,因為它選擇孩子做為主角,透過他們青春正盛、不受約束的行徑,點出大人世界的守舊與原地打轉;如果12歲孩子追愛是過於急躁的行為,那麼40、50歲的中年人還不敢放膽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那是保守還是膽怯呢?
另外,蘇西跟山姆的小旅行半途受挫,蘇西被家人帶了回去。
當 母親幫落寞的蘇西擦澡時,她忍不住感慨的對女兒說:「我了解妳(蘇西)的感受,我也問過自己:我在這幹嘛?誰做了這些決定?我怎麼能允許自己做出這樣的蠢 事呢?為什麼事情還是發生了?」(母親跟夏普有外遇,礙於家庭關係而被迫放棄這段愛情;或說,母親選擇家庭而非夏普,源自較實際的考量),蘇西則回問: 「我們彼此相愛,我們只想在一起,這有什麼錯?」;看見其中的差異嗎?母親的話語多是惆悵與懊悔,可是蘇西的話語卻是純粹而又直接。
當我們年紀越大,想的越多、考慮的越多,很多事情只好一件件放下與遺忘;放與不放,沒有對與錯,只有敢不敢/願不願意賭一把的勇氣。



每個大人都好徬徨啊!

Wes Anderson導演的作品有三大特點很容擊中我的好感。
其一,幽默、突梯、難以預料的劇情與人物設定。
其二,演員群都能順利融入導演營造的微妙情調中。
《月 昇冒險王國》邀來Bill Murray(老班底囉)、Edward Norton、Bruce Willis、Tilda Swinton和Frances McDormand等大咖,搭配氣質特殊的年輕女孩Kara Hayward和非典型帥哥男孩Jared Gilman合作演出,大夥全都不搶戲卻也都搶戲(每個角色都有強大存在感),演員對戲時,彼此呼吸吐納皆完美搭配的讓人叫好。
其三,復古美術、超強配樂(Alexandre Desplat擔任配樂,他的作品包括《永生樹》、《超級狐狸先生》、《色戒》等,是近年最搶手的配樂大師)、童趣卻有意思的創意(金龜子+魚鉤=耳環,這個設計太可愛也太殘忍啦)和近乎繪本般的精美影像與構圖。
看完《月昇冒險王國》我只感到納悶,如此精彩的作品怎會只入圍一項奧斯卡獎呢(入圍最佳劇本獎)?!




特別收錄《月昇冒險王國》劇中一段我很喜歡的對白。
山姆問蘇西:「為什麼妳喜歡用望遠鏡?」
蘇西害羞地回答:「它(望遠鏡)能讓遙遠彼端事物全部盡收眼底,我假裝這是我的魔法。」
山姆說:「嗯,聽起來相當詩意;詩歌有時也可以不押韻的,詩歌要的只是創意。」
這段對話之所以打動我,在於話語中包覆著蘇西的小小哀傷,我覺得蘇西會選擇用望遠鏡看世界,除代表她想把遙遠事物(未來)給看得更清楚外,也代表她與所有一切都保持距離;既遠且近,說著蘇西既害怕人群,卻又默默渴望能夠被接受、能夠融入團體之中的矛盾心情。
另外,山姆的回答也很得我心,他不但接受蘇西的答案,並且賦予這項行為一個美麗的註解。如果人們對所有事情都能不抱批判態度,都能用更廣大的心去接受彼此的不同,也許寂寞的世界,就不會那麼的寂寞了吧。
 
假如您是Wes Anderson導演的死忠影迷、喜歡林書宇導演的《星空》、對擺設精美的英式童趣佈景很有好感的朋友,那麼千萬千萬別錯過小幽默中透著小感傷、小感傷中又透著小勇氣的《月昇冒險王國》。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