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才是王道。這是我看完詭絲的唯一想法哩。



蘇照彬身兼詭絲的導演加編劇,多少令人期待。他自編自導的愛情靈藥,雖不夠成熟,但仍玩出一些有趣的創意。而他的劇本:三更-回家,更是我認為近年鬼電影中,最完整的創作。即使是我不太喜歡的雙瞳,我都覺得出發點是有意思的,結合中國道教和連續殺人案,替台灣電影開了一條不同的創作路線。

此次的詭絲,則是將鬼電影融合科學根據,意圖以科學的角度來探討鬼的存在。在日、韓一片詛咒鬼肆虐之下,詭絲確有它迷人的一面。



然而,蘇導的創作成功了嗎?



我對蘇導的劇本一直期望很高,連帶地失落也很高。

雙瞳和詭絲,像是雙胞胎一般地活著。它們雖然題材不盡相同,但路線卻一致。主角都是情感上有缺陷的人,雙瞳裡的梁家輝和詭絲裡的張震,都因為間接造成對親人的傷害,而將自己心房封鎖起來,不敢對人表露感情。透過不可理解案件的追查探訪,讓主角獲得成長與反省的機會,當案件結束,主角們也得到了救贖。

相似點還不只如此,雙瞳裡梁家輝死而復活的橋段,到了詭絲,亦重玩了一次,只差沒有標上〝真愛不死〞四個字。不禁要想:這是蘇導的創作瓶頸嗎?

兩部電影虎頭蛇尾的劇本跑法,突顯了蘇導在創作上的缺陷。電影的前半段熱鬧有趣,丟出一堆有意思的點,卻無力深入探討,導致電影後段有些不知所云。

劇本創作的紊亂,是詭絲的一大弱點。蘇導以張震的母子關係,來對應出鬼小孩的母子關係。

一個是母親賜死了兒子、一個是兒子盡全力保護母親的最後一絲氣息、兩者都是兒子對母親的疼惜與不捨…。這是詭絲劇本裡,描述比較完整的部份。

然而,看完電影後,我依然搞不懂孟傑海綿在電影裡到底有何功用?有何意義?為了反重力?或只是江口洋介為了滿足自己死後成鬼的願望?

詭絲的那條絲,又是怎麼一回事?看到張震尋絲找到鬼小孩的媽媽時,我還想說:喔!原來如此。這條絲原來是母子連心的關鍵啊。

結果,當鬼小孩媽媽一過世,變成厲鬼之後,整個劇情就像失速的火車,高速脫軌衝出我理解的範圍外。絲,原來不僅只是母子連心的象徵,居然還是鬼媽媽找小孩的線索!

啥?啥?啥?這條絲原本給人溫馨的印象,到了最後,居然是大屠殺的開端。這是怎麼一回事?鬼小孩和母親之間的連繫又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今天的故是重點是:詭絲是母子間的溝通管道。那麼我可以接受,甚至蘇導可以讓張震和母親之間也串起了一條絲,來肯定電影的理論。可是,當絲變成鬼母親循線殺人的工具,電影感覺就散開了。

詭絲的作用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這對鬼母子需要絲的聯繫?或為什麼他們之間有這條絲?其他人死後會有這條絲嗎?有信念的人就會有這條絲嗎?這些疑點,從鬼媽媽殺人的一刻開始,就不斷在我腦海提問。

而電影原本設定的:鬼如何存在?的探討主題,同樣蕩然無存。原來鬼的形成不是輻射、不是埋葬地點,而是:怨念、執念。如果是怨念或是執念,那麼跟過往鬼電影的角度,也無何不同。導演說要用科學的方法呈現鬼魂,最後,似乎也不太科學哩!



詭絲有著許多老電影的影子:江口洋介的角色,明顯仿自:刺激驚爆點。鬼小孩週而復始的行為模式,又跟見鬼裡,跳樓鬼小孩的行為一般。噴上特殊液體,就能見鬼,跟香港鬼電影裡,拿葉片抹眼睛有著同等概念。而抓鬼的想法,則跟80年代的魔鬼剋星,如此一轍。至於鬼媽媽為了找小孩大開殺戒…則讓我想到失落的世界裡,恐龍媽媽找恐龍小孩的行徑…。



究竟,我們在詭絲裡,看到了啥不同的創意?

有,我最喜歡的一點:觀察鬼的行為。

這是詭絲氣氛處理最到味的地方,也是整部電影最有光采之處。我喜歡大家窩在一個房間內,反覆觀察鬼小孩行為的點子。當科學家決定讓鬼小孩出門,更是叫人莫名的神經緊繃。

而鬼小孩不喜歡別人盯著它看,所以當它和張震在麵攤前面對面的對峙,也讓我想尖叫出聲(這個創意其實和暫時停止呼吸很像說…面對殭屍的時候不可以呼吸,和面對鬼小孩時,不能看它眼睛…)。

鬼媽媽在大馬路隨處搭車,則讓人寒毛直豎。尤其張震不小心開車撞上鬼媽媽的場景,我以為它會坐在張震身邊哩,搞得我雞皮疙瘩滿身跑。



做為娛樂片,詭絲水準不差。比起雙瞳,我覺得詭絲更有趣,氣氛也更好。雖然劇情上漏洞不少,但蘇導在每一次鬼娃或鬼媽出現的場合,都讓觀眾屏足了氣。本片的美術、攝影、視效…更是國片少見的精緻。不過,我還是要繼續挑幾根骨頭。

美術方面:我認為鬼大樓外觀裝飾的太刻意,擺明了:我就是鬧鬼的房子。看電影的時候,我忍不住要想:怎麼這棟樓的其他人家,都沒有人想要刷洗一下牆壁的外觀啊?不覺得這房子很詭異嗎?如果房子是巷弄內一棟平常的老公寓屋子,我反而會覺得比較毛哩。



配樂:我很喜歡詭絲裡鬧鬼的配樂,節奏堆疊出的逼近感,配上鬼慢慢接近主角的畫面,呼,相當有感覺。但是,當電影畫面變得明亮,當故事在呈現比較抒情的段落時,電影音樂就變得很…普通。普通到我會注意到音樂,而且是帶著反感的方式。



特效:不管是鬼或是屍體的化妝,詭絲都維持著雙瞳的水準。只是,我有個問題,好想問問導演,哎!

1.那個鬼小孩到底死了多久?如果他死了很久的時間,那麼為什麼他的屍體不會腐爛?(我不接受輻射這種說法!)

2.如果鬼小孩才剛死沒多久,那麼大樓馬上就有鬧鬼的傳聞喔?是怎樣?大家一天到晚往他家跑是吧?



撞車:不管詭絲的劇本是不是不夠紮實、不管電影是不是拍的恰到好處、氣氛是不是處理的夠味…。

詭絲最讓我失望的一點,是電影裡,出現的一秒鐘畫面。是的,一秒鐘,毀了一部電影。

號稱花了兩億台幣拍出來的電影,美術做的用心、化妝也很精彩、攝影同樣是國片少有的水準。可是,當片中張震高速飆車想要甩開鬼媽媽時,出現了一秒鐘車子翻車的畫面,張震的車子很不自然的小翻了一圈,然後落地…這一幕粗糙的可怕,根本是3流水準的動畫效果,讓我覺得很反感哩。

我不禁要問: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導演會把這一幕放在這樣一部大成本的電影裡?難道翻車的場面,只能這樣處理?如果是成本不夠,不夠錢去拍翻車場面。那麼,我寧願導演把這一幕剪掉。寧願導演用聲音來表現車子翻覆的畫外之音,而不是丟一個爛製的動畫場面在裡頭。真是破壞了整部電影的格調!

或許我太挑剔。可是我真的認為,一部好的電影,環節很重要;導演的心,也很重要。

我不是沒有看到電影裡修掉鬼小孩影子的細心、也不是沒有看到鬼媽媽穿透物體時,一波波水紋的細膩。但是,細心了2/3,卻在最後關頭失手,那真是叫人情何以堪。



演員:張震,你進步了哩!當然,詭絲裡,也就只有張震這個角色堪稱完整,也最有發揮的空間。張震的演出,很有說服力。雖然臥虎藏龍讓我對他很感冒,可是看完詭絲,我對張震也算改觀了不少。

江口洋介陰鬱的演出,表現的四平八穩,是近期華語電影裡演出的日、韓藝人中,表現最穩當的一位。

萬芳,妳嚇死我了!妳演鬼真是有樣。可是,妳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場戲,卻是回憶小孩跳樓時,妳站在草坪上,詭異站著,對孩子揮手那一幕,呼,戲味十足,恭喜妳,登上了我心目最恐怖的女鬼演員寶座!

其他演員…抱歉,面目模糊,沒啥發揮。大S聽說戲份被剪了不少,所以,整部戲裡,我只看到妳不斷瞪眼耍狠的表情,卻感受不到妳的憤怒所為何來…或許,該去怪導演把妳的演出剪的支離破碎吧!



國片長期缺少如詭絲一般規模的電影,詭絲的推出,希望可以帶動點缺少動力的國片市場。昨天去看片,現場觀眾不多,哎哎!大家,加油捧場啊!蘇導,也加油繼續努力朝完美的商業電影路途前進吧!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