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嗎?聽著阿莫多瓦壞教慾的原聲帶,我一直有這樣的錯覺。

充滿懸疑的樂章反覆著,搭上聖歌合音,整個辦公室忽然間鬼氣崇崇…

一點都不阿莫多瓦,這是我聽這張原聲帶的唯一感想,至少不是高跟鞋、不是我的母親、也不是悄悄告訴她…這些電影的風情。

可是,音樂還是好聽到一個爆,我可以將自己完全的沈浸在原聲帶的情境裡頭,

伴隨著弦樂高漲的情緒,跟著主角的腳步,進入一個光怪陸離的奇異世界。

男主角裝扮成異裝皇后,側臉看著銀幕,他瞇著眼,盯著銀幕外的我們,想要透露些訊息。成謎的身分,遊走在虛實之間!

聖潔的歌聲響起,鋼琴音冷冽地落下,帶著傷感,轉瞬間,鼓聲重擊著心臟,節拍轉強,一次又一次,像是殘暴的猛獸被困胸中,無法逃脫。越掙扎,越是傷痕累累!撞擊、再撞擊!



壞教慾的原聲帶我老早就有了,之前沒看過電影,專輯在聽過兩輪後就束之高閣了。

可是,看完電影後,再聽原聲帶,那根本就是重生啊!每首歌、每首音樂都有趣極了!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勒?我也說不上來。

是因為影像讓我對音樂改觀嗎?可是我也常常看電影很爽,跑去買原聲帶,結果一個屁字!原聲帶完全沒有看電影時候的那種…悸動…!

但是壞教慾的音樂,實在精彩的讓人擊掌叫好。不管是抒情的曲調、印度風、漸進的弦樂,甚至是歌曲的選用,都再再證明,阿莫多瓦對音樂,有其過人的獨到眼光!(阿莫多瓦的歌曲選用,常跟王家衛重複,只能說,東西方兩位大導演,對於音樂的喜愛,聲氣遠遠地相通著吧!)



也許是愛屋及烏,因為喜歡電影,所以進階去收藏原聲帶,成了影迷慰藉自己觀影後的心靈吧。

喜歡與狼共舞的浩瀚天地、1492的狀闊海圖、新天堂樂園的懷舊、鋼琴師與她的情人的無語、碧海藍天的純潔、外星人遨遊月亮的想像…一張張的原聲帶裡,有數不清的畫面,在腦海裡反覆播放,重溫看電影時的感動。

年紀漸長,總覺得現在的電影配樂大同小異(尤其是好萊塢的電影配樂),感動已不如早年看電影時容易被感染。



最近一次購買的原聲帶,是斷背山的音樂,乾淨的吉他聲在空蕩的公路上響起時,撩撥的是寂寞心房。作曲家Gustavo Santaolalla來自阿根廷,散發出的氣質,既不是漢斯季默、也不是詹姆斯霍納,我們在音樂裡,聽到多些個人的情緒,私密地,叫人聽過便難以忘懷,即使電影散場,收音機音樂響起,我們仍能重回電影裡最深的感動。我想,好的音樂,好的配樂,就該有這樣的魔力吧!



附記:

以前我還挺愛買原聲帶的。看過末路狂花之後,被美國大漠的景觀給深深感動,漢斯季默的音樂又滄桑到不行,當下被銀幕上的畫面和音樂給搞得痛哭流涕。看完後,馬上跑唱片行買〝卡帶〞,卡帶喔,那時候CD才剛流行,貧窮如我怎麼買的起有錢人家的玩意兒。

結果卡帶收錄了電影裡面的歌曲,卻偏偏沒有收錄我心儀的配樂。當下覺得:有錢人家的小孩就是跟我們不一樣,連聽音樂,他們都可以聽的比較完整!該死!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