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hill.jpg 

《月正當中》講述一宗深埋15年的血案,即將展開「私法」審判,法官正是當年的受害者,一名臉上爬滿傷疤的神祕客,他帶著槍桿子回到紅色山丘鎮,執行屬於自己的正義!
《噬血真愛》的男主角Ryan Kwanten躍上銀幕挑大樑,飾演年輕保安官薛恩,帶著太太和即將出生的孩子來到紅色山丘鎮報到,沒想到第一天就碰上神祕大屠殺,到底是怎回事?薛恩能否逃過殺戮、能否查出事實的真相?

《月正當中》是一部好看的電影。
本片可說是澳洲原住民版本的《追殺比爾》,且片中的惡人頭目名字,還真的叫做比爾,有無這麼巧啊!
攝影美不勝收,澳洲西部平原美景盡收眼底,大片大片的荒野和蜿蜒小徑,看地人心頭一陣感動。
導演Patrick Hughes精準掌握影片肅殺氣氛,幾場對峙場面,都看地我小冒冷汗。
演員亦有一定水準,可惜,Ryan的演出有型有款,但老覺得他演戲少了點渾然天成感。
《月正當中》的劇本有幾個亮點。
其一,它提到白人政府對原住民的迫害,掌權的白人團體為了利益,彼此勾結,擁地自重、趕走弱勢族群;諷刺的是,劇中小鎮的旅遊服務中心,竟擺著原住民裝飾櫥窗,用以吸引遊客,唉,虛假的政治正確,看來頗為刺眼。(後來疤面客翻倒櫥窗,便有大快人心之感)
其二,菜鳥保安官正直、剛正不阿、善良、對事實的追求、勇於面對過去瘡疤....,他和他的家人,象徵著新希望(故能三番兩次從疤面客槍管子下存活)。
最後,保安管與疤面客的握手,便帶有和解、也有開展未來的氣度。
其三,《月正當中》有一匹神祕黑豹,牠是原住民信仰的某種神靈形象嗎?儘管我對黑豹代表的意象不甚了解,但這隻黑豹真的超會演戲,劇中牠緩緩出現在保安官身旁,拖走其身旁的屍體,拖運過程中,黑豹居然停下腳步,意味深遠地轉頭回看了保安官一眼!!!靠!!!這一眼超有感覺,奧斯卡最佳動物演出,非你莫屬!(如果有這個獎的話,哈哈哈哈!)

好,以上是我喜歡《月正當中》的部份,接下來講不喜歡的部份。
首先,我不喜歡某部份的劇本跑法:疤面客大屠殺,搞得當年陷害過他的人都嚇得發慌,其中一位老人受不了良心譴責,臨死前寫下完整告白書當做贖罪,然後上吊自殺。
保安官自然是發現告白書的人;這封信想當然爾將能幫助他把一票人馬定罪。(好理所當然喔!!)
再者,導演未能深入探討澳洲政府對原住民的迫害,只把仇恨停留在個人報復層級,格局無力拉寬,否則疤面人的大屠殺,將更有力量、也更為憾人。
最後,我不明白為何紅色山丘鎮的大頭目比爾不願找別鎮的警察幫忙?
擔慮一:不想事情東窗事發。
擔慮二:欲除之而後快。
然而,疤面客能力強大,一人解決掉大票人馬,眼看他就要殺光所有人員,怎麼比爾還傻傻以為自己有能力處理問題啊?
記住,如果15年前比爾有辦法把疤面客送進監牢、如果過去15年來,疤面客完全無法說服他人相信自己的清白。
那麼,15年後,疤面客先是大費周章的逃獄,而後殺了一堆警察;請問,還有誰會相信他的無辜?前來支援的警探,應該是二話不說,直接擊斃這個人吧?或者比爾耍點小心機,故意讓疤面客在眾人面前擊殺同僚,這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槍殺這位心腹大患,不是嗎?
好吧,如果劇情真這麼走,正義未能彰顯,觀眾步出戲院的當下,必將髒話連連吧。

《月正當中》拍的不差,但缺乏某種一擊中的重度力量。
不確定影片日後有無機會上院線,嗯,有興趣的朋友,或許可以等看日後會否發行DVD吧!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