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ost-01.jpg

《噬夢真愛》故事敘述:「因未婚妻Kate喪生而人生大轉彎的男子Josh,與現任老婆Megan的生活也不快樂,一切讓他難以成眠;求助醫生後,他發現一顆神秘的「藍色小藥丸」能幫他進入夢境,和已逝的未婚妻再續前緣。當用藥時間越來越長,夢和現實的界限也越來越模糊,亦讓他重新發現未婚妻意外死亡的真相。揉合浪漫愛情與懸疑心理的奇幻驚悚劇,平行敘事相互呼應,再加上驚人的結局,令人驚豔。」
(上述文字取自台北電影節網站)

《噬夢真愛》的導演/編劇Chad Archibald在映後座談上呼籲:「如果各位喜歡《噬夢真愛》,請幫忙宣傳一下電影,因為這是一部小成本獨立製作影片,需要觀眾口碑的傳頌;如果大家不喜歡《噬夢真愛》,拜託也幫忙宣傳一下。」
每逢電影節,我總愛挑一部看來有「雷片」氣質的作品,暗中期待能挖出意外驚喜,看見新一代大師崛起。
而《噬夢真愛》便是我在台北電影節壓的寶,結果略感失望。
影片有很多顯而易見的缺點,例如故事節奏稍嫌紊亂、演員演技不夠純熟自然(三位主角都是首次演戲,生澀在所難免)、音樂、攝影....等技術面,礙於經費拮据,呈現結果並不理想。
至於故事面,遊走在夢境與現實的題材,令我想起《全面啟動》或《藍色恐懼》;人生的不同選擇題、平行宇宙時空元素,則和《雙面薇諾妮卡》或《雙面情人》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面對上述幾部經典作品,《噬夢真愛》在創意發想或執行成績自然顯得吃虧。(導演非科班出身,花了五年的時間撰寫劇本並拍攝完成。)
映後座談會上,有位觀眾指出劇中關於現實與夢境時空,似乎存在著邏輯漏洞。
導演回覆:「《噬夢真愛》並非游移夢境與現實中,而是兩個不同時空本來同時存在,卻因各自世界發生的悲劇,導致時空1的男主角Josh從此罹患失眠症,而時空2的Josh則罹患嗜睡症,兩個平行世界因為這場悲劇而產生交集,相互影響。」
啊!!!!經導演這麼一提,我才領略《噬夢真愛》劇本上的趣點:
其一,兩個時空儘管不同,結局卻極為相似。顯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宿命的淒美!!!)
其二,活在不快樂時空的Josh急著想進入夢鄉卻睡不著;活在快樂時空的Josh急著想醒來卻醒不過來。
暗示著愛情或幸福,往往跟人們預料(期待)的天差地別。
上述趣點(尤其第二點)令我產生些許感慨,身為一名熱愛電影的影迷,是否常因為自身的偏見或對故事的未能全盤了解,而錯失了/誤會導演/編劇在劇本鋪陳上的用心與巧思?
另外,若今日導演沒有出席座談會,會有多少觀眾看得出這是一部平行宇宙時空電影,而非現實與夢境交錯的影片?這是否能視為導演在敘事上的缺陷?

Neverlost-02.jpg  

儘管在聽完導演說明他的創作理念後,我對《噬夢真愛》有了較正面的好感,然大體來說,影片本身仍未能打動我。
《噬夢真愛》有創意的「點」,可惜沒法織成感動的「面」;例如Megan的角色,如果寫的更正面些,反更能凸顯Josh這名角色的矛盾性,並讓觀眾思考所謂的「偉大」的愛情,不也帶有傷害他人的威力。
看片過程,我一直頗同情Megan的處境,只是導演沒能把她的苦挖的更深,以致Megan一角在影片後半段,幾乎形同虛設,無法跟另一組時空的Kate做出「愛上同一個人,卻因愛人態度的差異,而產生兩樣截然不同結果」的對比性。(為成全Josh和Kate,導演扁化了Megan的選擇,然而,Megan不也是一名受困於愛情的悲劇角色嗎?)

步出戲院,山羊鬍對我說:「其實我有問題想問導演哩。」
我說:「喔,什麼問題啊?」
他說:「Josh為解決失眠問題,必須吃神祕的藍色藥丸。我在想那些藍色小藥丸是不是威而剛啊?因為Josh在時空1,一直沒法做他愛做的事哩,倒是服了藥丸後,在時空2才能享受性愛,所以我想問導演是否暗示著Josh在時空1其實有"挺不起來"的問題.....。」
嗯..........,山羊鬍同學,Josh在時空1沒做愛做的事,應該是因為他只把Megan當成Kate的替代品,他對她本來就無太多「真」感情存在,自然性趣缺缺囉;Josh到了時空2才做愛做的事,則是因為他始終深愛著Kate啊!
呼,一方面覺得好險導演沒有點山羊鬍發問,不然這個問題應該會讓導演及現場觀眾傻在那裡吧;另一方面,我卻也蠻好奇導演若聽到山羊鬍的提問,不知會做出怎樣的回應哩!!!!!(哈哈哈哈~)

最後,《噬夢真愛》在7/10(日) 威秀十三 17:10 尚有一場次,屆時導演會親自出席映後座談。
對小品獨立製作影片有興趣、或想看點不一樣的愛情電影的影迷朋友們,《噬夢真愛》在此小小小小小小地推一下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