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zen-River-01.jpg

《冰原之心》影片開場,攝影鏡頭從女主角Ray腳踝上的刺青慢慢爬上她滄桑、無語的臉龐,是失落、是憤怒、是無奈、是徬徨。
好賭的丈夫將她辛苦存下來的錢偷走,不知去向。
沒了那筆錢,無法繳交新屋尾款,只能繼續住在破舊的鐵皮屋中;聖誕假期近,家中兩名孩子,5歲的Ricky和15歲的T.J.,還在等著父親返家。
偶然機會下,Ray認識保留區中的原住民女孩Lila。
Lila從中穿線,介紹Ray跟偷渡集團認識,將偷渡客從加拿大運送到美國。
Ray說:「如果被警察發現怎麼辦?」
Lila說:「警察不會攔妳,因為妳是白人。」
為了籌措房子尾款,Ray鋌而走險,和Lila攜手合作;隨著合作次數增加、彼此相識越深,也越了解彼此的背景和相似困境....。

故事背景發生在冬季的《冰原之心》,影片色調冷冽,紛飛的雪、結凍的河流;人心也是冰寒,人與人之間的猜忌與不信賴與歧視、丈夫的不告而別、經濟陷入困境.....。
影片令我想起《冰封之心》,丈夫(父親)都在開場鬧了失蹤,女性角色(女兒/母親)皆一肩扛起家庭重任,不讓鬚眉;兩部影片都講到歧異,在《冰封之心》中,小女孩面對男性強權,她的異(身分)凸顯了群體的壓迫;而《冰原之心》亦有類似的描述。
不同的是,《冰原之心》的歧異觀點,不斷地轉換。
人啊,都相互歧視著彼此?
Lila 找上Ray幫忙運載偷渡客,因為她是「白人」;Ray原本都運載中國人偷渡,某日換成一對巴基斯坦夫婦,她馬上認定對方要在美國放炸彈;被運載的中國籍男孩,一看到開車司機是女人,大喊:「女人開車,不值得信賴。」;Lila在白人地區受到歧視,可當Ray到了原民保護區,卻也受到排擠.....。
歧視,存在於生活中的每個角落,因著時間、地點的不同,而有了不同的優勢與劣勢。
該如何敉平人與人之間的仇視?不信任?排擠?
答案很簡單,靠的是「愛」。(兩眼含淚光!!!)
《冰原之心》的好看,在於影片後半場,慢慢融化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與冷漠。
Ray和Lila看似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一個白人、一個原住民;一個強勢、一個弱勢。
然而,當Ray身處在男性主導的社會中,不也是弱勢族群(貧困、家有稚子、丈夫跑路的中年婦女),所以她必須武裝自己,必須強悍;一如Lila,她對人們的不信任,多少也源自於她的自卑與困境。
因此,當這兩個母親(Lila也有個1歲大的孩子)相識越深,越了解彼此的處境,也越能認同(體諒)對方的保護色。
眼見著這兩位母親,一邊為家庭在打拼、一邊又慢慢解下身上的盔甲,開始懂得為他人著想,我的心情也溫暖了起來。
尤其結尾,Ray的選擇、Lila的出路、生活的轉變,甚或是T.J.的一句道歉.....,都讓我在螢幕前熱淚盈眶啊。

Frozen-River-02.jpg  

導演/編劇Courtney Hunt將《冰原之心》拍地樸實、溫暖、好看;氣氛處理微妙,冷鋒中透著人性溫暖;劇本寫地紮實,不同角色間的對照都有意思。
演員部份,飾演Lila的Misty Upham,演來自然又不刻意,將這名沈默又帶點自傲自卑的角色,有著剛毅不屈的動人力量;而飾演Ray的Melissa Leo,我終於明白奧斯卡為何會注意到這部賣座不佳的小成本獨立影片,因為Melissa的演出真是太有力道了,舉手投足都是戲,影片一開場,攝影機從 Melissa刺青的腳踝一路攀升到她滄桑的眼神,不過是吐個煙、嘆口氣,味道、神態都對了,一個母親的煩惱與憂愁,一場戲,全部展現出來。(Melissa今年憑《燃燒鬥魂》拿到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恭喜囉!!不過她這兩個角色都比較外放,所以很容易討好觀眾或評審。)

《冰原之心》可以在各大出租店找到,喜歡好電影的朋友們,別忘了去出租店的架上找找這部影片,不會失望的啦;如果只是想看一部輕鬆愉快電影的朋友,嗯,那就跳過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