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記憶》敘述主角賽門在藝品拍賣會工作,他和以法蘭克為首的盜畫小組合作,內神通外鬼,協助竊取價值2千7百萬英鎊的哥雅畫作「空中女巫 Witches in the Air」,然而賽門未按照約定將畫作交付給法蘭克,雙方發生衝突,法蘭克以槍托重擊賽門頭部,導致他喪失記憶,遺忘畫作藏於何處,為喚醒賽門記憶,法蘭克 求助催眠師伊莉莎白,希望對方可以深入賽門腦袋,挖掘隱匿在暗處的記憶.....。




畫作與記憶

電影《索命記憶》片尾,導演用一幅畫作逐漸還原成「最初模樣」過程,總結整部影片精神。
人 的記憶就像一幅畫作,剛出生時是一張白紙,經歷無數大小事件堆疊,成就後來的人格發展;畫過油畫的人都知道,每一筆畫都是上一個過程的延伸或掩蓋;假如不 喜歡某個顏色或構圖,我們會在油彩稍乾時,再疊上一層顏色修正;然而掩蓋不代表錯誤從此抹去,若用松節油稀釋顏料,遲早會露出早前樣貌。
憶起奉俊 昊導演的《非常母親》,影片開場與結尾都出現母親角色眼神迷濛而笑容滿溢的在草原上跳著舞,觀眾們直在電影結束才明白母親臉上笑容與怪異行徑背後,竟藏有 恐怖與悲哀的祕密;Danny Boyle導演的《索命記憶》同樣有著「記憶可以被遺忘」的論述,但它更進一步質疑:誰來主導記憶版圖的樣貌?
我們都希望擁有「自由意志」,想成為怎樣的人,取決於自我選擇;但有沒有可能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暗示下的結果呈現?(上帝在我們心裡種下性格?)
一如《全面啟動》的Mal被丈夫植入「質疑真實」的暗示後,開始懷疑起周遭一切,再難分清現實與夢境的差異;或如《原罪犯》的男女主角們,渾然不覺人生早在數年前便被有心人士加以掌控與安排。
記憶可靠嗎?我們如何確定自己擁有「自由意識」而非「傀儡」呢?
《索命記憶》為觀眾留下一抹懸念,從根本懷疑起自我意識的種種抉擇。




兩幅畫作(底下有關鍵劇情討論)

《索命記憶》用兩幅名畫來推演劇情。
一幅是林布蘭畫作「加里利海風暴」,描繪耶穌和門徒行於惡海上,由於風浪過大,門徒驚慌失措而將熟睡耶穌搖醒,耶穌醒來後斥責風浪,風浪便瞬間停息。
這 幅畫作於1990年在波士頓私人藝術博物館內遭竊,至今未曾尋獲;失竊名畫就像被消抹掉的記憶般,看不見卻依然存在某處;而「加里利海風暴」畫中的人物大 多表情驚慌,正如法蘭克和賽門一夥人因為找不到名畫(意外之於風暴大浪)而焦躁與緊張;畫中耶穌氣定神閒的模樣,對應的是主導局勢走向的伊莉莎白,擁有呼 風喚雨的能力(伊莉莎白曾表示催眠的最頂級可以控制他人心智);另外,我們也能將伊莉莎白視為「加里利海風暴」作者林布蘭的分身,並將賽門的大腦視為畫 紙,她(伊莉莎白)在賽門的腦子上作畫,規劃了賽門往後的人生走向。




另一幅畫作是哥雅的「空中女巫」,假如我沒記錯的話,片末上字幕時,那幅逐步還原圖畫原貌的作品正是「空中女巫」,既點出伊莉莎白在整部影片的地位和重要性,也暗示她和賽門、以及其他男性的位階關係(女強男弱)。




女巫的復仇

關於虛實記憶的電影繁多,例如《藍色恐懼》、《王牌冤家》、《全面啟動》、《穆荷蘭大道》、《記憶拼圖》等,觀眾們被訓練成再不輕易相信銀幕上搬演的情節,時刻質疑與重建各種可能結果。
儘管如此,我依然沒有猜出《索命記憶》的結局。
當伊莉莎白緩緩道出真相時,我腦袋瓜仍在高喊:「連這也是假的!!!」。

看完《索命記憶》,深覺中文片名可以改為《女巫的復仇》,因為伊莉莎白這個角色實在太恐怖了。
恐怖一,為報復賽門的暴力與糾纏,不但抹去他的記憶,還植入一個很糟糕的暗示(就算不記得我,你也會繼續賭博,並且為我偷一幅畫),存心置人於死地。
伊 莉莎白不是因為「貪財」而催眠賽門(賽門會失憶並找上伊莉莎白幫忙,全屬意外),她只想讓賽門做蠢事、被警方逮捕並捉去關到老死,這樣晚上才能睡的安穩; 然而就像《全面啟動》般,糟糕的暗示總會引出糟糕的結果,《全面啟動》的Mal最後跳樓身亡,而《索命記憶》則讓記憶短暫恢復的賽門殺了一名陌生女子;愛 情啊,太平太淡讓人不耐,太強太烈又讓人承受不住,真是矛盾的很。

恐怖二,手槍在電影裡常被視為男性陽具/權力的象徵;伊莉莎白偷了法蘭克的手槍,除將手槍交給賽門使用外,並在危急時刻和賽門接吻,偷偷過渡三顆子彈到賽門口中;用男人的工具解決男人,借刀殺人,剷除所有對自己不利的威脅,彷彿回報男性曾經施予她或其她女性的暴力。
有 趣的是,法蘭克小組總共有四個人,伊莉莎白卻只給賽門3顆子彈,刻意留下一條活口,似乎又顯示伊莉莎白對法蘭克的有情有愛;然而《索命記憶》結尾,所有狗 屁倒灶事件全都結束後,伊莉莎白帶著名畫遠走高飛,並寄給法蘭克一個平板電腦,她在預錄影片說:「按下按鈕,我將對你施行催眠,屆時你將忘記這一切;你也 可以選擇不接受催眠,選擇記住我,決定權在你手上。」
電影裡,法蘭克困在愛情選擇題,手指停在半空,不知該否忘記這個迷人但又法力(哈哈哈哈)強 大的女巫;電影外的我卻在思考,若是碰上同樣事情,我只會焦慮想著:「選擇跟伊莉莎白相守,無疑是自討苦吃,永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無被她偷偷催眠過;選擇 老死避不見面,則可能惹怒伊莉莎白,最後被對方植入暗示,步上如賽門一樣的悲慘下場.....!」
說到底,《索命記憶》是驚悚片無誤!
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有開發潛力,若是伊莉莎白單飛,可以像漢尼拔或天才雷普利般,發展成女催眠師殺人魔系列;若是伊莉莎白和法蘭克合體,也能拍成《我倆沒有明天》或《閃靈殺手》之類的雌雄大盜電影。

另外,催眠當真如《索命記憶》所描述的那樣神奇又威力強大?
感覺「催眠師工會」在看完《索命記憶》後,會抗議本片污名/妖魔化催眠的作用,哈哈哈哈。




《索命記憶》是部劇本有意思、攝影、配樂等技術面一流、James McAvoy、Vincent Cassel和Rosario Dawson等主要演員各有銀幕魅力的作品;再者,Danny Boyle導演懂著用簡單畫面說故事,例如困在記憶迷宮中的賽門不斷敲打玻璃,象徵著他無法自催眠狀態逃離的困境;劇中大量的鏡子與倒影,訴說虛實難分, 每個鏡像分身,都是記憶碎片與真相拼圖的一塊;影片中重複出現的電視畫面與台詞與人物,一邊展現導演安置線索的巧思,一邊考驗著觀眾的注意與理解 力......。
《索命記憶》讓我看的興味昂然,然而後排有位觀眾不斷打著呵欠,聲音之大、次數之多,清楚表明了他對影片的糟糕觀感;我實在很想轉頭對這位仁兄說:「我不會告訴你我對影片的觀感,麻煩你也不用如此率性的認為其他觀眾都想知道你對這部作品有多不耐!!!!」
我喜歡在戲院看電影,但我真的很容易被糟糕的觀眾影響到,嘖。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