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01  

一秒鐘撞擊,讓某個平凡夜晚不再平凡。
在自家門口絆了一跤,額頭撞上階梯突出處,慘叫一聲,回過神,伸手按壓撞擊部位,鮮血自指縫間流下,一滴又一滴,在地面積成水塘,暗紅色。
儘管心裡直發慌,但意識仍算清醒,先返回浴室洗手,順便檢視與清洗傷口,只是一看驚心,額上撞出約8公分左右長傷口,最寬處直經約五元硬幣大小,露出皮層下的白骨,眼淚忍不住掉下來,心想臉上又多一個「紀念品」。
隨後搭上計程車來到醫院急診室,凌晨時分,急診室內仍擠滿病患。掛完號後,護士小姐請人推個病床讓我休息,躺在床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老人小孩與青年,竟有置身《實習醫生》影集的奇異感受。
等候兩個多小時後,終於輪到自己看診,醫生將我頭上臨時覆蓋的紗布掀開,眉頭皺了一下說:「這傷口很大,要先做斷層掃描,看看有沒有腦震盪。」
好個新奇夜晚,首次看到皮膚底下的骨頭、做了人生第一次斷層掃描、打了五年來第一個破傷風針、額頭首次被施打麻醉藥劑;當晚最高潮,即是醫生將醫療面罩蓋在我的臉上,我一邊大口喘氣一邊緊張的絞手一邊感受針針線線在臉上穿梭。
總共11針,醫生說他縫成C字型。
我不知道縫合的效果如何,但當醫生將我臉上面罩拿下時,內心著實鬆了口氣,總算告一段落了吧。
清晨六點餘,步出急診室,豪雨,據說北部有多處民宅淹水;這一晚,像是與世隔絕般,困在自我苦痛中,完全不清楚外界發生的大小事,猶如一場夢,真實卻也不真實,唯一證據,大概是臉上那道疤痕,提醒了我:人的脆弱,還有一秒鐘的失神,可能帶來的連串後果。

一夜折騰,在家大睡一日;如此輕鬆且無所事事的週末,挺好。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