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piercer-01

2014年,各國政府為解決地球暖化問題,設計出CW7,只要將其投射在空中,便能有效減緩暖化問題。
人定勝天?別傻了,地球從過熱變成過寒,不平衡的氣候,幾乎滅絕所有人類。
幸好有個鐵道迷威佛先生在人類滅絕前建構了一輛得以橫跨世界各國的火車,這輛自給自足的火車成了陸上諾亞方舟,乘載著無數倖存者,年復一年繞著地球跑。
火車剛好是一整個國家社會的縮影,不同車廂即是不同階級,尾端是底層勞工,中間是中產階級,前端是上流社會,那最前端呢?就是政府單位。
勞動階級受不了苦日子,怨嘆不公平人生,他們在精神領袖吉連與行動派領袖寇帝斯的帶領下,策動一場政變,打算從尾端直接攻到最前方,隨著寇帝斯走過一節又一節車廂,他觀看事情的角度也開始有了改變.....。

我問朋友:「你喜歡《末日列車》嗎?」
朋友說:「說不上喜歡,總覺得一直進不去劇情中,沒法投入。」
老實說,我有類似想法,觀影過程沒有太多的情緒波動;但我依然欣賞奉俊昊導演的《末日列車》,劇本相當有趣,可以從多個角度切入觀賞與討論,肯定列入我的年度推薦電影名單中

snowpiercer-02

其一,《末日列車》的不同車廂的不同景緻令我想起《怪獸電力公司》,每開一扇門就是一個新天地,哈。

其二,不同車廂的不同乘客反應,貼近現實社會不同階層面對社會運動的冷熱反應。
中、低階層群眾試圖爭取更好的機會,以肉身對抗,追求正義。
中階群眾的生活型態不好不壞,選擇中立,不反抗也不反對,隨遇而安。
高階群眾飲酒作樂,完全忽視底層群眾的需求,對他們來說,列車尾端是另一個世界,是「懶惰又骯髒的窮人」才會去的地方。
至於權力核心呢?握有龐大資源,從武力、恐嚇、教育等方向,進行全面控管,以維護自己的權益,或說,維護人類生命永續發展過程,必要有犧牲,必要有妥協,必要有暴力。

其三,列車過隧道,武裝部隊戴上夜視鏡,屠殺平民;寇帝斯向後方傳話:「快用火柴點火!」;一道道火把從後段車廂一路傳遞運送到前方,這一幕戲讓我看的暗自叫好,象徵和平與傳承的奧運聖火,如今成了救命與殺人的武器;一體至少有兩面,一面亮,一面暗。

其四,朋友跟我說:「片中那些高喊神聖引擎萬歲的人太天真,人怎麼可能這麼盲目。」
我想我朋友肯定是沒看過這段影片吧: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07KhEhHjQE&feature=youtu.be

(底下全都是關鍵劇情)

snowpiercer-03-1

其五,《末日列車》的大家長威佛(Ed Harris飾演,他真的很愛演「幕後掌控者」的角色,例如《楚門世界》或《地心引力》或《阿波羅13》),讓我想起《駭客任務》的母體,每隔一段時間便刻意「栽培」一位領導者,讓他帶領群眾反抗強權;威佛有限度的開放「暴動/革命」,是要讓底層民眾產生錯覺,以為只要發動革命就有機會改善生活;當革命之火延燒一小段時間後(攻入幾節車廂),威佛才派遣精良部隊以武力鎮壓與掃蕩動亂,受挫群眾會因挫敗而暫時沉寂,只好退回原點醞釀下一次的革命;暴動與革命與希望,原來都是有心人士的操弄手段,以求更大的「控制」成效,即使犧牲人命也在所不惜!
威佛的雙面手法是否看來眼熟?是否讓人想起美國對第三世界國家的態度?

snowpiercer-03

其六,我曾聽朋友這麼說過:「地震海嘯等天災,會不會是大自然用來控制地球人口數量的殘忍方法?」
《末日列車》的威佛和吉連將自己視為上帝,一頭一尾,操弄革命與戰爭,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進行屠殺,好讓列車人口數不會超過負荷;他們說每個人都有他/她的使命,你該是什麼就是什麼,都是天註定,接受自己的命運,才能成就完美的世界;威佛和吉連認為自己是天神/上帝,他們的殘忍與無情,都是為「人類著想」。

朋友說:「我覺得《末日列車》的設定有問題,為何後段車廂的乘客都沒有事情做?難怪他們只能天天搞革命!」
其實後段乘客有他們特殊的存在意義,意義一,生產源源不絕的新生兒,有些工作需要「體型嬌小」的人才辦的到;意義二,人口數量控制,當列車人口超標時,威佛故意煽動民心引發戰爭,藉此殺害列車後段乘客,以達數量平衡。

朋友說:「這輛列車根本無需革命,如果每個人都有事做、擁有暢通的升遷管道,就不會有戰亂了。」
嗯,記得威佛曾跟寇帝斯說過:「你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走過整輛列車的人。」,這說明了列車嚴格的「隔離」政策,為何要隔離?因為「眼不見為淨」,抽離前中段乘客與後段乘客的接觸機會,等於隔絕人與人建立「感情」的機會,如此才能確保「人口數控制」的方便與順利。(一旦對人沒有感情,殺人就跟殺雞、殺牛、殺鴨沒有兩樣!)

snowpiercer-05

其七,我很喜歡寇帝斯這個角色,典型的悲劇人物。
列車剛行駛時,後段車廂內的糧食不足,人們被迫啃食人肉過活,有位年輕男孩因為貪食嬰兒嫩肉,殺害一名婦女並奪下她懷抱中的嬰孩,當他準備對嬰兒下毒手時,一名老人站出來說:「放過這名孩子,如果肚子餓就吃我的手吧。」,說完,老人斷了自己手臂。
這名英勇無私的老人叫做吉連,而差點成為年輕男孩腹中食物的小嬰兒叫做艾格,至於殘暴的年輕男孩,當然就是寇帝斯。
寇帝斯在吉連的感召下,學會犧牲與奉獻,日後成為反抗軍領袖;艾格長大後,不但崇拜寇帝斯敢於跟強權挑釁的勇氣,還成了他革命軍的副手。
然而,人生就是這麼諷刺,寇帝斯崇拜吉連,絲毫不知自己其實只是吉連和威佛手中的一枚棋子;人生就是這麼諷刺,艾格崇拜寇帝斯,絲毫不知他其實是殺母仇人。
人生就是這麼諷刺,儘管當初吉連「斷臂」的舉動是為「取信民心」,但後來寇帝斯在引擎室中為拯救一名男孩,即使斷了手臂也在所不惜,吉連大概怎麼都沒想到他的「虛偽舉動」,最後竟能創造出一位「貨真價實」的英雄吧。
人的卑鄙與偉大與曖昧,都在寇帝斯的身上見到了。

我喜歡寇帝斯的角色設定,但我對Chris Evans的表演感到失落;Chris Evans演出美國隊長一角,很棒,童子軍,陽光正面,非常適合他;可是寇帝斯是個極深沉、黑暗且複雜的角色,他的神情必須「一眼看不盡」,既壓抑又暴烈,既正面又負面;可惜Chris Evans的表演不到那個程度,當他跟宋康昊坦承/揭露自己的過往時,我感受不多寇帝斯的掙扎與愧咎、當威佛以「神聖使命」利誘寇帝斯時,我也看不到他的動搖或衝突。
忍不住要想,若讓克里斯汀貝爾來演寇帝斯,效果不知道會不會好些?

snowpiercer-04

其八,吉連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導演其實一直沒有「交代清楚」(吉連在監視螢幕上被處死),他故意留下懸念,讓觀眾自行去判斷與思考。
或說,正義與邪惡,從來無法清楚劃分界線。
一如寇帝斯「選擇」犧牲艾格,好贏得更大的勝利(挾持部長)。
一如吉連對寇帝斯說:「見到威佛,割下他的舌頭,不要聽信他的話。」,這話語中究竟是「告誡」寇帝斯不要被迷惑,或是帶有「自保」成份?
一如電影結尾,炸彈引爆,列車翻覆全毀,僅剩兩名孩子從列車中離開,未來到底是重啟新生,或是人類將會就此滅絕?
《末日列車》越到尾聲,越讓人覺得沒有一件事是絕對的「單純」;這像不像是我們面對生活的態度,年紀小的時候,以為黑白分明,年紀越大,才發現黑跟白之間,藏有無限的灰色。

其九,好演員和厲害演員,之間是有落差的。
好演員大約就是Chris Evans和Octavia Spencer,演的很努力,但還差那麼一點點。
厲害演員就像Alison Pill(女老師演的太好了)、Tilda Swinton(只要有她在場,我的目光都會被吸引過去)和Ed Harris(舉手投足都是戲)等,不管扮相多麼誇張或普通,他們都能突破外在表象,讓觀眾看見「角色靈魂」。

朋友說:「我以為Ed Harris的演出很平板,沒什麼情緒。」
我倒是很喜歡Ed Harris的表演,他沒有大起大落的情緒反應,正是威佛這名角色最重要的「特質」,威佛是凡事講求精準的工程師,對他來說,殺人或戰爭或安排不同車廂不同乘客的階級等,就像是組裝一個極為複雜精密的機械,每個事件每個人都是一個零件,他的工作就是確保這些零件都能順利拼組在一起,並達到他們最大的作用。
威佛在片中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因為所有的事件與人物在他眼中,等同於一個又一個沒有生命的零件。

snowpiercer-06  

其十,《駭人怪物》父親和女兒在《末日列車》重聚囉。
宋康昊在《駭人怪物》裡想盡辦法拯救被怪物擄走的女兒高我星,可惜最後功虧一簣。
幸好,這一次宋康昊成功了,高我星成了《末日列車》的最後倖存者,未來將會掌握在新一代的孩子的手中。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