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攻擊直播-01

「要一句道歉難道這麼難嗎?」

神祕人物Call in到電台直播節目,抱怨不合理電費與高漲物價等民生問題,剛被降職的電台主持人尹榮華以主題不合為由切斷來電,引起對方震怒,他說你(尹榮華)跟咱們政府一樣,不將平民百姓放在眼底、不聽底層的聲音,所以我要做出一件大事讓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不得不重視我、聆聽我的聲音,我要炸掉一座橋樑,也許屆時你就會好好聽我把話說完;當大橋真如預告的發生爆炸後,尹榮華見獵心喜,認為這是上天掉下來的禮物,一則聳動的獨家新聞,絕對可以讓他重返事業高點;然而尹榮華沒料到的是這則恐怖攻擊事件的發展,遠超過他所能控制的範圍......。

韓國電影《恐怖攻擊直播》看的我好生感嘆。
感嘆一,弱肉強食的社會,階級分明,上頭吃中階人便宜,中階人吃底層人的便宜,底層的人反噬中階人一口,中階發現自己被拉到低階層級,緊張的跟上方求救或威脅同歸於盡,卻發現上層單位佔盡便宜,一手好牌哪容得你搗亂,從中階者身上榨乾最後一丁點利益後,放任對方自生自滅,到頭來,金字塔頂端沒有任何更動,只有中階者了解底層民眾的苦。

恐怖攻擊直播-02  

感嘆二,橋樑被炸毀後,尹榮華為贏得收視率與名聲,說服老闆做現場連線直播,卻意外將自己推入進退維谷的困境中;由於神祕人物動作頻頻,造成越來越多無辜人員傷亡,尹榮華質問兇手追求的是什麼?兇手說他只求總統出來道歉,因為國家政策圖利少數人才造成多數百姓的生活陷入困境之中。
某方面來說,我很同情《恐怖攻擊直播》的神祕人物,他的攻擊行動源自對國家單位的不滿(本身也是受害者),然而就像尹榮華的提問:「你殺害的那些群眾,不也是無辜百姓嗎?」,我不反對人們站出來爭取權益,但我失落於神祕人物的抗議對象是總統,卻因總統刻意神隱(用沉默引誘對手出招並加以抹黑,是否讓各位想到了誰?),逼著神祕人物只好用更激進手段來吸引媒體、官員與群眾的關注,只是多起爆炸案的受害者,清一色全是如他般的尋常百姓(唯一被處決的官員是警察首長),那麼神祕人物追求的正義還是正義嗎?人民會因為他的作為而去質疑/思考政府(總統)的冷漠與不適任嗎?亦或者,他的恐怖攻擊行動反讓政府握有更多「籌碼」,去要求與剝削人民僅存的自由?
一個抗議行動若會造成極大傷亡卻又達不到「訴求重點」,那麼不管這個行動有多悲壯,它終究只會讓人覺得徒然。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