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或許倔強固執,但我們絕不放棄。」

強烈颶風來襲,政府強制要求部分地區民眾撤離家園,海莉始終聯絡不上父親,她冒著風雨回到老家,發現父親負傷受困地下室,海莉想將父親救出地下室,然而老家地下室除了他們父女倆,還有一隻,啊,不對,是一群兇猛的鱷魚......

Alexandre Aja導演的《鱷魔》,令我想起《絕鯊島》或《侏羅記公園》或《一池到底》等災難片,設計一個情境將主角們困在密閉環境中,讓他們與肉食猛獸對決,想辦法 救人與自救;《鱷魔》以海莉的游泳競賽拉開故事序幕,屈居第二的海莉對成績感到氣餒,覺得自己或許已經達到體能極限,無力取得更好的成績;然而,危急時刻 將激發出人類的內在潛能,畢竟,游泳池畔輸了比賽,生活還能過下去,與鯊魚或恐龍或鱷魚的競賽輸了,賠掉的會是一條命;《鱷魔》藉由一場災難,看見人類的潛能與強大的求生毅力(不只海莉,還有她的父親),也藉由這場災難,修補與化解海莉與父親之間的心結(父母親的離婚與海莉內心的愧咎感)。

《鱷魔》的劇情沒有太多驚喜,大半在預料中進行,但故事交代的算完整,不過不失;它有災難片必定會出現的「一秒翻白眼」狀況(例如海莉奪回手機的第一時間,不是趕緊回到安全地點避難,而是馬上「原地」打起電話……哈囉,妳忘了地下室有鱷魚嗎?),幸好翻白眼的狀況不算多,還在我能忍受的範圍內;它的敘事節奏明快、場面調度精采,幾次驚險橋段都有讓我捏把冷汗。

整 體來說,我覺得《鱷魔》算是及格好看的娛樂片,燈光好氣氛佳演員的表現也搶眼,但老實說,我不太適合看這類型作品,電影裡,海莉家中灌進大量混濁污水,水 面上的人看不到水面下的狀況,敵暗我明,完全猜不到鱷魚哪時會從暗處衝出攻擊,搞得我超緊張,頻頻迴避銀幕畫面,並且一直暗罵自己「我幹嘛讓自己看這種片 受罪啦!」(哈哈)

最 後,觀賞這類災難片時我常會把自己代入電影情境中,然後自問:如果同樣的狀況發生在我身上,我能不能像海莉和她父親一樣活下來?當我看到海莉的父親咬牙把 斷掉的腳骨頭扳回去、就算被鱷魚扯掉手臂還能腦袋清醒地繼續往屋頂爬……嗯,同樣的狀況如果發生在我身上,大概已經痛得暈過去而且不省人事了吧!(又或 者,我也會像劇中角色一樣,激發出求生強大的求生意志力?)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