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一顆神秘寶石被送往研究中心鑑定,寶石具有讓人願望成真的力量,黛安娜希望愛人史提夫能夠重生、芭芭拉博士外貌與性格都不顯眼,她許願能變得性感迷人、破產的石油大亨麥斯洛德,希望自己能擁有應允他人願望的能力;人人有獎可拿,世界秩序因此大亂......

《神力女超人:1984》以天堂島競賽揭開影片序幕,年幼的黛安娜一路領先賽事,卻在途中失誤落馬,失去奪冠的機會。渴望贏得比賽的小黛安娜,偷偷抄捷徑意圖扭轉戰局,遭到母親與導師的揭發,她們教導黛安娜要能夠「誠實面對事實」,作弊得來的勝利,遲早要付出代價;也教導黛安娜接受「世事的不盡然完美」,不是想要的東西就一定得搶到手,有時候必須顧全大局,不能一意孤行。

這個開場自然能跟影片內容呼應,《神力女超人:1984》藉謊言之神所打造的願望寶石,讓黛安娜以及所有內心有所空缺、遺憾、貪婪與野心的人們,許下各自的願望。只是願望越多越大,反作用力也就越強。當所有人內心都只想著要實現自己的「心願」時,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神力女超人:1984》不像一般的英雄電影有一個形象鮮明的反派人物(麥斯洛德只是一個載體,乘載了每個人的貪婪),相反的,這部片裡人人都是反派,就連黛安娜也在無意中犯下錯誤。

人心必然有脆弱與不完美的時刻,犯錯在所難免。犯錯並不可恥,可恥的是看見錯誤又不願面對與承擔錯誤的逃避。《神力女超人:1984》其實是動作版的《王牌天神》和《神鬼願望》,告誡觀眾們「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並藉此「寓言」故事,批判銀幕外現實世界的混亂成因。

可惜的是,《神力女超人:1984》差一點點就會是我的大愛片。它的前半段非常棒,動作戲拍得流暢緊湊,開場的天堂島競賽,宛如太陽馬戲團碰上哈利波特的魁地奇比賽,奇幻又刺激;黛安娜和史提夫在開羅遭遇的飛車追逐戰,夠趣味也夠炫目,看得人熱血沸騰。

此外,《神力女超人:1984》不只人物造型走80風,連劇情與敘事風格也很復古,老派浪漫隨處可見。我愛重生的史提夫看到「未來」世界的種種驚奇反應,很萌很可愛。有趣的是,上一集是史提夫帶領黛安娜認識「凡人社會」,這一集反過來變成黛安娜帶著史提夫認識新世界。不得不說, Gal Gadot 搭配 Chris Pine 的效果(笑果)非常好,兩人互動激起的火花很迷人,我完全買單。

(底下會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我愛史提夫的靈魂附在陌生男子身上的設定,儘管復生的史提夫外貌跟以前不同,但在黛安娜的眼中,史提夫的外貌沒有絲毫改變,因為深愛著史提夫的黛安娜能夠看穿肉體的假象,看進愛人的靈魂。只是看片過程,還是會忍不住想史提夫的靈魂侵佔了一名陌生男子的肉體,那麼陌生男子的靈魂哪去了?等等,怎麼覺得這劇情很眼熟?啊,這不就是熱門台劇《想見你》的情節嗎?想來《神力女超人:1984》的副標若是改成《神力女超人:想見你》(穿越生死線只為再次與你相見),好像也很合理,哈哈。

我也愛史提夫開飛機載著黛安娜翱翔天際的畫面,天空施放的燦爛煙花,像極了他們的愛情:短暫卻美好。我喜歡這場戲的原因,一,它讓我想起動畫《阿拉丁》片中,阿拉丁用魔毯帶著茉莉公主一起飛天的經典橋段(來人啊,背景請上《阿拉丁》的主題曲「A Whole New World」)。二,黛安娜認為史提夫的特點是擅長飛行,史提夫對黛安娜說,飛行就是和風與空氣融為一體合而為一的狀態。史提夫「離開」後,黛安娜想起史提夫的話語,學會(享受)飛行的技能。黛安娜最終失去了史提夫,但史提夫的愛與精神,完美地融入了黛安娜的生命,內化成為她的一部分(厚,有夠浪漫!)。

《神力女超人》用「我拯救今天,妳拯救世界」為一段愛情劃下悲傷的結局、《神力女超人:1984》則以「長久以來我只想要你、我為什麼就是不能得到我要的?」的心聲,訴說黛安娜多年來始終無法癒合的情傷。《神力女超人:1984》的黛安娜和史提夫,令我想起《AI人工智慧》裡的機器男孩與母親共度的完美一日,也讓我想起《與異人們共處的夏天》的男主角與逝世多年的父母親的「重逢」,《神力女超人:1984》藉由史提夫的重生,讓黛安娜學會接受失去與放下傷痛,也讓史提夫得以彌補他生前和黛安娜來不及擁有的幸福時光。如果黛安娜熟悉台灣流行歌,我想她最愛點唱的歌曲應該是趙詠華的《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 ...」想來,身為超級英雄的悲傷(偉大),就是一再地選擇無私奉獻,犧牲掉屬於自己的小小幸福。


《神力女超人:1984》精彩好看,百分百的假期電影,溫馨又感人,非常適合闔家觀賞!但(又來了)!一如我前面所說,《神力女超人:1984》差一點點就成為我的大愛片,電影的最後20分鐘好混亂,情緒滿到我有點受不了(前半段我給85分,最後20分鐘大概只有及格分)。電影結尾,黛安娜為了拯救世界,不得不來段義正嚴辭的演說,說服世人收回願望。這段演說或許能打動80年代觀眾的心,但我只覺得「嗯,2020年的群眾聽到黛安娜的熱血演說,應該會想:反正其他人都會收回願望,所以我應該不用收回吧?」接著下一秒,轟隆,世界末日。

另外,外貌不顯眼等於沒自信(英雄電影常見的反派套路)的芭芭拉,從善良到偏執到瘋狂到恢復本性,心境轉折一直沒有處理得太細膩,應該說導演花很多時間在經營黛安娜和史提夫的愛情故事,使得芭芭拉在電影裡的存在感越來越低(芭芭拉剛出場時很搶眼很讓人期待後續的發展)。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麥斯洛德身上,麥斯洛德在經歷災難後,確認她對孩子的愛更勝過於稱霸世界的野心,片末父子倆重逢的戲理當感人,卻因為表演和對白都過於煽情,而讓我感到尷尬到不已...

喔,還有片尾講了N次的台詞「這個世界有好多好美的事物」,這句話如果只講一次倒還好,講了很多次會讓我想要跑去幕後使勁搖 Patty Jenkins 導演的肩膀說:「好了,夠了,我知道了!!!」。

延伸討論:

一,關於願望寶石我有個疑問,如果有人許願要成為「史上最強的人」,接著下一個人也許願要成為「史上最強的人」,下一個人又許願要成為「史上最強的人」...那麼,最後一個許願的人,才有可能成為史上最強的人吧?

二,《神力女超人:1984》片尾,黛安娜在經歷史提夫重生事件後,心境豁然開朗,可是《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又說她對人間事感到失望而神隱多年。所以從1984年到正義聯盟那段時間,黛安娜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再次失去對人的信任與希望?

三,飾演麥斯洛德的 Pedro Pascal,會讓我想起畢雷諾斯(Burt Reynolds ),粗獷,陽剛,流裡流氣(沒有貶意,有著特殊的銀幕魅力)!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